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逼良為娼”何時休?--11月8日“中國記者節”有感


2005-11-15
Share

不說不知道,原來,每年十一月八日,竟是中國大陸官方公布的“記者節”!在這個煞有介事的“記者節”裡,已經在國際新聞組織的年度評選上,新聞自由程度上吊在全世界168個國家的倒數車尾、被視為“最危險職業”、“最弱勢團體”的中國大陸的新聞工作者們,究竟可以慶祝、紀念一些什麼呢?

在此時談及“逼良為娼”,似乎是粗俗不雅的。但是,“逼良為娼”,卻恰恰是中國大陸新聞出版業同行中多年來時時掛在嘴上而心照不宣的一個專用術語和熟語。它指的是:中國大陸新聞出版業已經行之有年的這樣一種“劣幣驅逐良幣”的“汰優存劣制”--一種最荒唐、最不合理卻已經在行業內司空見慣的病態體制:誰做真新聞,誰受關停、禁罰;誰受民眾歡迎,誰惹麻煩;誰精彩,誰遭殃;誰優秀,誰出局。誰講新聞道德,等待他的可能是打壓、歧視、甚至牢獄。相反,誰作假媚上,誰在新聞出版業務上敷衍糊弄,誰最會裝蒜、裝孫子,誰就升官發財,得到說不完、道不盡的種種好處。

這樣的例子實在是不勝枚舉。最為當今世人熟知的故事,當然是本來一文不名的《南方週末》(開始只是一張南國週末小報),多年來因為各種說真話、道真相的深度報道而深受全國廣大讀者歡迎,從而超越任何黨報躍升為全國最受歡迎的幾張“大報”之一,因此而連年遭中宣部、中共新聞出版總署整肅追究、換馬頻頻而不得安寧。

其中,《南方週末》報業系統的《南方都市報》,更因為如實報道“非典”、“孫志剛”等新聞事件而被地方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加以司法報復,主編、社長被逮捕判刑的事件,曾經在去年轟動海內外媒體,引起國內新聞出版業持久的震動和憤懣。

這樣一種“逼良為娼”的新聞出版體制,最近,更在喧嚷一時的《中國青年報》的《冰點》週刊事件上,暴露出了它的最猙獰、最醜惡的真實面目。

據來自網上和平面媒體的消息:如同早期《南方週末》一樣,《冰點》週刊本來也只是報紙每周附送的一份四版的小週刊。近年來,因為敢於揭露社會真相,提出振聾發聵的問題而廣受社會讀者歡迎,卻受到從中宣部、新聞出版署及報社領導的層層打壓。為此,《冰點》編輯盧躍剛發表了一封曾經引起全國媒體震動的《致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趙勇的公開信》,公開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新聞良知。中共官方對此大為光火,必欲除之而後快。

不久以前--今年八月,他們公布了一份題為《 < 中國青年報>采編人員績效考評條例》的徵求意見稿。該條例明文規定:一篇報道或一個版面,受到讀者最高評價只能加五十分;而只要受到從團中央到各部部長到政治局的各級官員表揚,則要加八十分到三百分!特別是,如果這些報道受到不同級別的官員批評,還要“反向扣分”!這就意味著,一篇新聞報道,不管記者付出了多麼艱苦的努力,新聞受到多麼廣泛的讀者歡迎,只要惹得某個級別的官員不高興,那麼,你的努力就等於零,甚至成為“反向扣分”的負數;“新聞”等於“聽話”,否則,最終惹來生存麻煩甚至殺身之禍,都是你做新聞者的咎由自取!這是一篇公然鼓吹在新聞事業裡“長官意志主宰一切”的官方號令,是一個以新聞專制強姦新聞良知的“逼良為娼”的典型法規,同時,這也將成為世界新聞史上一個貽笑千古的典型案例!

難怪,這個條例一出台,就在報社內部引起強烈反彈,同時在新聞行業中引發了持續的震撼。《冰點》主編、資深編輯李大同為此連續撰寫了《就 < 中國青年報>新的考評辦法致李而亮總編輯並本屆編委會的公開信》等文章,報社同仁和新聞業同行也紛紛站出來呼應李大同的嚴正立場,決意要為維護新聞業的道德良知和新聞工作者的基本尊嚴,拼李抗爭,爭取自己的“無權者的權力”。

在此提起來讓人啼笑皆非的“中國記者節”之際,圍繞《中國青年報》的“考評風波”引發的爭議,還處在膠著狀態,並未見出分曉。應該特別指出,當今的第四代核心胡錦濤恰恰是“團派”出身,《中青報》本應是他的“團派嫡系”。中共政府持續多年的這種“逼良為娼”的惡質性新聞政策,在胡錦濤治下,能否得到稍稍的緩解或者根本性的改觀?《中國青年報》事件,正是當下一塊最好的試金石。值得所有關注中國新聞業前途和命運的人,包括海內外輿論媒體,緊密觀察,拭目以待。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