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二零零零年中国经济增长述评


2000.12.28

2000年即将过去,中国官方的统计渠道发布的经济增长的消息令人振奋。前十一个月的国民生产总值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百分之八点二;超过了过去两年来的经济增长速度。国有企业的亏损面和亏损额都有大幅度的下降;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其三年前提出的国企解困的目标已经实现。固定资产投资和居民消费均表现不俗,外贸的增长达到历史最好水平。 但是民间却没有感受到经济大幅度增长的洋洋喜气。国有企业的职工下岗实际上有增无减,从国企集中的东北、西北仍然不断传来下岗职工请愿示威要求保障最低生活标准的消息。农民的收入连续多年下滑,连官方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被迫离乡离土外出打工的农民工的处境日渐恶化,由与生活无著而造成的犯罪率急剧上身,恶性案件频频发生。 那么,中国经济在过去一年里究竟表现如何呢? 首先,应该看到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的确比前两年要快一些。自一九九六年以来,中国的国民经济增长速度逐年下降,今年经济下滑趋势终于被止住了,中国政府为此感到松了一口气似乎是有一定道理的。中国政府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为扭转经济滑坡现象下了很大的气力。其中包括实行扩张的财政政策,连续两年增发国债三千八百亿元,以用于增加公共投资;同时实行扩张的货币政策,连续多次降低银行利率,已鼓励投资和消费;甚至采取了大幅度增加政府公务员工资的收入政策,以挽救内需严重不足的困境;也通过扩大和加快出口退税来刺激外贸出口。对于那些常用的刺激经济增长的宏观经济政策,中国政府全都用到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朱融基内阁的确表现不俗。 问题在于,这些政策都具有短期有效的特点,对于长远的经济增长没有多大的效用。例如,通过大举国债、增加政府支出是可以为部分国有企业解决产品出路的问题,从而在短期内为他们降低亏损。但是,中国的国债余额已经高达一万多亿,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国企的产权机制问题,单靠国家举债支持显然是难以为继的。再如,增加国家公务员工资的政策,实际上进一步扩大了业已存在的城乡差别和干部和工人的不合理差别,如果经济没有总体上的好转,这种政策只会为社会矛盾的激化埋下更多的种子。 中国过去一年外贸的高速增长也有良好的外部条件支持。去年,许多周边国家从亚洲经济危机中复苏,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增长也达到多年来最好的水平,这些都为中国的出口提供了有利的市场条件。当前,人们普遍对美国经济放缓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感到担忧;可以想象,中国的外贸也难以有如过去一年那样的超常表现。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政府没有能够在解决那些长期存在的困绕中国经济的问题上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尤其是国有企业效率低下、占用大量宝贵的资源从而妨碍其他经济成分健康成长;社会收入严重不均,农民收入连年下降并被名目繁多的各级政府的摊派压的难以喘息;官商勾结,腐化蔓延,等等。这些现象,一方面使得普通老百姓不能分享经济增长的好处,同时也为长期稳定的增长设置了障碍。这些问题不是单纯的经济政策所能解决的,它需要更加广泛的社会和政治的变革来保证,而这一点,恰恰是中国共产党所极力回避的。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