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探讨中国知识分子的处境与命运--评《中国知识分子的浮沉》


2006.01.06

主持人﹕舒心

纵观历史,中国知识分子是一个社会的特殊群体,在中国的各个历史时期,都对中国的政治、文化、经济、社会和历史,产生过特殊的影响。尤其是上个世纪四九年之后,中国知识分子在中国共产党的专政之下,经历过一系列的政治运动、体制改革,其生存环境及其与国家的关系、社会的地位等等,都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与其他国家的知识分子相比,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又有其独特性。因此,近年来中国知识分子问题,已引起海内外学术界的特别关注。

《中国知识分子的浮沉》一书,就是以当代中国上海知识分子为研究对象,考察由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八九年间,上海三个知识分子群体成员,包括共产党中国的独立知识分子、工具知识分子和改革知识分子,他们的思想、政治态度和行为所发生的种种变化。透过这些考察以了解在中共实行全能主义政治的过程中,知识分子有些什么变化,以及导致这些变化的原因。

上海,是现今中国最大的现代化城市,也是知识分子的集中地。而上海原本就地处人文荟萃的江南地区。西方文明的输入,更是改变了当地的文化景观。上海成为东西方两种文化冲突融合的交汇点,为近代中国各种思想主义、文学流派,艺术风格的表演构筑了一个独特的大舞台。在中国现代历史的各个阶段,上海的知识分子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另一方面,上海也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中共从一开始就与上海的知识分子发生关系。有许多涉及中共与知识分子关系的重大事件,都牵涉到上海。由此可见,上海知识分子群体在整个中国具有典型意义。

至于本书作者魏承思,生长在上海,曾经任职上海市委宣传部思想研究室主任,参与主持制定上海文化发展规划。该书经过十多年来的检阅档案材料和人物深入访谈,从社会学角度,对上海知识分子群体的思想、政治态度和行为,进行考察研究:文人知识分子为什么在共产党中国会变得胆小怕事?许多闻名于世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会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党基层干部俯首帖耳?什么力量促使知识分子从公众代言人变为政治权力的驯服工具?是政治高压,是文化传统,是意识形态,还是社会环境?

运用当代历史社会学理论,作者在书中分析指出:“共产党中国的社会结构规范了知识分子群体的行为,并内化为知识分子的意识结构。虽然存在知识分子对社会控制所作的知性反抗,但在社会结构保持稳定的情况下,这种反抗收效甚微,甚至是完全无效的。只有当共产党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质变时,知识分子群体的行为和意识以及与政治权力的关系才会发生根本变化。”

作者认为,“一定的社会环境塑造了一定类型的知识分子。虽然个别知识分子可能超越周围所处的环境,但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整体则很难摆脱环境的制约。社会环境对知识分子传统的嬗变起著决定性的作用。”作者也以此阐释了一九八九年“六四” 民运,只是中国知识分子去工具化的一次尝试。总的来说,该书可以作为探讨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处境和命运的一项研究成果来看,也是其阅读价值所在。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