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廣東汕尾村屠殺事件發出的社會崩潰警訊


2005-12-20
Share

“又開槍了!”接到大陸友人電郵,劈頭就是這個嚇人的字眼。

12月6日,中共政府和武警部隊,自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之後,又一次在廣東汕尾村大開殺戒,用沖鋒槍實彈向和平表達意見的民眾開槍掃射,造成多人死亡的流血慘案。其死亡數字,官方公布僅3人,當地民間則有8人到30人不等的說法。

仔細觀察汕尾村事件的前後始末,這是一起集中表現了當今中國大陸社會累積的各種一觸即發的社會矛盾的典型事件:圍繞“廣東十大建設工程”之一的核電廠選址征地事件,官商勾結坑害當地老百姓,據報道,各級官員貪污腐敗侵吞了兩億多的賠償款項,當地村民利益落空,多次上訪得不到回應,只好糾集眾人搭棚抗爭,阻撓電廠工地開工。結果,地方當局以強硬態度面對民眾的和平抗議,動用軍警和防暴部隊殘酷槍殺抗議民眾,釀成此一震驚中外的“汕尾村慘案”。

這是一個“多事之冬”:剛剛在哈爾濱發生松花江汙染案,隨即是江西和黑龍江礦難案,西安的教會修女流血抗爭案……在廣東,則是震驚中外的太古村鎮壓民選案剛發生,就出現了更為驚動世人和輿論的“汕尾村屠殺案”……一個又一個惡質性的社會暴亂事件接連發生,其特點具有相當的同質性:都離不開官商勾結,侵占百姓利益,政府對公眾撒謊,逼令媒體噤聲,然後對敢于發出異議的民眾和媒體大打出手。它背後的根源都是同一個:缺乏權力監督和權力制衡的制度性腐敗,使郁結多時的社會矛盾無以疏解,最後造成爆炸性的破壞後果。

平心而論,多年來,說中共最高領導人對黨內的貪腐之風完全熟視無睹,恐怕不算一種公平。從江澤民時代大搞“三講”、“三個代表”運動以及“雙規”等等,一直到最近胡錦濤大張旗鼓的“保先教育”,其著力點,都是意圖整肅共產黨黨內的貪汙腐敗。

但是,結果如何呢?用公款開銷,配會議餐票、“紅色經典”旅遊票以及“主旋律教育”電影票的“三講”、“保先”運動,一個個熱熱鬧鬧地走過了場,官員該吃該貪的,照樣吃、貪;社會上黑吃黑的,照樣還在黑黑相吃。那些黑暗王國的主事者們依仗的就是這一個大本錢:執政黨是獨家經營;朕即是黨,黨的權力是獨此一家,別無分店的,只要守住了權力或者買通了的權力,就可以吃香喝辣。所以,無論熱熱鬧鬧的各種治標手段--“三講”、“保鮮”之類的如何變換花樣,只要制度上缺乏權力的監督和制衡,在現有體制下,以權謀私者就仍有無數可以鑽營的空間。近期以來各地頻頻發生的地方政府為開發征地或為“政績工程”而與老百姓發生的利益沖突,或者為不擇手段的掠奪式生產而頻頻發生的礦難,其背後的原因,正在于此。

對于一個政權,“開槍”平暴,以暴力鎮亂,是一個凶訊。是一個動搖國本、失卻民心、喪失統治合法性的危險信號。美國總統林肯曾說:對于統治者而言,“以仁治得所有,以惡治得所無。”汕尾軍警對和平民眾的“開槍”事件,正是這樣一個“得所無”--社會矛盾的累積面臨崩潰性的臨界點的標志性事件。

面對人禍連連,危機重重,胡錦濤、溫家寶們能怎麼辦呢?各種“治標”的辦法都變盡花樣玩遍了,“以人為本”,“和諧社會”的漂亮口號說了一百遍,不如在“治本”的問題上邁出基本的一小步。

這個“治本”,就是兩個--權力監督和權力制衡。如果說,當下如今,希望中共執政者能接受“權力制衡”的觀念,開放黨禁、實行多黨競爭,暫時還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的話;“權力監督”的觀念,則已經是目前被中共官方認可了的。“權力監督”的起點,就是輿論監督。--開放言禁和報禁,用公共輿論去監督執政者的施政行為,以肅清各種由于貪瀆造成的人禍,正是可行可為的第一步,同時也是正本清源、固守國本之舉。汕尾“開槍”事件已經發出了明確的警訊:執政者,再不治本,“本”就要丟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