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大陆粮食政策的失败与农民的抗争--评丰城农民暴动


2000-09-03
Share

最近,外电纷纷报道,中国大陆江西省丰城县数万农民于八月中旬暴动,抗议基层官员横征暴敛。虽然具体的细节众说不一,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丰城事件是近年来规模比较大的一次农民抗争。为什么丰城会爆发如此大规模的农民抗争?有外电记者推测,是因为该地区农民特别贫困。其实,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人都知道,大陆农民反抗情绪最激烈的,恰恰不是贫困地区。贫困地区,农民已经一无所有,所以地方官员贪污的主要兴趣是上级政府的财政援助。上级拨来的扶贫款被贪污了多少,农民很难知道,地方政府也很难从当地农民身上榨出多少油水,所以地方政府和农民反而不容易发生直接冲突。农民和地方政府最容易发生冲突的是农民以粮食收入为主的地区,而丰城正处在江西中部的稻米主产区。 这几年,中共的粮食政策发生严重失误,这次丰城的暴动,很可能与中共粮食政策的后果有直接关系。1995和1996年,朱熔基错误地判断了大陆的粮食供求形势,大力刺激增加粮食生产,结果粮食出现全面过剩,市场粮价一路下迭。起初,为了保护粮农的收入,朱熔基下令以超过市场价格的保护价格大量收购农民的粮食。但是,这个政策不仅完全超越了政府的财政承担能力,而且也无法控制地方政府的舞弊。政府以高价收购了大量无法出售的粮食,导致巨额财政损失。据知情人透露,五年来政府经营粮食的亏损已经超过四千亿元,目前每年至少以五百亿元的速度继续递增。 为了减少政府的财政损失,朱熔基又禁止农民直接向市场销售粮食,以便政府以垄断价格出售粮食。无奈粮食过多,这个办法除了坑害农民,并不能减少中央政府的财政损失。地方政府一方面在收购中擅自压低政府的收购价格,同时,又广设关卡,对贩卖粮食的农民进行盘剥。更有甚者,地方政府干脆假报收购,套取中央的购粮款和库存补贴。朱熔基为了反制地方政府,要求地方政府也承担过剩库存的费用。这样,地方政府就更加没有兴趣收购农民的粮食。朱熔基迫于财政压力,一方面不想收购农民的粮食,另一方面,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继续不准农民自由买卖粮食,使广大粮农无路可走。今年春天,继去年宣布春小麦等粮食退出政府粮食统购之后,大陆当局又进一步宣布,早稻退出政府的粮食统购。 个政策,很可能成为引发江西农民暴动的导火索。多年来,在大陆南方,政府收购粮食主要是早稻。基层政府的大部分收入,也是从农民的售粮款中扣留下来的。现在,政府不再有义务收购农民的早稻,但是,农民应该交纳的税款却一毫也不能少。于此同时,政府还大量抛售自己的粮食库存,使农民更难以出售自己的新谷。 农民生产粮食已经入不敷出,现在政府不但不收购粮食,还要变本加厉地征税,农民实在是被逼迫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据消息说,这次丰城暴动不仅规模比较大,而且双方对峙的时间也比较长,可见农民组织相当严密。不过,根据各方面的消息,这次冲突的伤亡并不大。据说,大陆当局在处理这次农民暴动中严令不得随意开枪,是伤亡较小的重要原因。 江西的暴动刚刚平息,又有消息说广东东莞的农民也在八月三十日抗议地方政府用低价强行征收土地,烧毁了数量警车。大陆的城市居民听到这类事件,一般都不以为怪。他们相信,有更多的抗议事件没有透露到外界,因此不为外界所知。至于农民不满的原因,更是尽人皆知。无非是地方官员贪赃枉法,农民负担过重。大陆的城市人对此已经麻木不仁了,因为他们不相信,不满的农民会闹出什么名堂来。 也许,丰城农民暴动可以给纸醉金迷的大陆上层一个警告,如果荒唐的经济政策和腐败的政治制度继续下去,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农民被逼走上造反的道路。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