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忧思录:垃圾围城与消化垃圾


2000-02-15
Share

随著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城市垃圾已成一大环境公害。 据计算,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全球城市每年产生的垃圾约4.9亿吨,中国就占了1.3亿吨,即占26.5%,但中国城市人口在全球城市人口中仅占约15%,即中国城市产生的垃圾比全球平均值高得多。近20年来,我国城市垃圾产生量以平均每年约9%的速度增长,一些大城市如北京、广州等更以平均每年15∼20%的高速度增长。 据1998年环境部门调查,全国668座城市中已有三分之二被垃圾带包围,而且已经有四分之一的城市已严重到无适合地方堆放垃圾,以至把解决垃圾的途径延伸到乡村,导致了城乡结合带区域的生态环境恶化,激发城乡矛盾,不时发生事端。"垃圾围城"已非夸大其词,而是严峻的现实。而且前景堪虞,不少城市的垃圾填埋场已告急,例如广州的李坑垃圾填埋场,今年6月就会全部填满,大田山垃圾填埋场也仅能用到2002年底,如不迅速扩建或另找出路,广州每天约五千吨的垃圾,就将围城了。?D 有人就必然有垃圾。现代考古发掘出来含有大量贝壳和人类遗物的"贝丘",就是古人的垃圾场。古人把吃了贝肉剩余的贝壳以及破碗、杂物堆放在离居住地不太远的地方,今天就成为考古工作者了解古人生活的重要物证。?D 古代人少地多,相应的垃圾少而可弃置垃圾的地方很多,所以古人甚至现代农村不会出现"垃圾围城"的问题。随著世界工业化的发展,大量人口从农村往城市集中,人口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城市已比比皆是,数百万、上千万人的生活垃圾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北京市每日产生的生活垃圾就相当于两座半景山的体积,广州每日产生的垃圾也有5千吨,日积月累,又怎能不"垃圾成山"和"垃圾围城"呢?!?D 人类对垃圾的认识也有一个发展过程:农业社会把相当大量的生活垃圾作为农业肥料;工业社会把工业垃圾弃置堆埋,生活垃圾则一部分送到农村作肥料;现代人重视环境,重视资源的再利用,所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已有人把垃圾视为"放错了地点的原料",把垃圾进行分类收集和回收利用,例如许多国家都把垃圾箱标明为可再利用的、不可再利用的及有害有毒的等等。德国的垃圾分类收集和再利用就很有成效。美国则常把餐桌垃圾用水冲入处理器粉碎成极细颗粒,经过发酵作为肥料返回土壤。?D 我国垃圾的特点是塑料成分高,"白色污染"已成为社会公害;有机物成分高,可堆肥、产气的比例大;居民的社会环境意识薄弱,除了旧报纸、书刊可以卖钱的拿去卖掉再利用外,往往一古脑的把有机、无机、有害、无害的装在塑料垃圾袋扔掉。目前全国还未有真正做到分类收集、分类处理再利用的城市。解决"垃圾围城"的根本出路,在于改变对垃圾的观念,消化垃圾!?D 所谓"消化垃圾",就是像人消化食物那样,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要把垃圾视作资源,充分利用垃圾中可再利用的成分。利用、扬弃的前提是垃圾的分类收集和分类处理。目前绝大多数城市并无分类收集垃圾的设施,居民想分类也无从处理。现在我国收集垃圾是政府机构--环卫局。政府每年为收集和处理垃圾花费大笔资金,但五十年的经验证明,效果并不好。因此,要解决"垃圾围城"问题,要真正"消化垃圾",必须走产业化的路。所谓"产业化",就是要把垃圾作为一种产业,建立不同类型的收集处理垃圾的公司,形成市场竞争机制,激励这些公司充分利用垃圾资源,化害为利,化废为宝。在经济利益驱动下,自然会分类收集、分类处置。可直接再利用的(例如旧纸)再利用,可沤肥的有机物卖到农场,有害有毒的深埋。就像其它产业一样,垃圾自然会被"消化"。 专家们早就对城市垃圾处理开过许多良方,国外也有很多的经验供借鉴,问题是有些部门舍不得垃圾这块有油水的肥肉,只想一只手向居民收垃圾费,另一只手从政府拨款捞一把。因而垃圾问题长期得不到合理解决。"垃圾围城"的危机已日益迫近,污染也日益严重。为了人们的健康,为了市民有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是该解决垃圾问题了!?D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