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黑磚窯案是良知問題,還是体制問題?


2007-06-26
Share

六月初,大陸山西省洪洞縣,傳出一樁傷天害理、令人發指的丑聞。一家黑磚窯有組織地從火車站和汽車站拐騙童工和農民工,用打手和狼狗強迫他們超強度干活。這些童工和農民工吃不飽、睡不足,還經常被毆打,甚至被打殘被打死。消息傳出,胡溫高層又惊又怒,連發最高批示,要求山西方面嚴肅處理。山西省長于幼軍三番兩次當眾道歉。

人們因而希望,這樁反人性、反人權、反文明的惡劣事件,能夠成為大陸進行深度改革的契机。然而,世人肯定要失望了。因為,中共正在采取一切措施,避免這類事件影響穩定、影響主旋律、影響中共執政。六月十五日,中共外宣辦網絡局發出通知,要求“網站要加大正面宣傳力度,多報道中央和地方有關部門采取的有力措施”。几天之后,官方媒体几乎眾口一致,把這樁惡性事件定性為一起家族式涉惡團伙犯罪案件。根据這一定性,黑磚窯案衹是一起喪盡天良的家族犯罪的案件。

這起黑磚窯案衹是一個喪盡良知的問題嗎?不錯,這家黑窯厂厂主及其打手為非作歹、喪盡天良,已到人神共憤的地步。在一個叫“山西磚窯里的罪惡”的電視節目中,黑窯厂厂主王兵兵面對鏡頭,一臉無辜、一臉不以為然,說,像我這樣的小窯場多了,我衹不過是用了几個外地人。好一個“衹不過”!他和包工頭“衹不過”是誘騙拐賣了几個童工和農民工,“衹不過”是用几個凶狠的打手強迫他們每天工作十八小時,“衹不過”是打斷了要逃跑的奴工的腿,“衹不過”是掩埋了還在喘气的奴工。

或許,這個王兵兵和那個包工頭衡庭漢就是天生的、沒有良知的壞蛋。但是為什么有許許多多馬兵兵和趙庭漢,在山東、河南、湖南的小窯厂、小煤礦、小作坊,干著同樣的罪惡勾當?難道這些兵兵們和庭漢們都是天生的、沒有良知的壞蛋嗎?如果他們不是天生的壞蛋,而是這個社會把他們人性中最丑惡的東西激將出來,那么這個社會就是個嚴重病態的社會。如果他們是天生的壞蛋,他們怎么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地經營這些最原始、最殘酷、最黑暗的罪惡勾當,有的竟然長達十年之久?

越來越多的証据顯示,這些惡棍之所以肆無忌憚地迫害他人,是因為他們有背景,有關系,有后台。因為有背景,他們可以在原本退耕還林的地區,建起地下小窯厂。因為有關系,他們敢用迷葯迷倒高中生和農民,公開出賣他們。因為有后台,他們敢在朗朗白日下公然用鞭子用鐵鍬對工人施虐。

盡管這些關系、背景、后台是最基層的,卻受到了一党專制特權体制的保護。在這個保護網中,應當保護人民的司法、警察、公安、勞保等政府部門的“公仆們”和迫害人民的惡棍們,惺惺相惜,投桃報李。“公仆們”為了錢,把對人民的責任和自己的良心出賣給惡棍。而惡棍們有了“公仆”的保護,就可以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甚至不怕坐牢。因為這個保護網可以保護他們衹在監獄中裝模做樣地呆上几天。

黑窯奴工案不是一個良知問題,而是一個体制問題。它暴露出中共最基層單位最赤裸裸、最肮臟的權錢交易、官商勾結的頑疾。處理這個頑疾,本來可以成為開啟限制權力、監督權力政治改革的契机。但是現在看來,胡溫當局并沒有意愿把握這次机會。當主流媒体把這次事件定性為家族犯罪事件之時,大陸當局就像在六四時一樣,再一次喪失了為這個社會治病的机會。而最高當局的最高批示和地方官的當眾道歉,再多又有何用呢?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