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憂思錄:廣州引北江水的喜与悲


2004-01-06
Share

廣州市政府近日決定投資3億元引北江水到廣州作為飲用水及改善花地沖等河沖的水質。專家認為,這是好消息,因為廣州市政府終於認識到廣州市水質的嚴重性,肯投入一筆較大資金改善廣州市區的水源了。

廣州市區的水質惡化問題由來已久,一方面是珠江水質受到上游和本地的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的嚴重污染,經常為四類或五類水,根本不能飲用,有些河沖水已經嚴重到為劣五類水,連用作農業灌溉也不夠格了。另一方面是自來水厂的水源區遭受人為污染。例如廣州最大的自來水厂--西村水厂的周圍本來是自來水公司為了保護水源而開辟的一條人工河流--"衛生河",目的是為了保護西村水厂的水源地和水厂的周圍衛生環境,故命名為"衛生河"。可是,近20年"衛生河"周圍已建了大量的民居和厂房,還有不少外地人搭建的窩棚、攤檔,而且這些地方原為郊區農業用地,使用權屬於當地村民,他們受經濟利益驅動,近年大量修建出租屋向外來人口出租,因而環境衛生問題突出,環保部門往往難以管理。"衛生河"成了"垃圾河",原意建設這條人工河是為了保護自來水厂的環境,現在卻成了自來水厂的污染源,成為環境問題的難點。因而西村的水質長期均是"极差"級,水質指數大於100。自來水厂及水源地被污染的不只西村水厂一處,其他自來水厂也有同樣問題。例如江村水厂就因為水源地流溪河沿岸有大量豬棚、雞場、鴨寮而水質經常不及格。

北江目前是珠江三角洲地區水質尚較好的一條河流,但上游韶關、大寶山礦等的工業污水、礦山污水、城鎮生活污水也早已侵入北江、北江水質已不再清洁,只不過是"小人國"里選"高佬",比珠江水好一些而已。

專家認為,引北江水經西南沖、蘆苞沖到廣州,除了提高飲用水源的水質之外,還能起到用比較干淨的北江水沖淡已經嚴重污染的珠江水的作用。有了較丰沛的活水,廣州的白坭河、花地沖等中小河沖的水質會有比較明顯的改善。同時,引來北江水也能改善已极度污染的佛山沖的水質。朱熹說得好:"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引來北江活水,增加珠江及其河沖的流量,對水質肯定是有改善作用。

為什么廣州引北江水會引起有識之士的悲嘆呢?因為人們回想到20世紀50年代領導的錯誤決策。本來北江水從來都是經西南沖、蘆苞沖流到廣州和佛山的。50年代的北江水曾經威脅廣州,當時的領導片面地只考慮消除洪水的威脅,而不管專家早已提出的"洪水要疏導而不能堵塞"的科學意見,在西南沖、蘆苞沖修建了攔阻北江水入廣州的蘆苞水閘。北江洪水是不容易從蘆苞沖入廣州了,但卻人為地提高了北江大堤的洪水水位,增加了北江大堤的壓力。

更為嚴重的是從此花地沖和佛山沖都因沒了源頭活水而日漸淤塞和水質惡化,從此廣州的珠江和佛山沖不斷萎縮,不只河沖因為沒了北江來水而流水不暢和污水因為沒有充足的流量而無法靠河流的自身淨化功能消除污染,而且因缺少北江來水的沖刷而日益淤高和積累污物於河底。加上近20年的工業發展和城市化發展,工業污水和城鎮生活污水越來越多,形成惡性循怀,珠江的河沖水質越來越積聚更多的污水和污泥而發黑發臭。

追源禍始,与50年代堵塞西南沖、蘆苞沖有十分清楚的因果關系。現在廣州市領導听從專家的科學意見,重新把北江水通過西南沖、蘆苞沖引入廣州,糾正几十年前的錯誤決策,無論在民主決策程序上還是改善廣州水環境方面,都有了很大的進步。所以,了解北江水從50年代被阻塞到現在又重新引入廣州的歷史的人,都免不了又喜又悲。

其實,"流水就下",水往低處流,這是自然規律,從大禹治水開始,中國治水都有疏導与堵塞之爭。大量事實証明,堵塞是行不通的,即或能奏一時之效,但長遠來看卻是弊多於利。蘆苞沖從堵塞到复開,又一次証明水流不能堵塞。民意也是一樣,只能疏導,不能靠高壓政策去制止。希望為政者通過這次重引北江水入廣州這件事引起反思,少犯歷史性錯誤。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