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中国经济结构更加扭曲


2007-04-27
Share

昨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在北京召开了“二零零七年一季度经济运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朱宏任承认,从今年第一季度国民经济数据看,中国经济增长过快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多年来,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一直强调防止经济过热。朱宏任对当前经济形势的评论,一方面表明了中国政府的宏观政策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同时也表明中国政府有可能采取进一步的紧缩方针,宏观政策将由“防止过热”转向“制止过热”。

根据国家统计局上周公布的统计数据,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在连续多年的超高速度增长的基础上继续高速增长。今年第一季度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超过五万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百分之十一点一。这个速度比去年同期的增长速度高出零点七个百分点。与此同时,通货膨胀的威胁日益明显。今年三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了百分之三点三,尤其是食品价格,更是达到了百分之六点六。这些指标都超过了公认的百分之三的通货膨胀的警戒水平。 其实,整体经济过热只是中国经济问题的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与中国政府多年来的政策目标相反,中国经济的宏观结构不仅未见任何改善,反而加速恶化。这一趋势具体表现为中国经济增长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更加严重。

年初,中国政府将控制贸易顺差列为全年工作的重点重点之一。但是,今年一季度出口增长高达百分之二十七点八﹔外贸顺差则达到了高达四百六十四亿美元,是去年同期外贸顺差的近两倍。外贸顺差的快速增长进一步导致了国家外汇储备的快速增加。截止今年3月底,外汇储备超过了一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快速积累,使得中央银行被迫向市场投放更多的人民币,这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旨在控制经济过热的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毫无疑问,这种局面也将使得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压力继续走强。

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也是多年来中国政府实行宏观调控的一个重要目标。但是,今年一季度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占同期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十五以上,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三点七。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呈现出几个显著特点。一是城镇的投资的增长速度大大高于农村的投资增长﹔二是房地产开发的投资增长大大高于其他投资增长﹔三是加工业的投资增长大大高于农业和服务业的投资增长。这些明显表明了中国经济结构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尤其是服务业长期滞后的状况,将继续加大中国经济增长对能源、资源、环境、失业等的压力。

中国结构扭曲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宏观管理体制和政策的不协调造成的。例如,在投资增长中,中央企业和地方政府所属企业的投资所占的份额极高,尤其是一些高耗能的产业的投资增长实际上正是由国家垄断企业所推动的﹔同时,中央银行并没有能够有效的控制金融信贷的投放。今年一季度,狭义货币供应量和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增长率也分别达到百分之十九点八和百分之十七点二,这正是中国经济持续过热的一个重要原因﹔此外,人为低估人民币的币值和对企业环境污染的姑息事实上人为地压低加工业的生产成本,扭曲了重要生产要素价格,从而进一步加剧国民经济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