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复旦大学教授的翘翘板


2006-09-07
Share

复旦大学是中国著名学府,不用说是一个聪明的大人呆的地方。而翘翘板是儿童乐园最简单的把戏:一块架起的木板上两头坐两个小孩,你翘起来他沉下去,你沉下去他翘起来。玩翘翘板的小孩都知道,等他那头沉到了底你这头就得压下去让他翘起来,反过来也一样,否则这游戏就玩不下去了。玩翘翘板还有一个诀窍:对方不能忽然一下就沉下去,不然你这头会飞起来,弄不好要出事。

复旦大学一定有幼儿园,这幼儿园里也多半会有翘翘板。但我们今天说的这块翘翘板却不在学龄前儿童嬉戏的地方,而是在最严肃最成熟的成年教授的脑袋瓜子里。

作为近年来上海最出新闻的高校,复旦大学最新的新闻表明,如果你把翘翘板游戏玩出一点名堂,也能在那里当教授,甚至能玩出轰动一时的理论。这玩出名堂的理论就是把翘翘板搬到国际关系学和中国外交的“大国策”上来。

北京的《环球时报》最近发表了复旦大学一位国际关系教授的文章,题目让很多人眼睛一亮:“防止美国过快衰落”。文章在列举了一些美国正在衰落的证据后,强调了中国的“硬”崛起,即经济的发展,但又指出中国还没有能实现“软崛起”,即提出为全世界接受的价值观念,说如果中国“能够结合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提出并实施切实可行、普遍认可的全球共识,中国的崛起将超乎想象。作为文明古国和世界上唯一连续的文明体,中国肩负著世界更多的希望。”文章发表后可以说轰动一时,网上到处可以看到转载和评论。

站在中国民族主义的立场上,美国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都是好事,那为什么要“防止美国过快衰落”呢?文章说原因是美国和中国在经济上已经如此相互依赖,美国的过快衰落将会影响中国。另一个原因是作为取代美国的下一个超强,中国还没有完全“崛起”,即还没有准备好。如果美国衰落过快,中国会措手不及,换句话说会接不上班,全球要乱套。

美国有没有“衰落”,更进一步来说,有没有“过快衰落”,是可以见仁见智的事情,因为这涉及到对一个事物的评价,何况美国在当今国际事务的处理上捉襟见肘之处比比皆是。我们不用看美国有没有抓住宾拉登,只要看看文章作者所在的上海,市场上流通著多少盗版的美国电影VCD和美国名牌商品的假货,美国管得了吗?

但“防止美国过快衰落”则不然,因为这不是一种看法,一种判断,而是号召采取行动,对政府献计献策。文章的中心意思就是说防止美国过快衰落是“未来中国外交的最大挑战”。更有甚者,文章还告诉美国政府,说“如果中国外交及时防止了美国的急遽衰落,届时美国将不仅放弃全球强权的念头,而且还得感激中国设计了一套最能确保其利益的、使其成为地区强国的秩序安排。美国的最终战略应该是与中国合作,确保它成为与众不同的地区强国。”

作为国际关系学者,文章的作者对历史上那些在帝国外交史上及时提出重大问题和理论而名噪一时的所谓战略学家想来不会陌生,在美国就有凯南和基辛格。但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聪明的大脑能同时向一个正在衰落的超强和一个正在崛起的超强同时献计献策、甚至由新超强向老超强作出“秩序安排”的。莫非复旦大学能在这个领域创一个吉斯尼记录?

虽然这篇文章也引用了一点国际关系和世界经济方面的常识,但它的基本逻辑非常简单:美国在衰落,中国在崛起,这一落一起有一个时间差,落的一方不要太快,要让起的一方准备好。这实在太象翘翘板了。在翘翘板游戏中,一方的上升必然伴随著另一方的下降,反之亦然。而如果下降的一方速度太快,另一方必然会著急、紧张、甚至怀疑是对方的阴谋,想让自己从翘翘板上飞出去,摔得鼻青脸肿。

这就是中国著名高等学府中国际关系专家对当代国际关系的理解,用翘翘板的原理和规则来概括一点都不显得太幼稚。能把翘翘板游戏玩到这个地步,充分体现出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和中国“硬实力”同步崛起的程度。

这个翘翘板理论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中美实力对比和国际关系的现状,每一个读者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断,包括中南海里第N代班子。但有一点大家都会同意,这就是美国作为全球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哪怕是正在衰落的超强,能讨到不少便宜:全世界的聪明人或者自认为聪明的人都会替它出谋划策,即使点子不高明,能提个醒也好。中国就沾不到这个便宜,虽然中国正在“崛起”。什么时候美国有人来写“防止中国过慢崛起”,中国就真的崛起了。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