严寒天气挡不了访民维权决心

中国各地近日气温急剧下降,东北部多个地区气温跌至零度以下,但严寒天气挡不了访民维权的决心,情愿餐风宿露争取。河南有访民为求公安部门发还证件,连续两晚通宵在室外呆站等候;有湖南访民被医院赶走,严寒下四处流浪;而在上海有一家五口,居住在断水断电的密室下,更面对被业主驱赶。(林静报道)
2010-12-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严寒天气之下,在街头流浪的访民可谓感受最深。在北京,位于南站附近访民聚居的上访村,去年初被北京城管清拆后,访民被迫街上露宿。踏入严冬,他们选择到隧道、桥底下寄居,但求有一个遮风挡雨之地。

因工伤导致其中一条腿骨拆,需要拐杖支撑走路的河南访民刘学立向本台表示,他两天前,选择在东城区长安街的公安部门口餐风宿露。坚持在零下八度气温下,无遮无挡地等候,只因一个目的,就是要公安发还他的身份证,好让他找到工作。

他说:“我就是站在公安部门口要我的身份证。那是因为河南的公安收了我的身份证,还一直不肯发还给我。即使我的腿断了,我还要站著等我的身份证。”

刘学立在接受本台访问期间被人强行带走了。他说,访民的维权路从来都不易走,他苦笑指,抵受饥寒交迫可说是访民要学懂的基本课。

而年近六十,有心藏病的湖南省女访民黄光玉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周三她被赶出医院,现在于家乡吉首市四处游荡。她说,湘西天气非常寒冷,周三晚上更下起雪来,她身无分文,只能靠民众施舍度日,她说未来的路不敢多想,能够挨过这严寒已经不错。  

他说:“我现在没有地方住,吃也成问题,昨天下雪了我衣服也没有,很冷啊!我还穿著劳教的衣服,我走别人的家里去,有些人觉得我可怜吧,都给我一口饭吃。”

上月初,黄光玉到北京监察部上访,但遭湘西政府截访,原本送回当地处以劳教,但因她有心脏病,劳教所拒收。本月初,吉首市镇溪街道办将黄光玉送到市人民医院,但院方拒绝继续提供治疗。周三更将她赶出医院。

黄光玉指,04年受政府误导而参与非法集资活动,以至血本无归,她的房屋亦被政府列为危房,她因长期上访及被处劳教令丈夫舍她而去,只剩下八十多岁的母亲双依为命,黄光玉怕株连亲属,则使无家可归亦不敢投靠。

在街上四处飘泊的访民,渴望有一个容身之所。但有瓦遮头的,亦不见得生活写意。周三早上,上海气温突降至零度以下,百多个当地访民前往上海市斜土路的京昌酒店门口,声援于酒店地下室居住的朱政一家五口。

本台曾致电朱政的手机,但因处于地下室的关系,手机未能接收讯号,而酒店服务员亦拒绝接驳座机电话。

有份到场支持的访民高女士向本台表示,早年朱政因房屋强拆迁问题,跟政府对薄公堂。三年前,政府每月支付1800元房租,安置朱政一家住在京昌酒店一个地下室,然而上月,酒店以停业整顿为名,要朱政搬出,但政府未有为朱政安排新的安置点。高女士指,今个月开始地下室更断水断电,天气寒冷又没有暖气,难为两个孩子,要靠室外透光做功课。

她说:“房中只有两张床,其中一张放了桌子用来吃饭,里面没有水没有电,一片雾气,我们走进去时,连扶手梯也看不到。这样如何生存?就连讯号也没有的。”

本台致电京昌酒店,接听的服务员承认,酒店已经断水断电。她又指,政府没有安排朱政一家转到分店继续租住,指事件与酒店无关。

记者:“你们政府有否商量如何安排他们离开?”
她说:“那个事情,不应是我们处理的吧。”

本台致电上海卢湾区政府办公室,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朱政日前曾在网上发出呼救,表示低温下被截断水电,孩子无法正常生活,请求媒体给予关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