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透视﹕戊戌变法一百周年纪念研讨会介绍﹙之一﹚--龚小夏


1998-12-30
Share

  十二月十一日﹐华盛顿的研究机构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召开了一次戊戌变法一百周年的纪念研讨会。研讨会的两位主要发言人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莱蒙.米勒教授以及来自中国的自由撰稿人戴晴。在《新闻透视》节目中﹐我们将分两天介绍这次讨论会的内容。   米勒教授是美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在发言中﹐指出中国大陆对戊戌变法的的解释在过去这些年里有了不少变化。八十年代之前﹐戊戌变法的失败以及改良著的悲惨下场被作为改革或改良无法救中国的证明。只有革命才能够给中国带来新的前途。国民党与共产党在这方面有大致相同的看法。国民党认为﹐戊戌的失败证明了辛亥革命的必要性﹔而共产党则进一步推抡﹐说推翻满清的革命远不够﹐必须实行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邓小平改革开始之后﹐对戊戌变法的评价有一定的变化﹐但是变化也不算太大。这其中的变化﹐主要是为“改革”两个字正名。米勒教授指出﹐从马克思、列宁﹐到毛泽东﹐“改革”一直是个贬义的词。在邓小平改革的早期﹐为了改变毛泽东“不断革命”、“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传统﹐宣传机构与学术界都在设法重新评定“改革”的含义﹐这也就带来了对戊戌变法的重新评价。   与中国历史学界保持著密切接触的米勒教授谈到﹐自从八十年代初期以来﹐中国历史学的重要杂志上每年都有至少一两篇关于戊戌变法研究的文章。然而﹐在戊戌变法一百周年的今年﹐在查器L所有的史学期刊之后﹐他发现竟然一篇这方面的文章也没有。官方唯一的戊戌变法纪念活动﹐是在北京举行了一次展览。而展览的解说词中还特意指出﹕一百年之前的戊戌变法﹐也阴q表面看来与今天的改革有相似之处﹐但是今天的改革是在正确领导下进行的﹐云云。   西方学术界对戊戌变法的解释自然同中国的不太一样。不过﹐米勒教授指出﹐流行的解释也是比较简单化的。在西方学术界看来﹐戊戌变法就年轻而进取的光绪皇帝在一群受西方影响的知识分子的帮助下﹐试图在中国推行现代化﹐但是这个进程却被保守的慈禧太后所打断了。根据这样的解释﹐激进的革命也就成为解决中国问题的必然结论。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中国与西方流行的解释没有太大的差别。   米勒教授说﹐在他看来﹐对中国近现代历史影响最深远、改变最大的﹐不是革命﹐而是有上层统治人物参与的改革或改良。   到了八十年代﹐中国与西方学术界对戊戌变法的研究有了新的方向。明天﹐我们将继续介绍目前对戊戌变法的一些新解释。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