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朱熔基为什么发脾气


2000-07-16
Share

不久前,在一次全国性的农业会议上,朱熔基对重庆市主管农业的领导人大发雷霆,据说足足训了有几十分钟。原来,重庆所属的奉节县农民,状告当地政府强迫他们种植烟草,农民不从,乡政府的干部干脆把农民田里的作物拔掉。在朱熔基的亲自干预下,奉节农民得到补偿,当事的基层干部也被处理。中央电视台对此也作了报道。 看来,朱青天为民平愤,又作了一件好事。但是,对于熟悉中国大陆农村情况的人来说,朱老板抨击农村基层干部,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今日中国大陆农村,暗无天日的事情何止于强迫农民种植烟草。就在几个星期前,中央电视台就报道了河南某地,村干部把农民的土地完全出卖干净,致使农民无以为生。象这样的事情,真是千千万万,朱熔基心里也十分清楚,不过他并没有象对待奉节县的这件事情这样,反应如此强烈。 那么,朱熔基为什么对奉节强迫农民种烟草的事大发脾气呢?我想,一个基本的因素是农村经济情况不妙,特别是这两年所谓调整农业结构的政策,没有受到明显的效果,反而生出了不少问题。朱熔基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气急败坏,借题发挥,把农民的不满转移到地方和基层干部身上去。 这两年,大陆粮食过剩给朱熔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因为,他本人的决策失误是造成过剩的一个重要原因。为了尽快的摆脱过于沉重的财政负担,朱熔基竭力主张对农业的生产结构作大的调整,包括要求西部和山区大幅度调减粮食面积。这样,朱熔基自己实际上就成为强迫命令的风源。 朱熔基提出,由国家向退耕的农民供应粮食,让他们种植有利保持生态平衡的作物。他这个主张的可行性,一开始就遭到各级领导人的怀疑。但是朱熔基并没有就此而罢手,地方干部只好执行。 本来,引导农民调整生产结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通过市场,但是,恰恰是朱熔基,竭力反对放开粮食市场,企图用国家操纵市场的办法,来达到政策的目标。且不说朱熔基能否实现他的目标,他的这些作法,只能给各级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搞强迫命令开了绿灯。 朱熔基对重庆的地方和基层领导,大发脾气,说明在所谓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的过程中,已经出现了不少类似奉节这样的问题。而朱熔基一方面要刹住这个趋势,另一方面,要推脱自己的责任。 问题是,把责任推到基层干部身上,不仅是一个十分拙劣的手段,而且是十分危险的游戏。 中国大陆农民处在十分无权的地位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们不仅没有政治权利,经济权利也十分有限。朱熔基一句话,他们就连出售粮食的自由也没有了。农民的这种无权的地位,并非基层干部胡作非为所至,而是中共的体制和政策的需要。基层干部只不过是剥夺农民权利的工具。现在,朱熔基一方面打击基层干部,另一方面又并不能,也不想给农民权利。这种自相矛盾的作法,只能导致混乱。 当然,朱熔基并非第一个把政策的失败转嫁到基层干部身上这个手段的人。毛泽东就搞过这一手。当年,集体经济不灵的时候,毛就搞四清,搞农村政党,发动群众来整干部。在当时的条件下,毛的这种作法多少取得了一些效果,但是,只不过拖延了错误政策和体制完结的时间。 在今天腐败已经极其普遍的情况下,不进行认真的政治和经济制度的改革,而仅仅是责骂和处理几个基层干部,只能是进一步涣散基层干部的军心,削弱国家控制能力。以朱熔基之精明,他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依然出此下策,这说明他的农村政策已经陷入了走投无路的严重困境。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