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选举专题(三) ﹕互联网与香港民主运作--李建军


2004-09-08
Share

自从互联网开始在香港普及后,对香港每次选举都起著相当大的作用。两次七一游行的成功,乃至去年区议会换届选举中,亲北京候选人的惨败,不少人认为应该归功于互联网。

而在去年底的区议会换届选举,以至今年的七一游行,在ICQ、网上讨论区上漫天飞舞的信息,以及一些由网民自发剪辑的政治音乐录像,感染了不少市民,特别是年青的市民支持泛民主派的行动。

不过,以往这些行动,只是个别网民参与制作,大部份网众只是把信息传递给身边的亲友,在一个传一个的连效应下,令宣传效果变得那么大。但今年立法会换届选举中,出现了一大批年青人,集体替个别候选人的相片改头换面的举动。

今年八月,一批支持泛民主派的年青人,不断地在亲北京政党民建联候选人陈鉴林网页留言区上,发表一些反对陈鉴林的言论,甚至将一些美女泳装照贴到陈鉴林网页上,弄到陈鉴林要关闭网上讨论区,并向秀茂坪警署报案,指有人在网上进行破坏。

陈鉴林报案,不仅没有吓怕这些年青人,相反,陈鉴林还在网上讨论区上被人挪揄。在很多年青人聚集的高登网站,年青人将陈鉴林封为“八月之星”。这个网站的用户,一般会将每月之星的衔头,赠予在网站内犯众憎的人。

在八月底,亲北京港进联新界东候选人曹宏威,在香港电台一个选举节目的自我介绍中,作出一些令人发笑的小动作,类似日本动漫画主角摆出的战斗姿势。

网民于是将有关片段制作成为电脑图片,上传至高登讨论区。讨论区上的年青人,随即将有关图片,利用常用的修改照片软件,替曹宏威创造了不少新形象。曹宏威在网上留言区上,被弄成电视游戏的主角、卡通片的主角,甚至有人将他的发型,冠上小丑的头。在短短一周之中,网民已合力创作出过百张类似的上卡通照片。

另一批年青人,则在曹宏威网站留言区内,向曹宏威提出一些外人很难想像的问题。最经典的一条,就是问曹宏威为何一间很受欢迎的美式快餐连锁店内,没有乾炒牛河卖。曹宏威在网站上的答案,同样成为了网民的笑柄。

经过年青人的集体创作,以及不同的人在网上辗转相传,曹宏威成为知名的立法会候选人,更成为了时下不少年青人的大众笑柄。现时曹宏威每天要在网站上,答覆年青人的一些莫明其妙的问题。

更有人将曹宏威的选举口号创作成一首嘲笑曹宏威的歌曲,配合网上那些作弄他的照片,成为一段短短数分钟的短片在网上流传。这种现象,首次在香港的选举中出现。

一些亲北京的候选人,即使照片没有被人改头换面,网民也替他们冠尖酸刻薄的外号。亲北京民建联候选人蔡素玉,被网上年青一代称呼为蔡瘦肉,或菜菜玉。而民建联的英文简称DAB,亦被网民讥讽为Democracy according to Beijing,讽刺民建联听从北京当局的指示行事。

有个别亲北京支持者,亦用类似的手法作出反击。一位高登的用户,利用类似的手法,讽刺因被指嫖妓而被东莞当局拘留的民主党候选人何伟途。但与嘲笑曹宏威的人相比,嘲笑何伟途的人相对少得多。

以往,香港年青人被社会人士批评为政治冷感,但在去年七一游行后,情况已经有所改变。不少香港的年青人,都参加去年和今年的七一游行。而在立法会选举期间,更出现年青人集体嘲讽亲北京候选人的事件。

在下一节,我们会邀请专业社工,长期从事青少年研究,目前为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担任客席主持的邵家臻,分析一下当代年青人,用政治人物作为嘲笑的题材的原因。

邵家臻是一名专业社工,他对青少年人的文化有相当的研究,亦在不同的传媒发表文章。与此同时,他亦是商业电台其中一个清谈节目《光明顶》的嘉宾主持。

邵家臻认为,年青人并不是针对每一位亲北京候选人。他们袛是特别针对一些言论极左的候选人。如果亲北京的候选人,愿意以理性的态度与市民对话,他们是不会成为年青人的嘲讽对象的。他认为,年青人如此嘲讽候选人,并非一种恶作剧心理在驱使,而是显示他们政治态度的另类方式,也是他们对一些无理性,极左的候选人,或个别拉票手法老套的候选人的一种反击。

邵家臻说﹕这不可视之为恶作剧,这是他们意见的作剧,而不是恶作剧,这不是很恶。他们不是恶意地动不动都找你来玩,这与他们以往的恶作剧有所不同。以前是青春玉女被人贴在赤裸女子的身上,此次有点不同,这次他们选了一些特定的对象。所谓的一些亲中派,其实是表达了他们的政治立场。并非每个亲中派都如此被攻击,而特别是一些极左的,或者处事手法,拉票手法都是用很老土的方法,好左的方法去做,例如蔡素玉,既如她可以请人吃海鲜,既然她可以动不动动员福建帮,用一些最老土的方法去做选举,他们留意到,反击便会发生。相反,你亲中还亲中,但用理性去讨论去辩论,这样年青人未必在你身上涂鸦。这可以看到他们的选择。像陈鉴林,往往是表达极左的立场,甚至是没理性的极左立场,这才引发年青人的反击。

而曹宏威成为了主要的嘲讽对象,他认为这是很正常。这是因为曹宏威的行为,与他的知识分子身份很不相称。他指一般正常的人,第一个想到作弄的候选人,都很可能是曹宏威。邵家臻说﹕曹宏威被玩不难想像,如果任何人被玩,第一个想到会玩都会是曹宏威。柳玉成与曹宏威分别在于,柳玉成表明他身份是工人,由头到尾都骑呢,而曹宏威一方面是中大的荣誉教授,有知识分子的身份。但另一方面,他做事骑呢得不得了,例如挥手的动作,或听闻他只在中大派了五张单张,因为不想付中大的泊车费用。你会看到骑呢的效果更大,你的职位给人一种正经的想像,但你的行径与你的身份是不相符,于是乎便会有骑呢的效果。以前有一位律师赤裸给人拍照效果很大,因为这种身份错置的效果相当大。

在香港俗语“骑呢”一词,是指一些滑稽古怪行为。这次立法会旅游界候选人谢伟俊,曾经赤裸上身让《壹周刊》拍照,惹来公众哗然,结果令谢伟俊陷入与律师会间多年的纪律聆讯官司,至今仍未结束。

由这次选举可以见到,香港年青一代,对一些言论极左的亲北京候选人是如何厌恶。他们运用自由社会的言论自由,以日渐普及的电脑技术,以幽默而刻薄的手法,作出抗议和回应。这亦可以见到,七一游行后,香港年青一代不再是政治冷感。在往后的选举,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如此公开地回应个别政治人物的言论和立场。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