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杰出的冷战斗士﹕保罗.洪伦德--寒山

2002-09-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几个月前﹐我们在这个节目曾经介绍过悉尼.胡克﹐他是美国著名哲学家﹐年青时深受共产主义影响﹐但后来认清了其极权主义的面目﹐从左派阵营里冲杀出来﹐不懈地揭露共产党的本质﹐和美国共产党以及左翼知识分子进行斗争﹐成了冷战时期美国右翼思想界的中坚人物﹐为抵制共产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在美国的扩张﹐捍卫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立下了功劳。

崇尚思想和言论自由的美国﹐一方面有足够的自由让形形色色的意识形态﹐包括反对自由的意识形态在内﹐去发表和传播﹐另一方面更有众多的胡克式的自由战士和冷战斗士旗帜鲜明地捍卫自由﹐和各种反自由的意识形态针锋相对地作斗争。 美国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制度固然是个人自由最坚实的基础﹐但如果我们以为这就足以确保自由永存﹐那未免太天真了一点。自由固然可贵﹐但它需要代价。在自由中生活惯了的人往往对自由的可贵视而不见﹐反而对自由的代价十分敏感﹐这就为反自由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创造了条件。如果放任极权主义思想泛滥﹐自由主义制度在人心中的基础会受到腐蚀甚至瓦解。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把极权主义思想大师毛泽东的名言反过来理解﹕意识形态的阵地﹐自由主义不去占领﹐极权主义就会趁虚而入。

美国之所以始终保持其自由立国的传统﹐是和有胡克这样为自由鼓与呼的知识分子的努力分不开的。从本周起﹐我们开始介绍另一个胡克式的美国知识分子﹐社会学家保罗.洪伦德(PAUL HOLLANDER)。

关于洪伦德﹐我数年前曾经在北京的《读书》杂志上介绍过他的名著《政治朝圣者--西方知识分子的苏联、中国和古巴之旅》﹐引起了一些读书朋友的注意。

但那本书仅仅是洪伦德众多著述中比较重要的一本﹐他的其他著作也一样值得向中国读者介绍﹐尤其在一个后冷战的时代﹐随著共产主义极权体制在全球范围内的瓦解﹐自由和奴役的斗争在很多人看来不那么紧迫和重要了﹐形形色色的奇谈怪论又开始卷土重来﹐例如在很多人看来﹐美国反恐怖主义的斗争不是为捍卫自由﹐而是为了石油。在这样的形势下﹐重温冷战时代自由主义的思想遗产还是有意义的﹐因为极权主义可以改头换面重新登上世界政治舞台。昨天是共产和法西斯主义﹐今天可以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昨天西方知识分子可以用社会平等和消除剥削来为共产党辩护﹐今天可以用对贫困和绝望的反抗来为恐怖主义伸冤。

从洪伦德著作的书名和时间表上﹐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学术兴趣是怎样和反极权主义的斗争密切相关的。1973年正是美苏冷战胶著不下的时候﹐他出版了第一本专著《苏联和美国社会的比较》﹐向西方读者系统展示自由和极权社会的差异﹐因为很多西方人有一个错误的想法﹕美国社会有自由﹐但没有福利和安全感﹐而苏联社会则相反。他们虽然不至于想生活在苏联制度下﹐但如果有谁全盘否定苏联社会﹐他们会嗤之以鼻﹐认为这是和政府、大企业和军方穿一条裤子。1981年洪伦德出版了《政治朝圣者》﹐对西方知识分子的亲共情结作了系统的清理和分析。洪伦德在书中否定了一个对政治朝圣现象常见的解释﹐即所谓天真幼稚、受骗上当和理想主义。

1992年洪伦德出版了《反美主义﹕国内外的批评﹐ 1965-1990》﹐对世界范围的反美主义情绪和狂热作了系统的分析。这本书在冷战结束后问世是非常及时的﹐因为随著苏联阵营的垮台﹐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并承担了世界警察的角色﹐从而成为众矢之的﹐昔日的反美主义又有了新的靶子。1999年洪伦德出版了《政治意志和个人信念--苏联共产主义的衰落和垮台》。

自90年代初以来﹐西方学术界一直对苏联出乎意料的垮台的原因争论不休﹐洪伦德在书中提出了一个和经济决定论不同的解释﹕苏联垮台是苏联领导人从丧失共产主义信念开始﹐到丧失统治意志为止的过程。2002年洪伦德又出版了《不满﹕后现代和后共产主义》﹐对西方学术界在后冷战时代对自由社会形形色色的不满作了解释。除了这些著作外﹐洪伦德还出版了《社会主义的多重面目》、《对抗性文化的生存》等﹐对所谓社会主义的多样性问题和自由社会中专门以和主流舆论和价值为敌的文化现象作了分析。

在以下几周里﹐我们将分别介绍洪伦德教授的观点。

您的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