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忧思录:污染转移 为害更大


2001-01-01
Share

广州和珠江三角洲地区近年经济发展较快,老百姓已基本丰衣足食,进入小康。人们的环保意识也增强了,一些污染严重的工厂,例如电镀厂、制革厂、造纸厂、水泥厂等,也已发觉其对空气、水、土地都有严重的污染作用,河涌水发臭变黑,往日河里随处可见的鱼虾今日已绝迹,甚至鱼塘养的鱼也不断死亡,空气中弥漫著一般酸味,田里的禾苗也枯黄萎蔫。 南海市金沙镇三甲村的情况就很典型:八十年代未设电镀厂之前,该村的河涌长年鱼虾满布,可以随时网鱼捞虾,真正是鱼米之乡。开设电镀厂之后,电镀废水大量排入河流,河水变成暗绿色,广州环保所取水样分析,发现水中的氰化钠、铜、锌、锰、锡、镍等有害元素严重超标,不要说鱼虾了,连河边的水草都因污染而死亡,二千多亩鱼塘和五千多亩耕地因空气、水和土壤污染而鱼死、禾枯、树萎,村民连自己生产的稻米和花生都不敢食,因为他们发生过吃了自己生产的花生,孩子便肚痛、腹泻,送医院诊断为食物中毒。电镀厂排出的废气又酸又臭,村民呼吸了这些有害废气常觉喉咙痛、胸闷,呼吸道患者大增。土壤受污染,吃了被污染的草和饲料的耕牛越来越瘦,个别耕牛甚至死亡。树木也不断出现枯死。总之,"鱼死、人病、牛瘦"警醒了村民。他们宁可少挣钱,也坚决关闭电镀厂。 这类事情在已初步富裕起来的珠江三角洲已越来越多。这些严重污染环境的电镀厂、制革厂、造纸厂、水泥厂纷纷搬迁往北面和西面的较穷地区。例如南海市不准电镀厂继续生产,他们就搬到北面的四会市,江门市不容许水泥厂继续大肆粉尘污染,他们就搬到西面的恩平市。这类污染转移已成了现今的趋向。比较穷的地方只求你来投资设厂,不管你污染如何。地方领导以发展生产、谋求眼前利益为最大目标,哪管什么环境污染、为害人民、祸及子孙后代。而这种污染转移,为害更大。 例如电镀厂从珠江三角洲中部的南海市搬迁到上游的四会市,也就是把污染源往上游迁移,污染区域更扩大了,因为污水向下游扩散的范围更大了。水泥厂从江门、新会迁往西面的恩平发展,冬季西北风一吹,粉尘扩散更远。专家指出,这种污染转移,绝非良策,不只不能解决环境污染问题,而且往往扩大了污染范围。根本办法,还是严格治污。电镀厂、制革厂、造纸厂、水泥厂都是社会需要的工业,不能不办,不能禁止生产,否则无法满足人们的生产、生活需要。现代技术已基本能解决这类重污染工厂的治污问题,只要肯安装治污设备,实行清洁生产,治理污染已不成问题。关键是工厂只追求超额利润,不顾老百姓死活,不肯安装污染设备,不采用清洁生产工艺流程,污染了一处呆不下去又再搬到下一处继续污染。许多地方政府为了自身利益对污染只眼开只眼闭;环境部门又往往收了好处费不履行环境监督的职责,任其污水长流;当地老百姓虽则身受其害,但却无能为力,官官相护,投诉无门。上述举例的南海市金沙镇三甲村电镀厂污染引起"鱼死、人病、牛瘦"的悲剧只不过再次易地重演。难道必须等到问题严重到不可收拾了,又北迁、西迁,再易地污染么!如此恶性循环,何时是了! 有识之士早就指出,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命;破坏环境,就是谋财害命。发展生产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人类自身的安全和生活幸福,污染了环境,弄到"鱼死、人病、牛瘦"还哪有安全、幸福可言。 我国已制订和修改了许多环境法规,破坏环境严重的已属刑事罪行,是应该坐牢的。可惜至今仍未见有因污染环境而被判刑的案例。看来,我们仍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老板污染了环境,拍拍屁股,搬到别处,又再污染新地方。如再不严格、认真地执行环保法,任由污染转移,我们何以对子孙后代?!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