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 大陆医疗改革困境的根源


2005-07-11
Share

不久前,大陆卫生部长高强,不同寻常地举行了一场全国直播的报告会,就医疗制度改革对公众进行解释。在这个报告中,高强公开承认了一些人所共知的事实,如大陆百姓看病难,治病贵,但是,他刻意地回避了一个令当局最难堪的事实,那就是,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大陆已经从世界上医疗成本最低又比较公平的国家,变成全世界医疗最不公平,效率最低的国家。高强不可能不知道,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一百九十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比较和评估,大陆在医疗公平方面排名倒数第三。但是,高强没有勇气把这一可耻的事实告诉国人,而大陆媒体对此也就乐得不报。不过,高强不得不承认的是,与收入水平相近的国家比较,大陆政府对民众医疗消费的支援,相差甚远。高强指出,泰国民众医疗消费支出中,来自政府的补贴超过百分之五十,而大陆还不到百分之八。

大陆医疗制度的不公平和低效率正在成为对大陆政权最大的威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大陆当局自称三个代表,但多年来对百姓看病贵,看病难,一直都是麻木不仁。要不是国际舆论的压力,大陆当局很可能至今还看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最近,大陆卫生当局通过各种渠道明确表示,医疗改革不能走市场化的道路,说明当局开始认识到,保障国民享受最低医疗服务是现代政府必须承担的最基本的责任,如果他们不能履行这一国际公认的政府责任,就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政治麻烦。可惜,当年朱熔基就没有这样的见识和知识,否则他把浪费在粮食改革上的几千亿投入医疗改革,会是莫大的功德。

现在的问题是,大陆当局虽然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但他们在医疗改革上已陷入困境,一筹莫展。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发改委最近在降低药价方面遭到的严重挫折。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在一些政协委员的压力下,温家宝责成发改委近期对一些主要的药品实现大幅度降价,以平息民众的不满。但是,这一举措遭到了大陆医药界空前的抵制。24家医药行业协会集体上书国务院,要求当局听取行业协会和企业的意见。由于医疗机构对降价的前景不确定,药品采购量急剧下降,医药生产方寸大乱,利润大幅下滑。也就是说,降价未成,发改委已经把整个医药行业搞乱了。一些药厂不得不停产,一些基本药品出现短缺,病人因此而不得不付出痛苦的代价。

大陆一位专家指出,“目前的看病贵,表面上看起来是药品价格过高,其背后是体制和机制问题,药品降价只是治标之举”。这虽然有为医药界既得利益辩护之嫌,但却是大陆的实情。问题是,大陆当局何尝又不知这一点呢?

大陆当局十分清楚的是,目前挑战医疗制度改革的,并非是大陆的财力不足,而是拿不出办法克服医疗服务中巨大的道德风险。在所谓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大陆当局迫使医疗机构收入与药费直接挂钩,就像九十年代初的税改一样,走上了一条逼良为娼的道路。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唯一的办法是多开病人不需要的药。这个弊端其实早就暴露了,为什么大陆当局不对症下药,而是一味地企图靠降价来解决问题呢?他们应该知道,药价再低,也挡不住医生乱开药方,更何况,厂商有无限的办法来生产高价的替代药品,使那些降价的药品乾脆从市场上消失。

要从这个陷阱中摆脱出来,需要两个条件,第一是要打破对政府资源的垄断,让能够提供高效率,高质量公共医疗服务的机构得到更多的财政支援;第二,也就是更重要的一条,就是允许民间的慈善医疗机构,特别是有信仰背景的医疗机构,与政府资助的机构展开竞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动员和集中社会的道德资源,为最易被歧视的弱势群体,提供有效的医疗服务。

但是,大陆当局很难做到这两条。第一,他们害怕对公共资源的竞争会损害自己的既得利益,第二,他们更怕有道德威望的民间机构的成长,对这个道德沦丧的政权带来政治上的挑战。于是,他们只有继续自欺欺人,在药品的价格上做文章,尽管事实已经一再证明,其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

您的评论 (1)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Anonymous says:
2018/01/12 17:03

12年的事实证明了政府垄断的医疗资源才能提供廉价的医疗服务。中国医疗制度就是一个好例子。而美国医疗制度就是一个反例。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