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艺坛﹕黄沾--何山报导

2004-11-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与肺癌搏斗三年多的香港著名流行曲填词人黄沾,由于病情突然恶化,星期三(11月24日)逝世,终年六十四岁。黄沾一生填写过脍炙人口流行歌曲《上海滩》、《勇敢的中国人》、《东方之珠》等千首作品,其笔下“先有家、后有国”的情怀,堪称创造了一个粤?流行曲的时代,为香港人留下一段集体回忆。

一曲《上海滩》,唱出了同名电视剧集男主角许文强洒脱的形象,亦唱出了香港人义无反顾,愿翻百千浪,既爱且恨的家国情怀。香港人对家,对国的情怀,恰如曲中所唱,“爱你恨你,问君知否?”

百多年来,香港人在殖民地的统治下,身份既模糊,对祖国也有某种疏离。50年来,香港一如昔日的上海滩,经历了多少个弯?转了多少个滩?

文化界人士形容,自从,《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之后,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更加突出。目前,虽然回归中国已七年多,但香港人对中国仍然存在某种疏离感。傍晚新闻时段前播放的爱国教育宣传短片-国歌献唱,令不少香港人难以吃得消。黄沾的歌词正好写出了香港人的忧患、彷徨、疑虑、疏离与隔膜,但港人同样百折不挠,不论成功失败,都愿翻百千浪、转千滩。

专门研究香港流行文化的中大新闻系助理教授冯应谦对本台说:黄沾趋向写一些词,是从人际关系出发。我想是从人出发,再到国家。香港人其中一个核心价值观是建基于九七、金融风暴、六四。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是情愿留在香港,也就是有一个根,不觉得这里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黄沾与国家的填词人聂耳有少少是相同的,其实聂耳起初写这些歌词的时候都是一番热情,没有想过他的歌会被重用,变成一个大家都会唱的歌。聂耳可能会从一个“国家”,先有国、再有家、才到人出发,大家有相同的理念,但做法有不同。譬如你现在去到加拿大,也都会回流回来,也就是每个人对香港的看法都不同,但都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家。这种看法,在黄沾的作品(中)已经表达出,家最要的作用是维系亲情、感情。

冯应谦接著说﹕如果说黄沾的作品带有政治色彩,歌词中先要有“家”,再要有“国”就是黄沾要表达的。如果说沾叔是讲一种政治,是一种人的生活就是政治的一部份,虽然他没有去到要心系家国,或者大家一定要出来支持政府的意念。也就是要维系自己的家,从家再推到国家。

熟悉黄沾的圈中人形容,黄沾一生既追求民主,同样热爱祖国,他大半生都纠缠在政治漩涡之中。早在八十年代开始,黄沾就涉足政治;八九民运,黄沾一腔热血声援,香港演艺界及后发起“民主歌声献中华”,黄沾更担任大会司仪,高歌“男儿当自强”,敢以“民主歌声献中华”,八号风球下百万人大游行,黄沾也有参加。

其后黄沾又成为港事顾问,支持《基本法》23条立法,但黄沾一直对共产党有意见,但他的思想因为中国而改变,并非为共产党。一首《勇敢的中国人》、《我的中国心》就写出他的中国情怀。九十年代担任港事顾问,被指“转?”。

在黄沾成名作中,《东方之珠》、《狮子山下》、《命运》等可谓已经成为香港流行文化的重要遗产,其歌词将香港人精神的提炼和升华,成为绝响。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认为,黄沾的作品体现香港社群的共同情绪,而黄沾的作品就盛极于七八十年代,即是香港本土文化意识最强的时期。

在《狮子山下》中,歌词写到:人生中有欢喜,难免亦常有泪,我们大家在狮子山下相遇上,总算是欢笑多于唏嘘。人生不免崎岖,难以绝无挂虑,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抛弃区分求共对。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随,无畏更无惧。同处海角天边,携手踏平崎岖,我们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黄沾的歌词,唱出港人心声、叫港人兴奋。他被喻为妙手制造了香港人的集体回忆,在香港人寻求文化、社会、政治、历史、身份认同的困惑年代,为港人解愁。中大新闻系助理教授冯应谦就对本台表示,在殖民政府年代,港英是没有想过,黄沾的歌词除了为港人带来娱乐之外,也创造了香港人对本土的认同。“香港的流行文化,在英国政府的立场,这是一个统治,满足他们(民间)一个欲望,他们的娱乐,从来都没有想到有甚么价值观。她(英国政府)想不到就是这种流行文化。另中英会谈也好、九七年也好,香港人仍然死守香港,不走!”

香港有的文化人士认为,是黄沾一手创造香港广东歌的时代。因为,在五六十年代,歌坛是英语及国语歌的天下,广东歌被视为边缘语言,不能登大雅之堂。但黄沾的经典电视剧主题曲,成为一个时代范式的转捩点。冯应谦说:当时广东话是“二奶”,但黄沾的经典电视主题曲正好为新兴的电视剧提供度身订做、深入大众民心,家喻户晓的共同语言。黄沾因此创造了香港的广东普及文化,制造了香港人的集体回忆。《狮子山下》唱出香港人同舟共济的精神,勉励整整一代人奋斗,召唤港人从混乱的社会动荡中走出来,建设出一个璀璨的香港。

黄沾1941年在广东省出生,兄弟姊妹八人,他排行第六。1949年把岁的黄沾跟随父母来港定居,成为战后数十万“新移民”的其中一员。来港后,黄沾发奋读书,后来毕业于香港最高学府—香港大学,先后取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他赤手创业,一生历程正是香港无数精英的写照,彼此共同为香港喝彩,写下香港不朽名句!

您的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