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胡锦涛反腐的唯一出路


2006-12-26
Share

2006年,胡锦涛推出反腐败的最大手笔,把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拉下马。人们因此而大声叫好:胡锦涛终于敢打老虎了!过去,人们常常指责,大陆的反贪运动只敢打苍蝇不敢打老虎。现在,我们要问的是,就算是把老虎收拾了,苍蝇是否就会自动消失呢?中国的贪腐干部结构是个金字塔形结构。就算是把塔尖摧毁了,这个贪腐的金字塔是否就会坍塌了呢?

笔者的回答是﹔不会!收拾了老虎,苍蝇不会自动消失,因为适合苍蝇生存的环境还在。金字塔的塔尖坍塌,金字塔不会坍塌,因为塔基还在。

中国的腐败已经形成“草根运动”。在金字塔的底层,集聚著汪洋大海般的、成千上万个小贪们。其中,处长贪腐最为独特。他们层阶不高,权力不小。他们呼风唤雨,吃香喝辣,为所欲为,已然形成中国特色的腐败景观。

上海房地产管理局土地利用管理处处长、陈良宇的连襟朱文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朱文锦官不大,但在上海房地产领域内叱□风云,不可一世。他主管的土地管理处,统管全上海土地使用权的出让、租赁和交易。因此,他的处被誉为“上海第一处”,他被称为上海第一处长。最近,这个“第一处长”因为贪腐被隔离调查。但是,如果不是陈良宇出事,他肯定还在优哉游哉地当他的上海第一处长。

朱文锦案子在处级贪腐案例中,只是冰山一角。但是这个一角冰山却显示了,处级贪腐是中国腐败的重灾区。近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多处长腐败案,如中国证监会副处长王小石案、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副处长徐维联案、甘肃省电业局财务处长顾慧娟案、广西招商局外资办综合管理处长唐献文案,等等。这些处长的贪腐动不动就涉及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人民币,其数量之大,令人瞠目。

处级贪腐何以成为中国腐败的重灾区?有几个原因。首先,小处长握有大权力。在大陆现行的行政管理体制下,司局长、部长管决策管签字,处长管执行。名义上,处长并没有实际的权力。但处长向上级提供资料,提供想法,随时可能影响上级的决策。在执行上级决策的过程中,处长只要说执行困难,就有可能轻易改变决策。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处长在统治中国。

其次,握有大权力的小处长是行贿者的重要关口。一些要害部门的处长在项目审批,进出口配额上,往往有生杀予夺大权。地方官员每年到北京“跑部钱进”,主要就是和各部委手握实权的处长们打交道,送重礼请大客,都是必备节目。地方官员一旦达到目的,就可能向处长们奉上可观的回扣。此外,一些县级干部大搞乌纱帽交易,吸引了大批想要升官发财的行贿者。

再次,监督处长贪腐难,差不多难于上青天。大陆的贪腐结构是个巨型金字塔。到了处级,中央巡视组的权威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上一级领导干部的监督。他的上级可能并不知道处长是否贪污,但下级肯定知道,却不敢披露。这就形成了人们常说的有权者不知情,知情者没权监督的状况。此外,因为处长是较低层次的政府官员,整个社会也忽略对他们的监督。

处长贪腐的泛滥证明,胡锦涛靠中共纪委反腐的思路行不通。胡锦涛要想认真反腐,就必须建立一个既能打老虎也能打苍蝇、既能砍掉塔尖又能摧毁整个金字塔的反腐机制。这个机制的建立只能靠舆论幵放和民意监督。因此,舆论幵放和民意监督是胡锦涛反腐的唯一出路。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