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生命的真谛 廿一世纪的反思--介绍泰利.伊格顿(Terry Eagleton)的《生命的意义》

2008-0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meaning-of-life150.jpg

生命何价?生命的意义何在?这些问题与人类历史同样久远,但答案却千变万化,触摸不定,无法定于一尊,找到人人信服的结论。

不过,在这个利益挂帅、信仰贫乏的年代,追寻生命的价值就更显得迫切。今日给大家介绍的新书《生命的意义》,正是当代英国文学理论大师泰利.伊格顿(Terry Eagleton)的努力尝试,从观念分析和文化理论的角度,为大家破解人类命运的密码。

全书重点不在于推销价值理念,或者寻幽搜秘,发掘人生的内在意义,而是老老实实,以精准的观念分析,厘清“生命有何意义”所涉及的含意及其后果。

首先,究竟意义是内在于生命,不随大家主观意志转移的客观存在,仿如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笔下的历史发展,不外是绝对理念在不同时期的历史化身,或者是马克思所分析的资本主义社会,在资本累积规律的推动下逐步走向灭亡,而工人阶级却乘时兴起,由被剥削的受薪阶层、摇身变成革命的领导者,引领人类走向社会主义的救世主?

二十世纪的残酷战争以至期间种族灭绝的野蛮措施,令西方社会自启蒙时期以来深信不移的人类文明进步观立即破产,而社会主义阵营的全面瓦解,加上二十世纪后半期浮现多元文化价值取向,人类的命运,不论是自由主义的政治秩序,还是社会主义革命,都无法安身立命,生命的意义无须寄托于历史,由历史的发展去决定个人的命运。

相反,生命的意义变成个人的问题,当历史无法为人生订立意义所在,你只有用行动和意志,为自己的生命赋予意义。换言之,生命虽然是客观的存在,但其意义却是主观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伊格顿批评这两大理念都有所不足。由历史赋予生命意义,既令历史变得神秘莫测,而个人亦沦为历史的工具。不少独裁者更以历史使命为由,搞到民不聊生。另一方面,以个人为价值根据,却又将个人拔高到不切实际的地步。人虽然生而自由,却背负著不少文化、民族以至家庭的传统和价值,我们当然可以移风易俗,但必须\x{6ed9}聚民众,同心合力,持之以恒,才可望成功,而不是个人选择决定一切。

在伊格顿看来,上述两个方向可谓此路不通,探寻人生的意义只剩下三条去路。一是寻幽探圣,发掘人生的奥秘,就如新纪元运动;二是磨灭价值分歧,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就如后现代主义对价值的彻底质疑。

第三条路,也是伊格顿所认许的,就是回归传统智慧,追求幸福、仁爱的社会生活。伊格顿所强调的,不是损人利己所得的个人利益和欢乐,而是深切明白人类极限、了解人类必须互爱互助,生活才能得到幸福满全,因此他所要求的,也正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要求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德行,更需要有助于培育这些德行的政治社会环境。

换言之,人生的幸福必须有社群的扶持,同时,人亦需要开阔眼界,看到人对自己的幸福实与其他人的幸福息息相关。否则,视人际关系如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结果不仅失败者受苦,胜利者亦都永无宁日。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