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挑战陆法 刘晓波支持者罗湖桥被扣

2017-07-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香港社工吕智恒,经罗湖离开香港边境后,在罗湖桥上宣读刘晓波的最后陈述和零八宪章。(受访者提供图片)
香港社工吕智恒,经罗湖离开香港边境后,在罗湖桥上宣读刘晓波的最后陈述和零八宪章。(受访者提供图片)

一批中国海内外维权人士,在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头七”日,发起全球公祭。香港社工吕智恒,当晚在罗湖过关后,在罗湖桥宣读刘晓波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和零八宪章,大约15分钟后被深圳公安带走,扣查约6小时获释。吕智恒指除悼念刘晓波外,希望唤醒港人的抗争意识,事前有心理准备可能被大陆当局检控扣押。(林国立 报道)

吕智恒是在星期三晚,即刘晓波头七当晚约7时左右,在罗湖过关,之后独自在罗湖桥摆放我没有敌人的纸牌,宣读刘晓波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和《零八宪章》,同时为香港4位被取消资格的立法会议员,以及中港民主人权祈祷。他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希望他的行动,可以唤醒港人的抗争意识。

吕智恒说:很希望为了刘晓波个人也好,为了中国和香港的人权民主也好,都一起出一分力和发声,因为他到了死那天仍不能回家,亦有感香港人其实有很多都很冷漠,所以我希望行多一步,希望透过这小小的一步,令香港人有更关注,香港的民主人权也好,中国的人权自由都好。

吕智恒表示,在他行动开始后约15分钟,就有香港警方到场了解,不准他继续逗留,他就向深圳边防方向走,随即被深圳公安扣查,之后带到深圳公安局。

吕智恒说:我去到桥头,其实未过闸,未过深圳闸,已经有前后10个8个公安,挟著我带我到深圳那边,没有过境纪录下,带到拘留室,大约到9时半,再由深圳押我到深圳的公安局。

在被扣期间,公安多次询问他行动的目的,为何会认识刘晓波等,吕智恒猜测公安想刺深他是否受人指示搞事,他就回答只是出于良知,公安又问他有没有参与占领运动等,又指他犯了寻衅滋事罪。

吕智恒说我有问过他(公安),为何会拘捕我,他说我犯了寻衅滋事罪,一个人的寻衅滋事罪,而且我还未过关,未过深圳关,他就说我犯了寻衅滋事罪,即使我连标语纸牌都已收起。

吕智恒前后被扣大约6小时,深圳公安要求他写悔过书,才会放他离开,他忆述当时写了”加料”的悔过书,公安发现,最终都放行让他返港。

吕智恒说我当时写了一封加料的悔改书,说是我错了,其实中共是没有言论自由的,以后我都应该本著良知做人,他看到这里,知道我不是有心写他们预设的悔改书,他们都明说了,想走就快点写,我告诉他们我只是本著良知,跟著他说良知你回香港才说,不要在这里说,直到我和他说,中国实在太多谎言,更需要说真话,他听到这句说话,我感觉他有点动容。

吕智恒在星期四凌晨返港,他指在行动前已有心理准备,可能会被长期扣押,但不会后悔自己的行动,亦预计已被大陆列为黑名单不能入境。

吕智恒说绝对有预计当中有多大的风险,我去得那位置,我就没想过,不会天真地以为自己会平安无事,已经预计会有一些最坏情况,包括最差被带走然后殴打,长期拘留或精神虐待,例如不让你睡觉等,这些我全部都有最坏打算,而我有勇气去做这件事,都是看了刘晓波的一封信,一个殉难者可以唤醒一个民族的灵魂。

香港警方回应传媒查询时表示,打鼓岭分区人员,当晚在罗湖管制站,发现吕智恒于香港管制区域内停留及展示标语,警员就口头警告他不可停留,之后他自行离开管制区域。警方表示,他们有责任在管制站执行人流管理措施,确保公共秩序。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