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出自由--记美籍华裔画家曹勇

2006-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Artist_CaoYong.jpg

记者何山今天要同大家介绍一位来自河南,文革之后被流放西藏,89年之后去日本,94年才到美国,短短十年间,在美国打出名堂的华裔画家--曹勇。

就连纽约年薪过十万美元的律师,都要用上十年时间才能够的赚到的第一桶金--百万美元;美籍华裔油华家曹勇,他的一幅画已经可以达到。

记者认识曹勇是在美国华府2006年青年领袖基金的典礼上,当时曹氏获颁最高的荣誉的“卓越成就”奖。当时还不知到曹氏是何方神圣,只见一大批记者围著他访问。要拍照留念?他有求必应,手中拿著一串佛珠,满头大汗,一件松身的类似唐装,仿如一个出家人。但又有哪一个出家人可以点石成金?妙笔可比高价拍卖出过百万美元?曹氏已经做得到了。大会的公关对记者说,此人会讲中文,来自“西藏”。

“画画跟我的生命是连在一起的,就像他们说,我睁开眼睛就画画,画累了闭著眼睛就睡觉,在画画当中﹐遇到的困难是非常非常的多,有时你浪费心机,画了半天,还是不好,你就是怎么画,画了半天,费了心机,还是找不到那个感觉,你可能还需要重画”﹐曹勇说。

与曹勇的访问刚好又是在他刚刚起床的时候,是不是刚刚画完画不得而知;不过第一次访问,人太多、七嘴八舌,加上现场噪音太嘲、不知庐山真面目,简直是不得要领。事后才知到,今年即2005年美国财政部印钞局的华人农历春“利是钱”的封套,即那张“狗年旺旺”的忠狗图案,是出自此华裔画家曹勇的手笔。

与曹勇对谈,他说身在美国,精神就好似流淌在喜玛拉雅山的泉水一样,有时令人摸不著头脑。讲到人生,他说,生命中偶然,后来才知到是必然,一切都在经历生命的解密当中。

“我觉得这具体发生的事情,它的偶然,后来又必然,就像是一个解密的过程。就像我现在跟你说话一样,我还是整个流淌过来的就像喜玛拉雅山上的泉水也好,但我的精神生存在里面是分不开的”,曹勇对本台记者说。

1994年,曹勇以杰出人才的身份移居美国,移居地原来不是中国大陆,而是日本,他所谓的扶桑,也是他在出国之后,赚到第一桶金的地方。曹勇说:“我真正在美国落脚的第一站是纽约,纽约可以说整个是一个搅拌机一样,他会把你的过去,和当时,整个状态都给你进行一次粉碎合成,我觉得这个地方是非常、非常特别。”

纽约的特别:有他早在1995年就成功拍卖的油画《阳光下的女人和孩子》、《小儿唱老歌》;也有因为一次911恐怖袭击,令他输光所有的股票;但也因为911后的创作油画,《自由》与《我们,合众国人民》,令他登上美国杰出华人的殿堂。曹勇说,他虽然现生活在加洲,但仍爱纽约这个地方。

“可以说我对纽约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因为在那个地方,让我……你知到,人身在其中的时候,那个苦难,你一点一点去品偿的时候,你是不会感觉到舒服的。”“在纽约﹐我的股票,当时因为我的爱好,朋友介绍买的股票全部给输光了在那,而在那地方,每个人都会发生事情。”

曹勇的多幅成名之作,有如油画《天佑我们》,画正中是自由女神,旁有美国总统山上的肖像,纽约消防员,及世贸废墟中升起的星条旗。记者现场所见,曹勇画中所赞颂的自由、重生在社群中最为受落,或许这里是美国。

2002年,曹勇题为《自由》的油画复制品开始在纽约联合国大厅展出。2005年,全美发行《美国宪法》手册封面有其油画《我们,合众国人民》。其后,纽约、洛杉矶、伊利诺伊州、加州,及各地的政府,在文化活动、国庆巡游,都敬邀曹勇及有他的油画展示。

过去30年间,一个热爱自由的画家,由被下放农村、流放西藏、89年东渡日本、94年踏足美国,到今时今日,终于获得肯定。他的过去,曹勇形容一切都是必须逾越的过程。“成就一个人,有一个不可逾越的过程一样,我想彼尔•盖茨的苦难,索罗斯有索罗斯的苦难,蒋经国有蒋经国的苦难……”对于过去,曹勇看来最引以为傲的去了西藏,他没有后悔,也没有埋怨。在西藏的6年,也形成了他的信念及宗教。他说,生活就好像是流淌的水一样,有时停,有时绕过湖畔,他对将来,对于未知,不会主宰,也不可能主宰。

曹勇:“我觉得生活就好像流淌的水一样,有一个地方,它变成一个湖畔,但是它这个湖畔还会以另一种形式,当他到另一个时刻,它又会流出去,就是一种我没有断定明天是怎样?”

1962年生在中国河南省新县的曹勇,由于外祖父曾在国民政府统率过军队,有过房产和钱庄,经历了的大陆任何“地富分子”都尝过的苦难。他曾是省艺术学院的第一名,但"出身不好"名落孙山。21岁在河南大学艺术系毕业,83年“志愿”赴西藏拉萨寻梦,任教西藏大学。89年回京,首次个画展曾打出名堂。之后动荡的89年未,随第二任妻子移居日本。美国成名之后,2005年在北京协办曹勇北京国际艺术馆。

曹勇说,生命中的偶然,有时是必然,一切都是生命要走的历程。“每天发生的事情是那么不一样,对我来讲,我没有办法将我的生活变成一种有规律化的,我觉得它发生的事情,就是生命有很多偶然,让你最后把必然的轨道都来一个汇合。”

看来,一个艺术家的过去,彷佛一个梦;但只有凡人才介意过去,艺术家在意的自由,而美国给曹勇的是机会。(何山报导)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编辑推荐


【梁京评论】难解的香港政治困局


【未普评论】沉默的「熊猫拥抱派」为何又发声了?


【杜耀明评论】林郑不下台 黑警停不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