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經濟向何處去?


2007-01-09
Share

中國大陸經濟的高速增長還能夠持續下去嗎?會不會出現一個危險的拐點?一個災變點?早在十年以前,就有各种悲觀的預言。但是,盡管這些悲觀的預言者抓住了大陸經濟的不少要害問題,但是,大陸經濟持續而強勁的增長,一再令悲觀派陷入尷尬。

悲觀派究竟出了什么錯?難道大陸經濟真有一种其他國家沒有的免疫能力,能夠永遠在缺少法治与公平的環境下高速增長嗎?确有一部分人產生了這樣的幻覺,但是,包括許多樂觀派在內,多數人并不相信大陸經濟有這种神奇的免疫力。大陸經濟增長的奇跡背后,有一些獨特的制度因素和歷史机遇,比如大陸獨特的土地和戶籍制度,給大陸全面扭曲土地和勞動价格吸引外資提供了條件,而港資、台資又成功地把大陸廉价的農村勞動力引入了出口加工業,搶占了冷戰結束后全球貿易擴張的先机,這無形中擴大了舊体制下經濟增長的空間。

問題是,這樣一來就減輕了大陸政治改革的壓力。“六四”之后大陸的當權者們利用手中的強權,把冷戰結束帶來的和平紅利和人口出生率下降而老年化尚未至的“人口紅利”,統通用于支持短期繁榮,用于增加權勢者的收入。十几年下來,人民幣升值壓力日增,農村青壯勞力的資源日漸枯竭,眼看“和平紅利”和“人口紅利”就要被吃光,而大陸經濟并沒有做好產業升級的准備,還要面對城鄉鴻溝不斷加深的社會危机。

看來,大陸經濟正在迅速地滑向危險的拐點,這一回,狼有可能真的要來了。大陸官方最近承認,最終消費占GDP的比重已從20世紀80年代超過62%下降到2005年的52.1%﹔居民消費率從1991年的48.8%下降到2005年的38.2%,均達歷史最低水平。一向為大陸經濟政策辯護的樊綱也幵始承認,消費率低的主要原因,是窮人太多,尤其是農民,不是不想消費,而是沒有錢消費。按世界的平均趨勢,大陸目前的經濟水平,消費率應超過60%,也就是說,正是大陸的体制和政策,把億萬百姓,特別是把農民的消費壓到了一個极不正常的低水平。早有報告說,中國大陸工資占GDP的比重僅有12%,而世界的平均水平是50%-60%,將近十億農村人口的純收入還不到GDP的10%。這些數字如果發生在別的國家,足以發生革命。大陸的高壓体制再有效,人民的承受力畢竟是有极限的。

在這种情況下,政府如何作為就成為決定危机如何發展的關鍵。最近一期的“動向”雜志透露,面對國內消費嚴重不足,各地政府确實是在擴大消費,不過不是擴大百姓和窮人的消費,而是擴大自己的消費。一份呈報胡錦濤的內部報告說,僅2006年上半年,地方政府行政超支的規模就達到了五千多億人民幣。這相當于近兩億內地農村人口一年的純收入,也超過了一億多農民工一年能夠帶回家的全部現金!

“動向”的報道還說,胡錦濤批示:“怎么辦?怎么解決?怎么總結?這种狀況不允再發生。請政治局、國務院和有關部門提出處理、規範意見。” 不難看出,胡錦濤震惊之余,并無良策。

地方政府無視中央,瘋狂擴大行政支出,說明地方官們對胡溫的路線并不合作也不看好,他們不顧現實的危局,借中央權力斗爭和地方換屆,在權力過期之前紛紛出手,再撈一把,這种預期和行為,正是危机爆發最有效的催化劑。

中國居民消費占GDP的比重還能降多少?從38%到28%?工資占GDP的比重還能降多少?從12%降到10%以下?在官肥民瘦這個危險的趨勢上,中國經濟已經走了太長的路,因此有理由相信,中國經濟正在逼近一個歷史性的拐點,而這個拐點很可能就是危机爆發的臨界點。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