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忧思录:北方旱情急


2000-07-03
Share

近日中央电视台报道,我国北方春旱十分严重,截止至5月28日,受旱面积已达2.7亿亩。消息传来,使人担优。 今年的旱情严重,早已有不少报道。湖北江汉平原的干旱是1880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严重的一年,降雨量仅为常年同期三∼四成。长江、汉江水位降至最低水位线。八百多座水库干涸。三十多万口塘、堰干枯见底,单是湖北省农作物干旱面积已达2200万亩,其中245万亩作物绝收,有236万人口饮水困难。 这次旱灾的特点是受旱范围大而且持续时间长。最旱的是长江以北直至黄淮、山东、北京。淮河断流、汝河断流、汾河源断流,洪泽湖断航。因旱已使近二千万人饮水困难。因为太干旱,河南省大部分中小河道断流,截至五月上旬,全省受旱面积5357万亩,现在旱情继续加重,估计受旱面积已超过六千万亩。安微省的旱情也与河南不相上下。截至五月八日,春旱面积已达4563万亩。山东省也有近3000万亩农田干旱,沿黄河地区因引黄河水量比常年少一半,因而黄河沿岸的干旱农田已超过一千万亩,上千个村庄饮水困难,全山东则有近四千个村庄出现人畜饮水困难。河北省已有一半耕地受旱,加上今年气温高、风沙大,旱情更显严重。北京密云水库蓄水量比去年同期减少约40%。总之,北方大旱已成定局。 气候的异常是这次北方大旱自然方面的原因,但追根结底,却与人为作用有密切关系。因为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恶果之一。引起全球变暖的直接原因是人类大量燃烧煤、石油、天然气而大量在大气排放温室气体,这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因为大气温室气体浓度剧增,才引起我国北方冬春气温升高,蒸发量增大;大气环流也紊乱了,雨带迁移,北方降雨量减少。科学界在多年前已发出过警告:随著全球气候变暖的日益加剧,我国北方升温明显,降水减少,蒸发量增大,将会导致干旱加剧。可惜,我们的领导从不把科学界的忠告当作一回事,只顾他的眼前利益,不顾环境后果。 降雨时多时少其实也是正常事,旱旱涝涝,不足为奇,关键是干旱是否成灾。今年是已成旱灾,粮食产量将会有较大影响,千多万人口饮水困难,一部分河道断航,交通运输受影响,甚至今年频频发生强沙尘暴也与干旱直接相关,已带来很大损失和有害身体健康。 旱灾不同于洪水和地震,后两者是突发性的,来得猛,因而很引人注重。其实旱灾为害比洪水和地震更严重。只不过旱灾来得慢,延续时间长,开始时往往不为人重视。旱灾赤地千里,农业颗粒无收,饿殍遍野,死人无算,人们饮水要到若干里外挑水或因无水而被迫迁居。历史上的大范围旱灾经常导致大规模的农民暴动,甚至引发改朝换代。例如明末崇祯七至十六年的连年大旱,"黄河竭、沁水断、洛水深不足尺,川竭井枯,蝗蝻相继,瘟疫流行",大半个中国苦旱,村舍十室九空。史载:"树皮蒿叶,可食皆尽,饿殍枕籍,人相食",终于爆发明末农民起义,清兵入关,明朝覆灭。 今年北方大旱成灾除了自然气候因素,也是人祸使然。首先应该归究多年水利失修。许多山塘、水库、灌渠都是五十年代大跃进,六十年代农业学大寨的产物,用了几十年,塌的塌,淤的淤,储水能力和灌溉能力已大减,平常年分还勉强应付灌溉和村民饮水,旱年则塘库干涸,灌渠崩裂,无水可用。第二是长期忽视节约水资源。专家们算了笔帐,中国的水资源80%用于农业灌溉,由于长期实行低水价政策,农民惯于大水漫灌。例如著名的北国江南宁夏银川一带的黄河灌区,生产一斤大米要耗费一吨水。美国用喷灌,以色列用滴灌,我们用漫灌,耗水量比他们多千百倍。我们华北地区年平均降水量约400毫米,以色列则不足200毫米,他们羡慕我们得天独厚,殊不知中国早已严重缺水,华北平原打井已深达数百米,由于过分抽水,业已形成很深的地下水漏斗,山东一些地方已引起海水倒灌。第三是衙门作风严重耽误抗旱。例如江汉平原五月上旬已准备好用高射炮发射碘化银弹人工增雨。五月八日乌云密布,是难得一遇的好时机,但因官员们各不协调而坐失良机。有些花了数百万元的抗旱工程,竟然被一个街道办事处主任以"经济效益低"为由拆掉,弄得有水不能抽,有管不能灌! 所以说,人祸比天灾还可怕!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