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憂思錄:保護好廣州的"北肺"与"南肺"


2000-11-27
Share

白云山是供給廣州市民氧气的主要來源,被稱為"北肺",海珠區南部的數万畝果林,被稱為"南肺"。"北肺"和"南肺"是維系廣州數百万市民身体健康的重要所在,理應切實保護,珍之重之。但事實卻不然,白云山不斷被有權、有槍、有錢、有勢的單位和個人侵占,他們"占山為王",開山毀林,南面的麓湖大片山地被澳門賭王何鴻?膩擛偽的舅珩y場;中部不少地方成為"軍事用地";北部一大片文革時曾經成了林彪的指揮部,現又演變成"國家級"的"南湖旅游度假區"和高級別墅群。總之,白云山不斷被蚕食。 近日,廣州市政府提交廣州市人大常委會審議的《白云山風景名胜區總体規划》,由于其內容過于偏重旅游設施開發,引起廣州市人大常委們的強烈不滿,認為《總体規划》應該突出"生態功能优先"的指導思想,防止削弱生態功能;要合理規划綠地總面積与園林建筑總面積的比例,防止旅游設施過度開發;保護好白云山,加大清理白云山違法建設的力度;保護好白云山的地下水資源;不宜規划在白云山建設城市快速路,以免影響其生態功能和破坏自然景觀。廣州市人大常委會決定要市政府對這個《總体規划》修改完善。 生態學家測算過,白云山的植物呼出的氧气,可供廣州300万市民享用,但廣州市區人口早已超過500万,故還需要大片綠地呼出的氧气才能滿足廣州全体市民的呼吸需要。廣州市有座白云山,是廣州市民的大幸。自古至今,歷代廣州的官府都把保護白云山作為重大政事。民國初年,廣州市政府曾把白云山划給中山大學林場管轄,當時的官員、士紳計划重修白云山上的白云寺,還要呈報中山大學校長許崇清批准,時至今日,白云山卻不斷被侵占、蚕食,老百姓怎能不感嘆呢! 廣州河南新?壇磲漕睎Y、土華、小洲、大塘一帶長期以來是廣州著名的果樹區,大塘的胭脂紅番石榴,土華的甜柳橙,小洲的石硤龍眼、雞心黃皮,甜楊桃等都是名优水果。這片數万畝的果林,被譽為"南肺",与白云山的"北肺"同樣起著給廣州市民提供氧气和吸收二氧化碳的重要功能。但近數十年,果樹面積不斷減少,僅1990年至1999年的十年間,果林面積就減少了5838畝,水果產量更減少了43%,質量大大下降,果葉變形,果味變酸,當地農民已不愿种水果,因為果樹經濟收益低,許多農民早已成為城市居民,或開工厂,或去打工,或做小生意,或靠出租房屋為生。而果樹的減產和品質變差,主要原因是環境污染,包括大气污染和水污染。中山大學的植物生態學家做過測試和調查:硫酸厂周圍村庄的荔枝樹、龍眼樹和番石榴樹的衰退、減產直至死亡,范圍為由近而遠地擴大;農藥厂附近的果樹和蔬菜五十至六十年代僅是出現部分花葉,六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初農藥厂"停產鬧革命",附近的水果、蔬菜重現生机,七十年代后期至今,農藥厂擴大生產,果樹落葉直至枯萎、死亡,蔬菜花葉病加劇,部分蔬菜甚至蔫萎;琶洲島的荔枝樹因珠江北岸員村化工區吹來工業廢气而出現斑葉、枯枝而減產,毗鄰北岸僅500米的荔枝樹更是大批死亡;鉻鹽厂的廢渣堆置在馬涌的堤岸,滲出黃色污水,經測定其六价鉻含量超過國家標准40∼60倍,附近居民血液的含鉻量超標14.5∼20.4倍,肺癌死亡率比其他地方高5點1倍,附近的果樹也因受污染而大面積枯萎、死亡。過去,海珠區的綠化率曾高達23.34%,大气污染指數則低于東山區、越秀區和荔灣區,人均壽命高于全市水平。近年綠化率下降,已不及東山區了。 据測定:每公頃森林每天吸收1吨二氧化碳,呼出0.73吨氧气。廣州人就是靠這"北肺"、"南肺"維持呼吸新鮮空气的。蚕食白云山,污染、破坏海珠區的果林,無异于自毀肺葉,自毀生命。是到了切實保護我們的"北肺"和"南肺"的時候了。再不認真保護白云山和海珠區的數万畝果林,我們就成為切去部分肺葉的肺病患者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