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轮回:从义和团到法轮功--中国现代化的陷井(之一)


2000-12-31
Share

2000年马上就要过去,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即将迈入二十一世纪。令人深感不安的是,世纪之交的中国大陆,与一百年前相比出现了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预示著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乃至文化精神,极可能在新世纪初叶再度陷入全面危机,从而使中国本来已经十分曲折的现代化进程,出现新的重大波折。 整整一百年前,中国现代化的困境特别体现在义和团运动,也就是所谓拳匪之乱上。大清王朝,先是扑灭了声势浩大的太平天国,随后又铲除了宫廷内部主张激进变革的势力,清庭似乎证明了任何有系统的政治主张、有严密组织的反对势力,都不可能动摇其统治。但是,义和团从天而降,酿成大祸。从拳匪之乱到辛亥革命,其间不过十二年,清王朝就彻底崩溃了。难道这个思想愚昧、组织松散,起初连反清倾向都没有的农民运动对清朝政权比太平天国和戊戌变法有更大的杀伤力吗?非也!愚昧的民众运动出现在政治舞台的中心,只不过是一个症候,说明中国的精英集团,无论是当权派还是在野党,都没有能力把现代化进程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因此,随著现代化加速,社会出现严重失序。 2000年,也就是义和团运动整整一百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最引入瞩目的政治事件就是令中共当局大伤脑筋的法轮功。又一个松散而没有明确政治主张的民众运动卷入了中国政治旋涡的中心。象当年的义和团一样,法轮功刚刚出现的时候,最高统治者也没有把她当作一个威胁。相反,大陆统治集团中甚至有人认为,法轮功可能是一个有助社会安定的因素,就如同当年慈禧太后以为义和团会帮助保住大清江山一样。 法轮功与百年前义和团相似之处不仅仅在于蒙昧的民众运动占据了政治舞台中心这一现象,更在于产生这一现象的整个背景。其中重要的背景之一就是面临现代化压力的当权者没有成功地克服合法性危机。 十九世纪中叶的日本以及二十世纪中叶的东亚四小龙在面临加速现代化的压力时,都出现过政府的合法性危机,但是,这些危机没有对其现代化进程带来严重的伤害,反而最终催化了有利于现代化的政治变革。中国的情况则非常不幸,当权者为了应付现代化的挑战所采取的国家政策,不但没有克服反而加剧了政权的合法性危机。一百年前的清王朝是如此,一百年后的中共当局看来又在重蹈覆辙。 有人会问,把法轮功与义和团相提并论,是否过于牵强?更有人会问,把法轮功看得如此严重,会不会是危言耸听?对此我想指出,虽然这类民众团体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有,但是,义和团与法轮功明显与一般的邪教不同,它们都是广泛和深刻的社会危机的产物,否则,无法解释其迅速形成的巨大规模和影响。 义和团与法轮功虽然各有其极不相同的时代特征,但是有一个相同的历史作用,就是使中国当权者遭到来自西方国家的更大压力,从而加剧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危机。义和团与八国联军的入侵和《辛丑条约》之辱的关系无需在此赘述,法轮功能够在国际社会给中共当局带来的麻烦亦绝不应低估。西方社会也许对法轮功的教义并不感兴趣,但是,事关人权和信仰自由,在西方人的眼里,中共当局对无辜的法轮功信徒的镇压是触犯了现代社会的基本理念,因此,西方民众绝不会对此袖手旁观,而西方的政府也就不能对这一中国的"内部事物"不闻不问了。从目前西方各国声援法轮功的势头来看,如果中共当局不改变对法轮功的政策,中共政权在国际社会的大麻烦还在前头。 但是,如果中共当局迫于国际压力,承认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其结果也实在令人难以设想。因为法轮功毕竟不是一个简单的准宗教组织,而是中国大陆在现代化加速过程中社会失序,危机严重的产物。中共当局如果仅仅改变对法轮功的政策,而依然无力应对现代化进程的各种挑战,岂不亦难逃大清王朝的命运吗? 中国在两次世纪之交面临的相似困境,不能不令人感到中国的现代化似乎遇到了一个难以逃脱的陷井。前两年,何清涟出了一本畅销书,题目就是《中国现代化的陷井》。这本书之所以影响很大,主要原因就是作者敢于揭露中国大陆面临的严重危机。那末,究竟什么是中国现代化的陷井呢?何清莲并没有明确回答。但是,如果负责领导中国现代化的精英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就意味著在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现代化很有可能象在二十世纪那样,继续付出极其沉痛的代价。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