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区:为相同而团结


2007-01-01
Share

“新年快乐!”这次要谈的是一些有关香港民主政治发展的小插曲。

我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参加了一个有关台港两地民主发展的视像会议,它是由香港民主发展网络和台湾的中华港澳之友协会合办。而这次比较特别的是,台湾方面有两位民进党的政府官员参与了这次会议,他们是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吴钊燮和新闻局长郑文灿。至于香港方面的与会人士包括了公民党主席关信基、民主党的李柱铭、公民党的吴霭仪、民主发展网络的陈健民教授和马岳教授…等,还有我是代表社会民主连线,而我的讲题是“香港民主政治的中国因素”。在所有的香港代表中,只有我是谈这个题目,其他都是谈有关于人权、法治、政制与选举、公民社会、香港的民主运动…等。

到了第二天元旦日,报章就刊登了有关我和华叔(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在会议的争论,其中有报章指华叔在当天教训我,而我就“口窒窒”,至于对我有成见的《苹果日报》就以“华叔寸爆毓民”作为标题,那么,怎样“寸爆”毓民呢?当天我的讲题是“香港民主政治的中国因素”,首先我提出不应该是中国因素,应该是中共因素,香港之所以没有民主,或是民主的步伐缓慢,又或者是普选受到限制,完全是因为中共政权干预和阻挠,这是众所周知的,根本不用说出口。

在香港争取民主,要不是抗争,就是屈服,但是目前我发现竟然有第三条路可以走,就是公民党和民主党所选择的“妥协的道路”,因此他们去参加小圈子选举,对此我极为不以为然。当时,我提到我的一位朋友传了一个电邮给我,电邮内容是给香港之学者、传媒和泛民主派的一些看法。他表示香港的泛民主派也好、传媒也好、学者也好都是这样,第一是没有立场(no stand),第二是没有远景(no vision),第三是没有热情(no passion),第四是没有魅力(no charisma),第五是没有希望(no hope),而第六就是由于有这五点,所以就不要再乱放狗屁、胡扯(no more bullshit)。

当时我在现场就是说这些,而华叔就抢著麦克风表示:“我是民主党的中央委员,你说我是妥协还是屈服呢?”当时我表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他是一位我很尊重的长者,在争取民主运动的这条道路上,他付出了许多,但是我对于公民党和民主党参加特首选举极为不以为然。接著,华叔就表示我不应该去打击同一路线的人,于是我回答他,我们是为相同而团结,不是为团结而相同。这些争论就是被报章指我与华叔针锋相对,而华叔就教训我争取民主也要策略。

不过,我真的认为自己还不够硬朗,其实虽然华叔是一位七十多岁、我们十分尊重的长者,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也参加过由全民投票的民间特首选举,是民间的特首选举之候选人,目前却支持小圈子选举。如果要是我要更进一步,我甚至可以说,中国古人有言“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时身便死,一生真\x{50de}有谁知!”如果我这样回答,华叔不就是会更生气。因此我们也是有一些包袱的。

事实上,整个民主派是在倒退,正如我朋友所说的,还有第六点就是no guts﹐没有骨气。不管怎样这些都是反映著出整体香港民主派阵营的不同意见,而我们选择了一条十分清晰的道路,就是一以贯之。至于,其他民主派的朋友要选择其他的道路,我们无话可说,我们只能够继续走我们要走的道路。

其实,有不少报章都谈论到这次台港两地的视像会议,焦点放于有关于民主派内讧、跟台湾的亲绿、泛绿之人士谈论香港的民主等。对于这些反应,我认为是很正常的,这可以反映出一个多元、开放的社会。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