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大陆农村税制改革紧急刹车


2001-05-27
Share

最近,大陆当局突然决定,全面停止农村的税制改革。此事虽然已经通知到了各级地方政府,但是并没有作公开的报道。所以目前外界还不清楚大陆当局为什么要突然停止费改税的改革。 在今年三月召开的人民代表大会上,朱熔基把这项改革作为减轻农民负担的一项主要的改革措施。在记者招待会上,还专门对此作了解释。他说,目前大陆农民要交大约五百亿元的农业税,此外,还要交纳各种地方摊派的费用,总数超过农业税。因此,大陆农民的实际税负要有一千亿以上。通过费改税,也就是把所有的各种名目的摊派,改为单一的税赋,同时,把农民的总税负减到八百亿左右的水平。朱熔基认为,通过这项重大改革,将有利于解决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 我在以前的评论中指出,所谓的费改税,实在是自欺欺人,根本解决不了大陆当局希望解决的农民收入问题。大陆农民不堪税赋过重,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收入太少。对许多农民来说,即使没有税赋,日子也已经很难过,减轻税赋并不能解决多少问题。其次,农民税赋过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没有权利的弱势地位。地方官员对农民巧取豪夺,根本不受法律的约束。费改税并不能改变农民这种无权的地位,因此,也不可能解决农民税负过重的问题。 问题是,大陆当局没有勇气面对真正的问题,总想找到一个技术性的办法,回避困难的实质性改革,比如土地的私有化,基层政权的民选等等。在专制的政治环境下,不同的政策意见受到压制,自欺欺人的政策得到鼓励,结果费改税的主张不仅在安徽试点,而且到了今年,大陆当局已然把费改税定为国策了。但是,聪明过人的朱熔基看来对费改税还是有保留的,他虽然对外说这项改革如何如何好,但是,并没有要求全国各地都一律实行费改税。对于一贯喜欢中央集权、统一号令的朱老板来说,这个分权改革的决定颇令人感到意外。 耐人寻味的是,朱熔基为什么对如此重大的政策决定出尔反尔,突然决定停止费改税的改革?我想,很可能是朱熔基终于意识到了这个自欺欺人改革可能带来的风险。朱熔基原来决定,费改税的改革什么时间实行,由各省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但是,他没有想到,如今大陆的政治格局与八十年代已经大不相同,分省改革已经不可能。十年的中央集权,使省一级的领导除了在贪污方面敢于冒险之外,在一切政治和政策问题上唯一的聪明选择就是唯命是从。既然你朱老板说了费改税好,我岂敢不马上实行。于是乎,大陆面临费改税各省一哄而上的局面。 费改税既然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假改革,大陆当局为什么不可以逢场作戏地唱下去,而要突然刹车呢?换句话说,如果大陆果真全面实行费改税,会遭遇任何风险吗?在我看来,朱熔基停止全面实行费改税,实在是聪明之举,至少对他个人而言是如此,如果他放手让各省开展费改税,将使自己陷于十分被动的局面。 首先,大陆的地方政权到底从农民那里征了多少税赋,是一个只有天知道的问题。朱熔基估计大概有一千多亿,改革后,将减到八百亿。但是,在实行费改税的过程中,大陆当局很可能发现,农民现在的实际税赋远不止一千多亿,而大大超过两千亿。这不仅仅是因为事实可能如此,而且,地方政府在改革中有夸大农民实际税赋的利益倾向。因为,农民的实际税赋越高,地方政府在改革中与中央谈判的筹码就越大。假定,地方政府报告上来的农民税赋达到两千五百亿,朱熔基就将面临非常困难的选择。 选择之一,是把农民的正税从现在的五百亿提高到一千五百亿,这意味著对许多农民来说,改革的结果是增加税负,而不是减轻负担,对朱熔基来说,费改税就成了自讨骂名。如果农民的正税不能增加太多,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大大减少农村基层政权的开支,这就要求大量裁减农村的基层干部,势必遭到强烈的抵制,并有可能动摇农村已经十分脆弱的政治稳定。如果朱熔基既不想得罪农民,又不想得罪地方的基层干部,他就只能选择给予农村基层政权大量财政补贴。这样一来,朱老板就要把用于维护下岗工人的财政资源,转用于稳定农村。很明显,这个选择的政治风险一点也不小,因为大陆当局历来最害怕的是城市工人造反。 朱老板既不想给农民加税,又不能得罪农村基层干部,更不敢得罪城市下岗职工,他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维持现状,不进行费改税的改革。因为,只要费改税全面实行,农民过重的税负由谁来分担的政治问题就无法回避,而朱熔基还有两年的任期,他实在不想去捅这个马蜂窝,给自己添更多的麻烦了。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