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忘却疗法”的代价


2007-06-05
Share

今年六四之夜,守在大陆教育部和各大学热线电话机旁的官员们心情一定十分轻松,因为他们很清楚,学生组织纪念六四活动的概率几乎为零。学生们或者在看电视上的选秀和球赛,或者在准备求职的简历,而最大的可能,则是在热烈地交流“股经”,分享当天股市得失的快意和遗憾。

十八年了,由中共的智多星李瑞环开创的“忘却疗法”应该说取得了不小的成功。许多人之所以没有去纪念六四,并不仅仅因为害怕当局的迫害,而是因为他们真的忘记了六四,或者从来就不曾知道有过这么一回事。

在“忘却疗法”下已经生长出整整新的一代,毫无疑问,被称之为“90后”的这一代人,将是“忘却疗法”各种长期后果最大的承受者。尽管他们中很少人知道六四,但是“忘却疗法”已经对他们的人格与人生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

“忘却疗法”得以成功的最大秘诀,就是让人们在笑声中除掉廉耻之心,一个人失去了廉耻之心,正义感就会成为精神的重负,而忘却六四,也就成为摆脱这种重负的自然选择。九十年代初以来,大陆风行起来的“调侃文学”和“情境喜剧”,虽然巧妙地揶揄了共产党,但同时也成为去除廉耻感的糖衣毒药。在这些调侃文艺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青年,解读不了其中的政治嘲讽,却难以逃脱其强大的杀伤力。

当然,去除廉耻感的手段,不仅仅是文艺,更有国家严密控制的教育系统。在当权者的姑息下,教师们把学校变成了自留地,不仅巧立名目多收费,更有人与学生串通一气,坐地分赃舞弊之利。在一次次会意的微笑中,师生们共同把廉耻抛到了九霄云外。

让新一代许多人对社会彻底麻木的,是“忘却疗法”姑息下官僚们的双重人格与双重生活。当代青年人最司空见惯的,不仅是“各级领导”在电视屏幕和大会场上千人一面和千口一词的无聊,而且是他们旋即与三陪小姐们同歌共饮的生猛。这些“三个代表”和“公仆”们的丑态和丑闻,也带来了不少的笑声,但这些笑声,同时也带走了多少人的廉耻。

“忘却疗法”的代价不仅仅是在寡廉鲜耻的社会环境中长大的一代新人,而且还有在欺人和自欺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学人与官僚。中国的未来将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可以从大陆正在发生的一些事件中见到端倪。

事件之一,目前几乎所有中国重要的大学都在准备教育部的考评。所谓准备,就是按照教育部的标准伪造教学档案。为了达标,各个大学都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经费,伪造以前的考卷,教案,尽管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秘密,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的荒唐,但是,没有人能够制止这出荒唐戏的继续。

事件之二,就是现在的全民炒股。几乎所有公私机构办公室的电脑,白天都被用来炒股。这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奇观,但中国人自己已经看不出这有什么不正常。

事件之三,大陆的官僚们正在与各种价格进行搏斗,房价越调越高,看病越调越贵。最近发生的所谓印花税先辟谣,后出台的丑闻,有人以为是大陆当局的流氓伎俩。我以为不然。不提高印花税率,本是官僚们自私的选择,而最高当局害怕股市失控,否定了他们愚蠢的主张。

可见,从百姓到精英,大陆社会在“忘却疗法”的长期“治疗”下,先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再失去辨别真伪的能力,现在正发展到失去判断吉凶的能力。哀哉,中国,你还能自救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