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區:理性務實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2007-12-31
Share

今天是公元二零零七年的除夕,再過一會兒就是新的一年,在此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希望香港、中國很快能夠有民主!

雖然今天是大除夕,但我還是要談談人大於十二月二十九日所作出的決定。人大常委會在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對二零一二年香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須要修改以及未來香港政制的發展作出了一個決定,而這個決定是基於特首的一個報告。報告的內容是關於兩件事情,第一是關於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究竟是否須要修改,對於這個問題,行政長官是認為須要修改的;第二是關於未來政制發展的問題,就是究竟何時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席可以由普選產生呢?就這個報告的問題,人大常委會開了一星期會議,然後作出了一個決定,而這個決定是一份憲制文件,因此已經定案,不能轉彎。

其實,大家從這個決定都可以清楚看到,基本上香港的政制發展從頭到尾都是由共產黨作主。至於行政長官向人大所提交的報告只是行禮如儀,說難聽一點,基本上預先已經協定好,“老爺”示意報告要寫二零一二年不會有普選,而二零一七年就有一點機會,先易後難,立法會的普選一定要在行政長官的選舉之後。

目前,人大已經公佈了決定,就是二零一二年不會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但是會修改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那麼會修改成怎樣呢?其實並不見得有什麼進步,由於沒有普選,因此行政長官必然由選舉委員會這小圈子產生,就這樣把球拋回給特區政府,由特區政府去設計二零一二年的政制方案,而方案又要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不過民主派在立法會中的議席並沒有佔到三分之二,但是就佔超過三分之一,因此否決權便在民主派手上,那麼如果民主派否決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的話,二零一七年便不會有普選。

其實,這是很毒的一招,把責任推卸給民主派,而且人大還說明二零一二年立法會的比例不變。二零零四年人大釋法時,已經定下二零零八年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是比例不變,目前二零一二年的比例又是不變,你說哪裡有進步呢?就算是增加了立法會的議席,但功能組別與直選的比賽不變,結果不僅會是一樣,可能還會對建制派更加有利,因為我估計功能組別的五個席位多數會按照二零零五年的政改方案,由區議會互選產生,而目前區議會有百分之二十的官方議席,如果通過由區議會互選產生,那五個議席必然屬於“保皇黨”。這樣的政制設計機關算盡了,就是要打壓香港的民主力量,阻礙香港的民主發展。如果香港人要接受的話,我們還可以說些什麼話呢?不過,這往往會視乎整體的形勢發展,而民主派的表現是會影響民意的趨向。

目前,民主派面臨著兩難,民主派對於人大否決了二零一二年進行普選的方案,當然要抗議,不過人大又讓香港可以在二零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但是要在二零二零年才可以普選立法會,對此,民主派是否要接受呢?香港立法局於九一年已經引入直選,由一九九一年至二零二零年差不多有三十年,難道香港人真的如此愚蠢和卑微嗎?要花上三十年才可以在立法會中進行普選嗎?如果香港人真的可以接受,民主派便已經可以不存在,沒有必要存在,而現在民主派的朋友便可以加入民建聯或自由黨了。

目前,說來說去,香港是否可否可以全面直選都是由“老爺”作主,而香港兩個最大的政黨民建聯和自由黨便在拍手表示支持,至於民主派的政黨就不知如何是好,進退兩難,在未來的數年內,民主派都會是處於這樣的局面。

而我認為“理性、務實”已經等於是自由黨、民建聯,如果民主派要理性、務實,便去參加自由黨和民建聯的陣營就可以了。“理性、務實”已經不再是民主派可以堅持的立場,而目前須要的是“激進”,要是不要“激進”,便會連最後的防線也會崩潰,最後的空間也可能會沒有了,因此社會民主連線的立法會議員陳偉業便呼籲民主派的領袖要放棄過去所謂“理性、務實”的姿態,要去走一條比較“激進”的路線,否則,不要說是二零一七年,就連二零二二年香港還是沒有普選。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