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忧思录:保护好广州的"肾"


2000-12-04
Share

自然科学家称河涌湿地为"自然之肾"。因为河涌湿地是陆地上的天然蓄水库,它不仅为人类提供水资源,而且具蓄洪防旱、调节气候、降解环境污染、防止土壤侵蚀、维护生物多样性等多方面的生态功能,起著储存、排泄、净化的作用,有如人体的肾脏。 广州过去有不少河涌湿地,例如市区内有六脉渠,有沙河涌、东濠涌,有兰湖、流花湖、西湖、东湖、麓湖,海珠区更是河涌纵横,水网如织,这是潮汐作用形成的,地理学家称之为"潮汐水道"。这些潮汐水道,随著每日的潮水涨落,水流随潮水而进退,与珠江甚至大海相通连。七十年代为了防洪,大搞联围筑闸,在中、小河涌口建闸防止洪水进入。这样做,虽然缩短了防洪防线,提高了防洪效果,但河涌的潮汐作用却大大减弱了,水流不如以前那样通畅了,河涌被泥沙淤积,水质污染后难以自净。不少河涌湿地变成臭水沟、垃圾涌。更有不少河涌湿地被蚕食、被填埋、被改为地下暗渠,储存、排泄、净化的功能日渐消失,有人比喻为"肾功能衰竭"。 人人都知道人体的肾十分重要,"自然之肾"也同样十分重要,肾功能衰竭是会引致死亡的。广州的众多河涌湿地现已面临功能衰竭的厄运。有人估算,九十年代广州河涌湿地总面积比五十年代已少了约三分之一。许多湖面被人为侵占,流花湖填了一大片建设高级酒楼,东湖也被圈去一块作游乐场所,麓湖逐渐干涸而水面缩小。河涌更是不少已名存实亡,没有流动水体,泥沙淤积十分严重。 例如海珠区的马涌,原本是一条水质清洁可游泳,鱼虾蟛蜞到处可见的活水河涌。近数十年,沿涌的工厂、企业大量增加,人口也迅速增长,工业废水、废渣大量直接排放倾倒,生活污水和垃圾未经处理就大量直接排入涌内,有些单位还填涌造地违章建房,使马涌日益变窄,河床升高,涌水变黑,臭气熏天,蚊蝇乱舞,鱼虾绝迹。特别是一些化工厂的废水废渣严重污染了环境。再例如铬盐厂附近形成了一个铬污染区,据测定,大气降下的铬尘比邻近地区高出31.2倍,流出的污水的铬含量超标40∼60倍,不但污染了地表水和表层土地,深两米以下含量仍很高,也就污染了地下水和深层土壤。 海珠区大片果林的小河涌,过去果农每年挖河涌内的淤泥作有机肥料,涌内水流通畅,不致淤塞,成为很好的良性循环。现在河涌被污染,河口又因设闸,潮水不能自由进出,河底淤塞,果农因河泥积聚了有害物质,已不能用作肥料,改用化肥,河涌因长期不挖泥和清淤,淤塞日见严重,形成"越污越淤,越淤越污"的恶性循环。许多河涌湿地的蓄水、排泄、净化功能日渐消失,"肾脏"作用已日益缩减。 河涌湿地这个"自然之肾"关系到广州数百万居民的排污、净化,都是广州人的生命线,但人们的重视程度却很不相同。蚕食白云山,破坏果林,一般都会引起社会重视,市民反对;蚕食河涌湿地,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认识"自然之肾"的重要作用,往往因为不直接关系到切身利害,而听之任之。直到发现河涌变黑发臭,才猛然醒悟。 人类对河涌湿地的认识也有个过程。五十年代数十万军人和知青开发北大荒湿地,为国家生产了不少粮食,但是,湿地生态环境被破坏了。近日,国家已停止在北大荒开垦,还计划三年内把十八万公顷耕地恢复为湿地。美国是个湿地资源丰富的国家,十九世纪也曾大量开发湿地,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由于公众对环境的意识提高了,政府对湿地的作用也有了新的认识,才逐渐建立起保护湿地的法律。香港的九龙铁路公司原本计划横过朗原湿地修建一条通往落马洲的铁路支线,由于环保团体的坚决反对,近日这个计划已被香港环境署否决。广州也要像国家对待北大荒、香港对待朗原湿地那样坚决保护广州的河涌湿地,切实保护广州的"自然之肾",让广州能够正常蓄水、排泄和净化。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