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谁能不战而胜?--胡少江


2006.04.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正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进行访问。在胡锦涛送给美国总统布什的礼物中,有一本流传了两千五百年的中国兵书“孙子兵法”。这一细节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兴趣。大家纷纷猜测其中的寓意。最为集中的一种猜测是,胡锦涛借此举表明,中、美两国应该在贸易、人权、维护国际和平等有分歧的领域放弃纷争,实现孙子兵法所言的“不战而胜”境界。

所谓不战而胜,的确是孙子兵法的第一要义。“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在孙子看来,只要各方面准备就绪,有压倒对方的力量,尤其是让对方认识到,战事一开,对方必败无疑。从而达到不经过交战而使对方屈服的目的。这是善于用兵的最高境界,也是最完美的胜利。

当前,中美之间在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有著很大的分歧。一是在经济领域;二是在意识形态领域。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和经济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在这两个领域的纷争,对国际战略格局有著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看来,中国领导人对这些纷争有著深思熟虑,希望运用两千五百年前的古老智慧来化解分歧,取得胜利。

在我看来,中、美之间在两个领域的分歧,有著完全不同的实质,应该采用两种完全不同的方法、也将取得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

就经济领域的分歧而言,中、美之间的矛盾是经济全球化对两个国家的冲击的一种直接体现,在本质上它直接涉及两国内部不同利益集团在新形势下的利益重新分配。与其说是两个国家的矛盾,不如说是两个国家内部各种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

八十年代末以来,在经济全球化加速的过程中,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纷纷加入了世界范围内的劳动分工,从而使世界劳动力市场上突然多出了三分之一的低廉劳动力。这一变化,对发达国家带来了双重的影响。一方面,发达国家的资本通过流向劳动成本低廉的发展中国家而得到了巨大的利益;另一方面,也对发达国家的非技术劳动力形成了强烈的冲击,引起了巨大的失业压力和经济结构调整的社会成本。问题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无法在短期内调整获得利益的资本集团和失去利益的劳动集团之间的国内冲突,为了应对来自劳动方面的压力,只得将视线转移到通过加入劳动分工得到巨大益处的发展中国家。

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由于能够轻易地享受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巨大红利,加上国内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扰,所以没有对国内的政治、经济制度进行有效积极的调整,从而使得长期存在的一些不合理的制度得以延续。这样就使得国际社会对其经济收益的正义性产生了怀疑。例如,中国备受国际社会之则的干预汇率、缺乏劳动保护而人为压低生产成本等问题。 上述经济领域的分歧,虽然中、美之间都可以通过短期的妥协来缓解矛盾,但是根本的解决办法,则需要他们在调整内部利益上下功夫。从这个意义上讲,由于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两个国家之间的冲突,所以的确双方都可以对对方不战而胜。

但是,当前两个国家之间在意识形态之间的分歧,尤其是在人权、民主自由等根本价值观上面的分歧则是谁也无法不战而胜的。

美国社会存在著许多不合理的现象,但是,这个社会是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人民的基本权利得到制度性保障的社会。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吸收了人类文明进步的主要成果,代表了人类文明进步的主要方向。美国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是人类智慧的局限性的表现。

但是,中国执政党的价值观在本质上是违反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的。它所致力于维持的是一党执政。人民没有自由表达政治见解的权利,违反人权的现象是制度性的。

意识形态的东西是没有疆界的,因而具有扩张性。这种不同意识形态的扩张也必然会引起冲突。文明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扩张是通过自由表达、通过辩论来进行的,来说服民众的。而集权社会的意识形态则是通过镇压来强制灌输的,镇压是其本质。毫无疑问,如果都采取和平的方式,文明的力量一定可以不战而胜。问题是,反对文明的力量在手段上也是反文明的,它们知道用和平的方式无法战胜文明,所以一定会采用野蛮的方式来求取胜利。

当反文明的势力处于劣势时,它也会要求和平共处,它很会利用文明社会的宽容。但是,只要它有力量进行压制的时候,它会毫不手软的将任何不同于它的观点和人群消灭掉。所谓“不战”,只是他在困境中求生存的手段;而“求胜”则是他们片刻不能忘怀的目的。当前中国政府在国际上讲求意识形态的和平共处,在国内则无情镇压任何具有不同政见的个人和团体。这种两面的手法正是对其所谓不战而胜得最好注解。

遗憾的事,文明社会中总有不少人有意和无意地忘掉集权政权的本质。总是企求对集权的力量进行“不战而胜”。到头来,文明社会的人民总是得为政治家们的短视付出极为高昂的代价。上个世纪西方政府对纳粹德国的绥靖政策、以及对前斯大林政权的放纵政策,都曾经给人类带来深重的灾难。历史的教训是:文明和反文明之间的战争是无法不战而胜的。要想战胜反文明的力量,需要文明世界领导人们的远见和决断、需要人民的警惕、也需要文明社会付出代价。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