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是否入世,中国没有选择(上)


2000.11.30

显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既有积极的影响,又会对相当多的行业以至于整个社会带来强烈的冲击。总体而言,入世的积极效果能否超过负面冲击,在相当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能否有正确的政策和制度来应对入世后的各种变数。 面对如此不确定的前景,不少中国学者提出,中国不应该在此时入世。他们用来支持自己的一个重要论点是,在过去二十年里,中国不是关贸总协定的成员国,也不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国,可是照样取得了高速经济增长。因此,在他们看来,不用入世,中国仍将可以一如既往的发展。  这种观点是在用静止的眼光去看不断变化的事物。事实是,中国发生了变化,世界对中国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不融入经济全球化的潮流,中国将难以保持较高的发展速度。 从国内因素看,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发生了变化,它使得中国不得不通过更加紧密地融入国际分工以寻找新的经济发展动力。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整个二十世纪里,她一直处在工业化的进程之中。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萨克斯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教授胡永泰的一项合作研究表明,当一个国家处于工业化的过程中时,其经济结构由以发展较慢的农业经济为主向以发展较快的工业经济为主过渡,因此总的经济发展速度通常相对比较快。然而,1978年以前的中国经济处在一种人为的扭曲状态,例如:国民经济比例失调,资源配置极不合理,劳动者没有工作积极性。这些使得中国的经济长期地低于一个工业化过程中的国家所应该达到的较高的速度。 1978年以来,实行的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国同时经历著一个经济制度变型和继续工业化的双重过程。中国在这个过程中进行了经济增长的"补课",以较高的速度返回到正常的发展水平。应该看到,中国的高速经济增长既得益于废除一些极端荒谬的政策和制度,同时也得益于工业化过程中经济结构的转变。在这个过程中,先是农业的快速增长及其对轻工业增长的促进作用,紧接著是快速增长的消费需求、投资领域的相对广阔,对外开放后新技术、新材料、以及新产品的快速和低成本的引进,促进著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 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正返回到一般发展中国家的正常水平。许多过去哪些促进高速增长的因素已经不再发挥作用。例如,农业已经由增长的动力变成经济发展的瓶颈,消费已经历持续多年的疲软,由国家主导的投资效率低下而且难以为继。解决上述问题都需要进行深入的制度性变革,有的还需要付出较高的社会成本。 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验表明,实行开放政策的国家总体而言比不开放的国家发展要快得多。考虑到中国的出口依存度已经高达百分之二十以上,而且中国的劳动密集行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也的确具有比较优势。理所当然的,进一步扩大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便成为一项促进经济发展的成本较低的政策选择。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则是促进出口的一项重要措施。 与此同时,进一步改革遭遇一些新的既得利益集团的顽强抵抗,而且,中国国内没有任何集团有力量推动进一步的变革。改革力量在对能否战胜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抵抗逐渐丧失信心的情况下,急于想通过把中国快速引入国际社会来去减轻国内的改革阻力。 诚然,中国能否以扩大出口来进一步推动经济增长和入世能否促进中国建立新的经济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将如何应对入世后的冲击,因而存在著高度的不确定性。但是,有一点则确定无疑,中国不入世而继续过去二十年的高速增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从这个一以上说,入世给中国提供了一个机会。 (本篇评论的第二部分将分析中国不加入世贸组织将难以继续高速增长的国际因素)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