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农业增产解决不了中国农村的根本问题--胡少江


2004-12-31
Share

过去的一年,农业增产和农民增收恐怕是所谓胡温新政中中最值得一提的政绩了。根据中国官方的报道:“前三季度,农民人均现金收入实际增长百分之十一点四,增长幅度比上年同期提高七点六个百分点。综合分析,预计全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幅度有望突破年初预定的百分之五的目标,是一九九七年以来增长幅度最高的一年。”

与前两界政府相比,这届政府也的确在农村问题上下了更多的力气。中央政府在年初专门下发了一号文件表示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和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随后,又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农业和粮食生产的政策,其中包括国家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引导粮食价格合理回升;减免农业税和取消除烟叶以外的农业特产税,实行直接补贴等政策增加农民的转移性收入等。客观地说,这届政府在农业问题上是有成绩的。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中国正在前几天在此召开了农村工作会议,希望各级政府再接再励,是中国的农业在明年更上层楼。

但是﹐如果中国政府以为可以通过这些帮助农业增产的措施来解决中国农村的根本问题,它就大错特错了。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去年农业生产取得的成就,固然与中央政府的一系列鼓励粮食生产的农村政策有关。其实它只是一种恢复性的增长,而恢复性的增长则很容易会失去其强劲的势头。正如中国政府在其官方文件中所承认的,自从一九九七年以来,中国农民的收入一直徘徊不前。如果剔除通货膨胀因素,农民的实际收入上是下降的。这种状况与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高速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实际上意味著本来就很严重的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进一步扩大。

由于这种情况,中国农村中的各种矛盾越来越突出,解决农村问题成了维持社会稳定,维护中共执政党地位的一个突出问题。新一届政府利用全党的这种担心,成功了实现了财政支出向农业的倾斜,因此,一时缓解了这个矛盾。问题是,中国社会矛盾丛生,在教育、医疗保健、养老保险等各个社会政策方面欠帐很多,所以很难长期保持财政支出对农业的倾斜。它必须找到一种使农业能够持续发展的方法,否则,一时被缓解的矛盾过了一个阶段后又会重新紧张起来。

同时,农村问题的一个症结是庞大的隐形失业人口,农业增产本身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人民日报日前的一篇文章提到,中国农村目前有大约一亿五千万的剩余劳动力需要转移出去。根据国内外学者们的估计,实际剩余劳力大大高于这个数字。不仅如此,今后二十年内,中国农村净增的进入劳动年龄的人口每年将有六百万。因此,中国农村人口贫困问题的根本解决有赖于剩余劳动力向城市的转移。可是,这种转移面临著严重的障碍。这种障碍不仅仅是由于各级城市政府对农村人口进入的制约。更重要的是,业已存在的大量城市失业人口本身将会由于农村剩余人口的进入日益严重。截至目前,中国政府还没有就这一问题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

此外,中国农村基层干部队伍的腐败和强暴是中国农村矛盾日益突出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这种状况的形成与现存的中国政治体制不无关联。一方面,中国政府需要通过对基层官员种种恶行一定程度上的纵容来换取他们对现存制度的忠诚。另一方面,为了维持整个制度的稳定,当基层官员的恶行激起公愤时,中央政府又不得不出面予以纠正以平民愤。其实,解决基层腐败的唯一有效方法是建立一个民主的政治制度,但这却是中国执政党的一个大忌。到目前为止,胡温新政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半点松动。因此,恐怕也很难指望这届政府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农村的深层次问题。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