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透视﹕戊戌变法一百周年纪念研讨会介绍﹙之二﹚--龚小夏


1998-12-31
Share

  今天我们继续介绍华盛顿的伍德罗.威尔逊研究中心举行的戊戌变法纪念研讨会。   对戊戌变法的评价﹐历来同现实关系密切。这种关系体现在两个问题上﹕首先﹐是对改革这种方式本身的评价。在八十年代﹐这是戊戌变法研究的焦点。到了九十年代﹐研究的焦点看来转移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上﹕是激进的革命或改革﹐还是温和的改良﹐更能够推动社会的进步﹐最终实现现代化的目标﹖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米勒教授介绍说﹐西方学术界已经开始看到戊戌变法中更为复杂的一些现象。学者们看到﹐慈禧统治的朝廷也有改革的打算﹐并且有了相当数量的改革计划。当然﹐这些计划远不如以光绪为代表的改良派的激进。因此﹐戊戌之争重新被解释为激进与温和的改革之争﹐而不是改革与保皇之争。究竟是激进的改革还是温和的改革更能够将中国带入现代化﹐历史并没有作出结论﹐因为清朝末年的改革被革命所中断了。   米勒教授进一步指出﹐学术界目前普遍认为﹐造成本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革命条件的﹐不是戊戌的改革﹐而是民国初年中国政治社会的混乱。   来自中国的著名记者、自由撰稿人戴晴﹐同样从激进或是温和的角度探讨了戊戌变法。她提到﹐过去共产党总是按照自己的意识形态来评价历史人物﹐所以戊戌变法的人物除了谭嗣同之外﹐都受到贬低。不过﹐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这二十年中对戊戌变法以及一系列有关的重大问题作了不少重新思考。她回忆到﹐在纪念戊戌变法九十周年﹙也就是一九八八年﹚的时候﹐北京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曾经召开过一个研讨会。参加的人基本分成两派﹐既所谓“大民主”派和“新权威主义”派。“大民主”派主张激烈的民主变革﹐而“新权威主义”派主张渐进的、稳妥的改革。然而﹐这两派人的声音在六四之后都遭到了封杀。   戴晴指出﹐从今天来看﹐戊戌变法的主要人物看来是走得太快了。当时﹐康有为的弟弟﹐戊戌六壮士之一的康广仁曾经劝过他的哥哥说﹕我们已经作了这丹h﹐我们还有足够的机会做得更多。能不能不那井瘚灾W北京﹖但是康有为却没有听进去。在中国过去这一百年的历史中﹐每到历史关头﹐总是激进的主张与人物占上风﹐温和的改良无法推行。结果﹐不是新的专制代替了旧的专制﹐就是旧的专制开始对改革派与自由派进行镇压。   戴晴呼吁﹐现代化是全社会文化意识、生活态度的根本转变﹐必须通过渐进的程序才能最后完成。只有基础发生变化﹐历史才不会逆转。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