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邹涛和他的“不买房行动”--胡少江


2006.05.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近几年,在中国的暴利行业中,房地产开发无疑是名列前茅的。在公开受审的贪官中,十有八九与房地产有牵连。房地产同时也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这是由于人人希望拥有自己的住房,并且希望能够支付得起一套体面的住房。正因为如此,关于中国房地产、尤其是房屋价格的新闻在中国变成了最枪眼的新闻。

在所有的房地产新闻中,这几周最具轰动效应是关于深圳市民邹涛发起的公民抵制买房的消息。四月六日,邹涛在奥一网发表了《深圳市民邹涛关于发起“不买房行动”致全体市民的公开信》,号召深圳市民:“房价一日不降,我们就坚决不买房”。不仅如此,邹涛还将抵制购房的行动从网络世界扩展到现实世界。五月三日,当深圳芳交会开幕时,邹涛特地赶到现场,向房产商递交一份公开信,并在会场散发“不买房行动”的名片。

邹涛的行动在互联网和社会上赢得了市民们的热烈响应。他的公开信在十天之内便得到了近万网民的签名支持。根据官方的中国新闻网的一篇报道,四月下旬,中国青年报和会调查中心和新浪网合作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接受调查的近九千人中,有百分之七十一的人表示支持邹涛发起的“不买房行动”。

邹涛的行动及其得到广泛的支持凸现了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个热点问题,这就是房地产价格居高不下和居民无力购买住房。与这个问题紧密相连的一个更深刻的社会矛盾则是广大低收入者对政府官员与房地产商勾结牟取暴利现象的强烈不满。

中国的房地产价格过高是大多数民众和学者们的观点。他们持这种观点的主要根据是国际上通用的衡量房地产泡沫的三项指标:一是房价收入比﹔二是房屋空置率﹔三是房屋租售比。

房价收入比是指一个国家或城市的平均房价与每户居民的平均收入之比。按世界银行的标准,发达国家正常的房价收入比一般在一点八到五点五倍之间,发展中国家合理的房价收入比则大致应该为三到六倍之间。而中国的平均房价收入已经超过十二倍,是上述发展中国家指标下限的四倍、上限的两倍。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则更高。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刘建昌研究员测算,上海的房价收入比为二十七倍﹔而据国家统计局的测算,北京的房价和收入之比为十六倍。 再看房屋租售比。房屋“租售比”是指一套住房的月租金收入和房屋售价之间的比例。这个比例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反映正常房屋投资的收益率。在世界上,百分之五到百分之七是可以接受的投资收益率。如果低于百分之四,人们会通常认为房地产市场存在严重泡沫,在这种情况下买房,将来在泡沫破灭时遭受损失的风险很大。在中国,房屋的“租售比”普遍低于百分之二,这意味著房屋的价格大大高于其作为投资品的市场价值。

同样,中国的房屋空置率也大也高于世界上公认的可以接受的水平。今年初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向社会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十一月,开发商主动申报全国商品房及住宅空置面积分别达一亿一千四百万平方米和六千三百万平方米。空置率在百分之三十到四十之间。一方面是如此之高的房屋空置率,另一方面却是有增无减的房地产价格。这也难怪有人指责房地产商隐瞒信息,哄抬价格。

当然,也有一些人反对按照国际通行的三项指标来衡量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这些人主要是房地产商以及与他们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分析家们。但是,且不谈我们是否应该套用国际标准,上述三个指标的确明白无误地说明了下列问题:房价收入比过高说明中国的普通民众买不起房﹔房屋租售比过低一方面说明中在中国买房不如租房,另一方面也说明即使将买房作为投资也是不合算的﹔房屋空置率高说明中国的房屋市场供大于求,不管形成这种失衡的供求关系的原因是什么,供大于求意味著房屋市场的价格将会下降。

从这个意义上讲,邹涛发起的“公民不买房行动“不仅仅是房地产市场上或者中国社会中弱势群体的一种愤怒而又无奈的抗争,同时也是聪明的中国民众对大众经济学的最好诠释。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