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國家犯下的罪錯必須追究到底--讀何清漣女士主編《二十世紀後半葉歷史解密》


2004.12.09

近來﹐《大紀元時報》刊登的《九評中國共產黨》的系列社論在海內外華人中激起了強烈反響。這些社論以翔實的材料和精辟的分析梳理了中國共產黨大半個世紀的歷史﹐駁斥了長期以來它為了維持自己的權力所散佈的謊言和謬論﹐為中國人澄清了很多似是而非的說法﹐還了歷史以本來面目。在中國面臨新的歷史關鍵時刻﹐這組社論的問世有助于中國人在很多大是大非問題上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就在這組社論問世的同時﹐博大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題為《二十世紀後半葉歷史解密》的書﹐可以說和《大紀元時報》的社論相映生輝。書的主編是何清漣女士。何清漣是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她對中國自九十年代以來社會轉型的分析在海內外有著廣泛影響。何清漣主編的這本書收集的文章都曾經發表在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的《當代中國研究》上。《當代中國研究》是一份密切關注中國社會現實的學術刊物﹐近年來發表了大量有深度的文章。何清漣從這些文章中挑選了20篇歷史論文﹐從揭露歷史真相的角度將它們彙集成冊﹐完成了一個很有價值的學術工程。

這本書中的20篇文章涉及了中共建政以來各個方面的歷史真相﹐從知識分子政策到高等院校院系調整﹐從農業合作化到人民公社﹐從文革中的大屠殺到樣板戲﹐從三年災害到三峽工程﹐為讀者展示了一幅廣闊的歷史畫面。但是﹐如何清漣在書的序言中所說﹐把所有這些文章放在一起﹐“聚焦于一個不可迴避的話題--解構虛假的歷史……如果人們對歷史有了真正的了解﹐就必然會質疑當代中國政治體制以及當局的政治合法性。”

"聚焦于一個不可迴避的話題--解構虛假的歷史……如果人們對歷史有了真正的了解﹐就必然會質疑當代中國政治體制以及當局的政治合法性。"

何清漣進而提出﹐這些文章所揭露的歷史真相表明﹐中共政權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給人民和社會所帶來的災難是國家罪錯﹐是“依靠他們掌握的組織資源與軍事資源”實施的國家非正義行為。正因為這些災難具有國家規模和體制性質﹐對它們的追究並不能歸結到少數領導人身上﹐並不能以犯下這些罪錯的領導人已經不在人世或者已經不再掌握權力而告終。今天中國的領導人是過去的領導人一手挑選和提拔的﹐是在那個體制下爬上來的﹐是過去領導人的繼承者﹐因此他們應該對這些國家罪錯負有政治補償和政治道歉的責任。

作為事實的“國家罪錯”幾乎和國家政權本身一樣古老。在中國歷史上﹐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和滿洲政權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就是事例﹐更不用說那些莫須有的文字獄。在世界歷史上﹐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蒙古帝國對異族的屠戮、以及西班牙帝國對美洲印第安民族的滅絕性征服也是以國家政權的名義和力量所犯下的罪錯。

這些國家罪錯之所以不可饒恕﹐是因為它們用大規模的組織和暴力去殘害的是不但沒有反抗能力、甚至也沒有反抗意志的弱者和無辜者。

但是“國家罪錯”開始進入政治和法律意識﹐是在二十世紀晚期﹐這並不是偶然的。二十世紀是國家罪錯氾濫成災的時代﹐納粹的種族滅絕和日寇的南京大屠殺是舉世皆知的。

在美國﹐中小學生都知道自己的政府在二次大戰期間曾經把大量日本裔美國公民強制遷入集中營。儘管沒有發生虐待﹐更沒有害死一個人﹐但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在美國的歷史課上這段歷史一直是反面教材。美國政府後來不但道歉﹐而且作了賠償。

國際上最著名的承認國家罪錯的領導人是西德總理勃蘭特﹐他1971年在訪問波蘭時跪在紀念被納粹殺害的波蘭人紀念碑前。在那以後很多國家領導人都為他們國家曾經犯下的罪錯向受害者道歉。

然而﹐正如何清漣指出的那樣﹐中國是“國家之罪”頻繁發生的國家﹐但中共當局從來沒有為此作過任何道歉。中共不但不道歉﹐反而精心掩蓋歷史事實﹐實在掩蓋不了的﹐便用“平反冤假錯案”來讓受害者感恩戴德。中共還大肆宣傳“老一輩革命家”所受的“不公正待遇”﹐以此告訴人民﹕你們所遭受的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

在這種體制下生活的人﹐絕大多數從來沒有聽說過“國家罪錯”這個概念。

在這個意義上﹐《二十世紀後半葉歷史解密》的出版﹐有助于在中國人中普及”國家罪錯”這個概念。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接受這個概念之時﹐也就是中共的“國家罪錯”被清算之日。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