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为陈克贵提上诉被狱方隐瞒

在美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儿陈克贵,由被关押至判刑至今已九个月,家人才首次获准探视。陈克贵的情绪激动,对家人为他聘请律师上诉毫不知情。律师指责当局是非法剥夺其知情权。(姬励思报道)
2013-01-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Chen_Kegui240.jpg
陈光诚侄儿陈克贵因自卫伤人,被当局以 “故意杀人罪”正式逮捕。目前关押于沂南县看守所。(照片由刘卫国律师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陈光诚大哥、陈克贵父亲陈光福,连同陈克贵妻儿及母亲等一行五人,周四前往山东省临沂监狱探视陈克贵,是陈克贵被关押九个月以来,家人首次获准与他见面。

陈克贵妻子刘芳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多月无见过丈夫,她急不及待,丈夫亦情绪激动,双眼通红。刘芳又说,丈夫较前消瘦。

她说:“我们上楼后要走到尽头,我就跑著过去,很想见到他。隔著玻璃,我看到他眼泪都出来,眼睛也是红的。人是瘦了,右边咀角像上火长疮,结疤了。他说胃有点不好。”

陈克贵父亲陈光福表示,会面时间半小时,期间一直有狱方人员在旁监听,但并没有阻挠。陈光福说,当局采取各种诱骗的方式,令陈克贵不上诉。陈克贵透露,被关押期间虽然并没有受到酷刑,但对家人为他聘请律师,及代为上诉等事宜毫不知情,处于孤立状态。

Linyi_Prison_Chen_Family350.jpg
陈克贵妻子(右) ,及其父母,1月31日前往临沂监狱探视他。(照片由陈克贵家人提供) Photo: RFA

陈光福说:“通过诱骗等种种手段都用过。比如对他说你如果配合,他们可以把刑期降到最低。又说你即使用外边的律师,他们也介入不了。所有关于律师、上诉的讯息他都收不到。他等于处在一个非常孤立的状态。”

陈光福表示,陈克贵向他忆述当时伤人的经过,明显是出于自卫。法院的裁决不公,家人坚决为他申诉到底。

陈光福说:“他说实在是忍无可忍,被他们逼著才动手。当时已经把我带走,他听到他妈妈痛苦的叫声,就走出来,好几个人把他的手控制,打他,他无办法就拿起菜刀在挥,是本能保护自己的措施。”

曾受家人委托代理案件但一直受阻无法介入的北京律师丁锡奎表示,相关部门剥夺陈克贵的知情权及选择权属违法,家人可向检察院要求追究。他说:“就是剥夺了他选择律师的权利,剥夺他获得律师辩护的权利,也剥夺了家家属的上诉权。可以向检察院追究这些人的责任。”

陈克贵于去年4月,在山东双堠镇政府人员闯入其住所,搜捕逃离软禁的陈光诚期间,因自卫用刀伤人,其后被控“故意伤害罪”。当局强行委派两名官方律师为他辩护,又拒绝让家人委托的律师介入。案件去年11月底审结,陈克贵当庭被判刑3年3个月。他于上月中移送监狱服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