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講政治”的北京當局為何害怕講政治?


2007-08-28
Share

最近,中國大陸政府經常向國際社會發牢騷,說西方社會總是喜歡把大陸問題泛政治化。在他們看來,外貿順差,人民幣升值,明明是經濟問題,美國和歐盟卻愣要把它們与政治挂鉤。奧林匹克運動會明明是一項体育運動,國際社會卻非要把它与人權、自由和民主混為一談。

乍一聽起來,中共好像挺無辜,挺委屈。它希望在商言商,就体育說体育,不希望國際社會用一些政治符號,給它上綱上線,和它過不去。應當承認,比起毛澤東時代,現在的中共畢竟不一樣了。在毛的年代,外貿是政治,体育也是政治。那時,中國几乎所有的對外貿易都是無私援助,所有的体育都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而現在的中共當局,想讓貿易回歸貿易,体育回歸体育,應當算是一种進步。但是問題是,中共是一衹龐大的、無所不在的政治動物,它從來都是講政治的,為何害怕講政治了?

這是因為,中共喜歡的是一种政治,害怕的是另一种政治。它喜歡的是講壟斷、講獨裁、講專制的政治,害怕的是講人權、講自由、講民主的政治。對中共來說,衹有鞏固一党專制的政治,才是正确的的政治。否則就是不正确的政治,而凡是用不正确的政治批評它的,就是泛政治化。

當然,現在的中共已經學聰明了。為了避免直接与國際社會沖突,它也承認人權、自由和民主是普世价值。衹不過在它的政治詞典中,人權被貶低為生存權,自由被限制成吃喝玩樂做買賣的自由,民主衹限于口頭許愿。在申奧期間,中共就是用這种人權、自由和民主的贗品,向國際社會提出承諾,得以過關。但在奧運倒數時,國際社會不依不饒,非要用正宗的人權、自由和民主向中國問責。北京當局感到十分尷尬,但又不愿意向普世价值投降,于是就衹能抱怨是西方在搞泛政治化了。

無可否認,現在的北京當局在軟化自己僵硬的政治形象方面,還是花了一點兒心思的。比如,胡溫不再像江澤民當政時那樣,一天到晚高喊“講政治”了。江澤民是后毛澤東時代的中共領袖中,最喜歡講政治的。他有個著名的“三講”,“講政治”就排在第一位。江之所以不厭其煩地“講政治”,是因為他認為,鄧小平時代講政治講得不夠,所以最終引發了六四事件。為了避免六四再現,他就要通過大講特講政治,將所有政治不正确的苗頭扼死在搖籃里。

而胡溫執政以后,就不大提江澤民的“講政治”了。為了收攬人心,也為了与江別苗頭,胡溫提出講“和諧”。這個講和諧剛一提出來時,人們喜出望外,以為胡錦濤這下子真的跟江澤民不一樣了。但事實上,胡錦濤的講和諧和江澤民的講政治,并沒有太大區別。其壟斷、獨裁和專制的內核,仍然一模一樣。目前,胡溫要求全党与胡錦濤為首的党中央保持一致,就像當年江澤民要求全党与江澤民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一致一樣。如果有人不把講和諧的胡錦濤放在眼里,下場會很慘。在這方面,陳良宇是一個絕對的不識時務的典範,所以鬧了個滿盤皆輸的下場。

在即將召開的十七大會議上,講和諧的胡錦濤,肯定會進一步發展他的和諧觀。在他的和諧觀中,維護中共統治的穩定,歌頌中共業績是主旋律。這個主旋律不容任何人挑戰。這就是目前中國最大的政治,也可能是今后若干年中國最大的政治。中共會一方面繼續譴責西方在搞泛政治化,一方面繼續堅守這個最大政治:鞏固中共的一党專制。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