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一篇“灰色收入”何以引起軒然大波?


2007-06-14
Share

5月28日出版的大陸《財經》雜志刊出一篇文章,叫“剖析灰色收入”,講的是大陸的收入差距問題。這篇文章剛一問世,立即掀起軒然大波。大陸的大型網站迅速轉載該文,作者王小魯的搜狐博客網站,一天的點擊率高達上萬次。讀者們普遍叫好,當然也有人發出批評和咒罵的聲音。叫好的認為應當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批評的主張要回到毛澤東時代,咒罵的說這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兒干了。這篇文章何以掀起如此軒然大波?

大陸收入差距很大,貧富懸殊很大,這在大陸几乎形成一种共識。除了個別學者矢口否認中國存在兩极分化問題之外,無論是要回歸計划經濟的左派,還是覺得收入差距無論多大都合理的右派,都認同這一點。可是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人們心理并沒有底。過去人們一直引用官方的估算,而眾所周知,官方數据的可信程度不高。統計局的居民收入統計顯示,大陸城鎮最高与最低收入之間大約差9倍,而全國的最高与最低收入之間相21倍。王小魯根据自己的長期跟蹤、調查与研究說,這個統計調查數据明顯失真,城鎮最高与最低收入相差的不是9倍,而是31倍﹔全國最高与最低收入相差的不是21倍,而是55倍。

對王小魯的這個估算,大多數網友認為真實,更貼近他們周圍的現實。王小魯是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在大陸經濟學家的圈子里,他以治學嚴謹理性聞名,不媚權,不嘩眾取寵,不寫沒有根据的文章,因此一些網友稱他為“經濟學人的良心”。

一些大陸學者認為,收入差距擴大是市場化改革造成。而王小魯的研究証明,目前收入差距過大的原因,主要不在于市場化,而在于制度不健全所導致的灰色收入。灰色收入指的是各种非法收入、違規違紀收入、及來源不明的收入等等。它有五种來源:財政資金和公共資金的漏失、金融腐敗、行政許可和審批中的尋租行為、土地收益流失、以及壟斷行業收入。据王小魯估算,全國城鎮居民收入中沒有統計到的灰色收入大約為4.8萬億元,相當于GDP的26%。

官方統計中大量遺漏的灰色收入,顯然与濫用公共權力和壟斷公共權力密切相關。這些依靠權力、依靠腐敗而聚斂起來的、見不得人的灰色收入,都進了權貴和特殊利益集團的腰包,而普通百姓跟灰色收入是無緣的。這才是導致收入差距擴大的根本原因。本來,大多數民眾對正常的市場化帶來的收入差距擴大,是理解的。譬如,發給水稻專家袁隆平獎金500萬甚至上千萬,農民兄弟就認為是應該的﹔搜狐CEO張朝陽的工資高達250萬,雇員們也認為沒什么了不起。但對腐敗和以權謀私導致的收入差距過大,無論是農村還是城市的民眾,都不能接受。他們對此表示极為強烈的不滿。

中國大陸的收入差距過大,而且顯示出日益擴大的趨勢,已經大大超出一個國家能夠承受的警戒線。如果大陸當局任憑這個問題發展下去,繼續對這种不滿情緒無動于衷,那么,民眾的不滿就有可能演變為沖突、甚至是大規模的沖突,有可能造成社會動蕩、甚至是嚴重的社會動蕩。

要想從根本上避免收入差距過大導致的社會沖突和社會動蕩,出路衹有一條,限制權力,監督權力,而這需要引入廣大民眾共同參与的政治体制改革。除此之外,任何小打小鬧的整頓、治理、反腐,都無濟于事。而要退回到“一窮二白”的計划經濟時代,更是沒有出路。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