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王宇取保候审期满 一家仍受国保监控

2017-07-2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709案律师王宇(左)取保候审期届满,但在国保的监控下,朋友仍然很难和她联络。(余文生微信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709案律师王宇(左)取保候审期届满,但在国保的监控下,朋友仍然很难和她联络。(余文生微信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709案律师王宇的取保候审期已经届满,其代表律师透露,现时王宇一家仍然受到国保监控,未能自由活动。而另1名律师王全璋仍然音讯全无,但有消息指,王全璋最近已经和官派律师会面。(黄思霖  报道)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709案被捕律师王宇,早前处于取保候审的阶段。王宇代表律师文东海周日(23日)对本台指,王宇的取保候审期已在周六(22日)届满,天津当局人员亦已经前去内蒙古乌兰浩特市的王宇家中,为她办理解除取保候审手续。

文东海指出,王宇丈夫包龙军的取保候审期要到8月才届满。虽然现时王宇期满,但国保人员仍然对她们一家作出严密监控,不能自由外出,现时朋友想联络他们亦十分困难。

不少维权人士在社交网转发王宇透过朋友在网上发表的帖文,感谢各界人士在过去2年来的帮助和关心,留言指2年的艰辛历程,使王宇对公民、人权律师、国际友人有更充分的认识,她亦将一如既往,走好未来的路。

文东海说:王宇已经解除取保候审,因为2017年7月22日是够1年的取保候审期,已经到期了,所以就解除了。具体情况我还不是太清楚,但是就我所知,他们可能还是不能够自由活动。政府这种做法肯定是不行的,既然已经解决取保候审,对他们(王宇一家)的监管,就没有依据了。

另1名709案律师王全璋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他的前代表律师余文生就指,听到有消息指官派律师已经和王全璋见过面,但他拒绝接受官派律师担任代理律师。

余文生说:现在因为我的职业已经被解聘了,我亦没法再做王全璋的辩护人了。在我做辩护人期间,并没有得到王全璋的确实消息,但是现在有些渠道说官方指派的律师已经见过王全璋了,就是从另外的渠道、非官方渠道取得的消息。但是王全璋不接受官方指派的律师,其他方面就没有消息了。

余文生就因为代理王全璋的案件,被当局向他任职的律师事务所施压,令事务所解除聘用他,并扣押其律师证,还对其他律师事务所施压不准聘请他。而按照规定,如果半年内余文生还未有律师事务所聘用的话,其律师证亦会被注销,但余文生就指不会因此而放弃维权工作。

余文生说:当局肯定是希望打击我,不让我正常执业。但是我能承受这些,因为我知道当局肯定会打压我,如果不能做律师的话,我会做一些公民活动的工作。

5月获释的709案律师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就对本台指出,他们现时仍然受到当局监控。她和李和平周日(23日)外出时被多人跟踪,但即使他们报警,警察亦不会受理,只说会对跟踪他们的人进行教育。王峭岭认为,跟踪他们的人就是国保人员,目的是要监视他们。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