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憂思錄:再論黑心棉、致癌米与昧心錢


2001-12-17
Share

上次曾就廣州13所大學趁新生入學之机,把用"黑心棉"制成的床上用品配售給學生,寫了《黑心棉与昧心錢》的短文。近日,傳媒又不斷披露各地查獲近万床"黑心棉"制成的棉被的消息。心有所感,不吐不快,促使寫這篇"再論"。 其實,我國的"黑心棉"、"致癌米"、"毒菜"、"有毒腐竹"、"毒酒"、工業用鹽冒充食用鹽、吊白塊漂白米面制品等問題無一不是環境安全問題,也無一不跟昧心錢相關。只不過大學生剛報到就被學校有關部門售給黑心棉制成的床上用品使人极度反感而義憤填膺,深為大學新生不平。不平則鳴,對為了多掙几個昧心錢而不顧環境安全、人身安全的污吏奸商加以口誅筆伐。事實上,我國的環境安全問題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境地,而腐敗問題不解決,環境安全也無法實現。 從環境安全角度看,對老百姓最直接的是食物環境安全。人人要吃飯,天天要飲水,食物安全直接關系生命、健康以至延續后代。現在揭露出來的把已經發霉變質、產生了致癌物質黃曲霉素的陳年大米拋光、涂上工業油而變得閃亮靚麗的致癌大米;滲入有毒色素而變得黃亮亮的變質小米;加入增白劑甲醛次硫酸氫鈉(俗稱吊白塊)而顯得雪白的米面制品;用國家禁用的硼砂使其好看的致癌腐竹;用"瘦肉精"或是哮喘藥喂豬以圖豬只多產瘦肉;用激素給雞鴨鵝打針催大催肥;用工業酒精勾兌成高酒精度的有毒白酒;用廢舊塑料制造有毒飲水瓶;農藥殘留量超標的茶葉、蔬菜……,總之,有毒、有害、致命、致病的食物已經充斥市場,人們提心吊膽,比恐怖分子用炭疽菌郵件侵入美國還更可怕。因為這些致病致命的有毒、有害食物太多了,太普遍了,使人防不胜防。 而這些制造有毒、有害食物的貨主并不以制造恐怖制造死亡為目標,他們只是為了謀求超額利潤、多掙昧心錢。他們當中有些人自身也受毒害,不明不白地染病,不知不覺中死亡。最典型的例子是菜農吃了自己种的殘留農藥超標的豆角中毒死亡事件。他們文化水平太低,把國家明令不准用于噴洒蔬菜水果的劇毒農藥甲氨磷噴洒在長了虫子的豆角上,殘留農藥嚴重超標而不自知。他們拿有毒豆角到市場出售,自己也吃這些有毒豆角而死亡。制造黑心棉的工人本身也是受害者。他們因為長期接触那些廢舊化纖粉塵而皮膚過敏,吸入綠膿杆菌、金黃色葡萄球菌等致病細菌的醫用廢棉而染病。這些不法奸商租用農民的廢棄房屋甚至牛棚作"厂房",雇用童工作生產工人,在黑暗的窩棚內把垃圾棉和化纖廢料用薄薄一層蚕絲罩上便成了名牌"絲棉被"、"鴨絨被"、甚至冒充日本出產的"水鳥被"。發財的是老板,受害的是生產工人和使用者。 無論生產"黑心棉"還是"致癌米",或是其他有毒有害物品,除了老板掙了昧心錢,要負法律責任之外,地方有關部門尤其執法部門是難辭其責的。 因為這些生產"黑心棉"、"致癌米"等等的地下工厂,大都有一定的規模,比如近日在南海市三山港一間工厂就搜獲5000床黑心棉被和1600多個黑心棉枕頭,這樣大量的產品顯然并非一夜之間冒出來的,而是已經在此生產了一個較長時期,有些還有完整的碎絨車間、成品加工車間和成品倉庫。都有机器、車輛、人員。難道這些制假者的長期非法生產活動無人知曉嗎?他們真是隱身有術嗎?非也!例如上面舉例提到的南海市三山港的黑心棉制假工場,9月中旬才查封過,但10月下旬廣東省質量技術監督局派人再去檢查時又發現5000床黑心棉被和大量黑心棉枕頭。沒有當地有關領導包庇,這些老板能夠如此膽大妄為嗎?正是這些保護傘的包庇,這些老板才能橫行無忌,此伏彼起,打之不絕。這些保護傘上下串通,通風報信,上級來檢查時,老板早已逃走無蹤,只能抓那些打工的童工,輯獲几床黑心棉被,無損其根本。官場的腐敗包庇商業的腐敗。 君不見,近日揭露的原云南省長李嘉廷,他和他的儿子、情婦收受賄賂和接受他人財物共五千余万元;一個縣委副書記為了坐上廣東和平縣縣長的寶座,給縣人大代表每人從1300元至400元不等的賄選費。如果不是當縣長有大筆的非法收入,他會下大本錢去收買選票嗎?說到底,是昧心錢產生黑心棉,是貪官包庇奸商,是腐敗導致我們沒有環境安全。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