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書評:慘痛的真相 血寫的警示--評長篇報告文學《唐山警世錄》


2006-09-08
Share

今年是中國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歷史記載著慘痛的時刻: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三時四十二分,唐山發生七點八級強烈地震。在這場地震中,超過二十四萬人的生命在瞬間魂飛煙滅,舉世震驚。

近三十年來,人們都認為這是一場不可抗拒的天災。然而,原籍唐山的一位作家張慶洲,寫了一本名為《唐山警世錄》的長篇報告文學,以大量的第一手資料,披露了唐山大地震未為人知的真相:原來在唐山大地震這場劫難之前,中國的部分地震專家和民間監測站,都曾經上報過地震預報,但由於沒有引起當時有關部門的重視,才使得唐山人民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遭受了一場滅頂之災。與此同時,就在離唐山不遠的青龍縣,卻因為對臨震預報非常重視,採取了避震措施,而令全縣無一人因為地震而死亡。

張慶洲的調查從一九九八年開始,歷時兩年。調查難度之大,張慶洲實始料未及。經過許多艱難曲折,他才寫成二十多萬字的《唐山警世錄》。二零零四年國家地震局局長宋瑞祥看到《唐山警世錄》書稿,大為欣賞,並為該書寫序,唐山大地震漏報的歷史真相才終於公之於眾。

張慶洲在書中指出,唐山大地震曾經有許多專家做出預測,但是地震預報卻遲遲沒有發佈。而當時周恩來病逝之後,四人幫加緊奪權,鄧小平被打入冷宮,胡耀邦失去職位,地震局日常工作受到干擾,無人敢向中央彙報震情預報。 但是在離唐山一百多公里的青龍縣四十七萬人卻無一人死亡,這是因為該縣領導在震前得到國家地震局專家的警告並迅速作了準備。因此有人認為二十四萬人不是死於天災,而是死於文革特殊政治年代的人禍。

書中又提到,大地震前兩三年,京津唐地區對防地震、測地震絕非渾然無知,而是展開了群眾性運動,專家也經常到基層宣講,所以才有多位民間觀察者預報地震臨近。即使是震後遭到百姓痛罵、被指為“罪魁禍首”的國家地震局,也做了大量工作,有的縣就受惠於此。但在文革當年,防震測震也可以在一個早上中斷,無視千百萬人血流成河、傷亡枕藉的危機,而全面轉向政治學習。所以,災民曾飽含血淚追問:中國日後能夠擺脫這種噩夢嗎?

當時的中國,從中央到地方,從學術界到民間,完全見不到對自然災害和人命安全起碼的重視,而是非常看重“政治”。就連當地那些發現地震明顯預兆的觀察者,憂心如焚的同時又在擔心政治不正確,因而故意壓低地震預報的“危險度”。這種心態,可謂視人命為草芥,更不識“良知”為何物。

據有關方面報導,張慶洲此書出版後,中宣部應國家地震局要求將其列為禁書,有關專家被訓誡不准再對外亂說。幸而仍然享有出版自由的香港,今年在紀念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的時候,出版了《唐山警世錄》的繁體字版,讓更多人清楚知道這場世紀悲劇的真相。而我們從《唐山警世錄》中所讀到的警示,不是無法預測的地震災害,卻是政治與體制給人心帶來的陰影與壓力。正如中國災害防禦協會副會長宋瑞祥所說:“《唐山警世錄》是本土的,浸著血淚的著作。”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