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城市里的两极分化更具有爆炸性--胡少江


2006-02-10
Share

本周一,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发布一份报告,承认中国城市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正在不断加大,而且已经达到相当不合理的程度。这份报告的结论是基于“全国城市居民综合社会调查”及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资料得出的。

报告称,中国城市居民之间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为零点四左右,已达到合理值的上限。而且这一计算并没有包括富裕阶层的人们的各种岗位外收入、非正常收入等等。如果把这些额外收入也计算在内,中国城市居民的实际基尼系数肯定要更大一些。

其实,关于中国社会迅速向贫富两极分化的报道并不始自今日。例如,去年中国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研究所完成的一份调研报告认为,中国的基尼系数实际上已经达到零点四六,处于所谓“黄灯警戒”区域。更早一些时候,中国社科院的一份报告则对收入差别的描述则更加令人担心,认为中国的基尼系数实际上已经高于零点五,即已经处于危险区域。

这次发改委发表的报告与其他报告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份由中央政府的行政部门提出的报告,而不同于过于有学术机构的研究报告,这表明中国政府正式承认贫富分化给中国带来的危险越来越现实。此外,过去的报告都是将城市和农村放在一起计算基尼系数的。而此次报告则是专门针对城市的两极分化的。

这后一点则更加凸现了中国社会出现崩溃的危险日益逼近。两年多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李石等人的一份研究发现,中国城市居民的户均收入是农村的三倍多,如果将各种社会福利和国家补贴计算在内,实际上可能高达六倍左右。这中国城乡之间的差距堪称世界之最。当然,这种城乡差距正是中国总基尼系数日见增高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是,有不少中国学者对这一现象并不十分在意。认为世界上流行的关于基尼系数超过零点四五或是零点五将对社会稳定构成威胁的理论,在中国并不适用。曾经有一些学者发表文章,解释为什么中国的基尼系数虽然很高,但是仍不足以构成对社会稳定的威胁。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城乡分割的社会,人们对城乡之间的差别已经司空见惯;不仅如此,农村中最穷的人可能永远不会看到、甚至也无法想象到城市里最富有的人们的生活是什么个样子,正可谓眼不见心不烦,所以农村的贫困人口并不会轻易揭竿而起。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的政策也的确将注意力放在维持城乡分割的局面上。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国政府就刻意将城市和农村分割开来,当时城市居民的生活虽然贫困,但是与农民们比较起来,也确有天上于地下之分。物质供应虽然匮乏,但是城里人总的说来还有计划供应保证最低限度的生活必需品。这种政策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的年代。例如,每当物价上涨,城里人便会得到物价补贴。

中国政府之所以对城市里的两极分化比对城乡之间的差别更警惕,这是因为城市里人口居住集中,信息流动迅速,一旦群众中的不满情绪爆发,非常容易蔓延成政府无法控制的社会动荡。

但是,随著经济的不断发展,面对城市里日益加速的贫富两极分化的趋势,中国政府正在失去控制能力。这里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人口来到城市,他们一到城市,便成为收入最低的城市人。即使是与最穷的“老城里人”相比,他们也是无法企及的。毫无疑问,他们加大了城市内人群两极分化的程度。

二是随著经济中市场份额越来越大,政府所能动用的资源相对缩小,所以像过去那样对城里人全面补贴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二十年来经济增长和腐败堕落的比赛中,看来腐败堕落已经稳操胜券了。城市内贫富分化急剧的一个重要原因并不是那些勤劳致富的私有企业家造成的。而是腐败的政府官员大肆贪渎国有资产造成的。例如,国有企业高级主管工资的大幅度上升和利用各种途径掠夺国家财产,便是城市两极分化近年来加快的一个重要原因。

现在,城市里收入最高的百分之十的人,他们的收入占到全部城市人口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以上。其中最富有的四百个人的收入,竟然占到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四。而收入最低的百分之十的人,他们的收入只占全部城市人口收入的不到百分之一。如此看来,一场大风暴的到来的确为期不远了。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