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名报人金尧如的长女金虹谈父亲遗作《金尧如 香江五十年忆往》


2006.01.13
JJinRaoru150.jpg

主持人﹕谢芊芊

各位,我是今集书林漫步的主持谢芊芊,下周三一月十八日,就是香港《文汇报》前总编辑金尧如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日,今集我请来金尧如的长女金虹,来跟我们谈谈金尧如的遗作──《金尧如 香江五十年忆往》

人称金老总的金尧如是浙江绍兴人,1923年出生,中学时已参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活动,抗战胜利后他入读上海的暨南大学,因不满当时的国民政府统治,他多次发动学生游行抗议,结果被国民政府追捕,他逃到台湾从事共产党的地下工作,一九四八年,金尧如从台湾转到香港,成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的第一批员工,五十年代初,他开始担任香港文汇报总编辑,负责中共在香港的宣传和统战工作。文革期间,金尧如曾被中共召回广州关押近两年,以及劳改三年半。直到文革结束,中共才将他调回香港复职《文汇报》。一九八九年,因不满中共镇压学生运动,他主导《文汇报》的社论「开天窗」,印上「痛心疾首」四个大字。其后还宣告退出共产党,移居美国,但他仍经常发表文章,呼吁中国政府推行政治改革,倡导民主自由。金尧如于二零零四年初病逝,终年八十二岁。

金尧如早在1998年在香港出版一本著作名为《中共香港政策秘闻实录 : 金尧如五十年香江忆往》,详细记述了他在香港的五十年间,中共对香港政策的形成和演变。金尧如去逝后,他的家人再将这本书的内容整理及加入了廿多篇亲友悼念金尧如的文章,重新发行,书名定为《金尧如五十年香江忆往》,这本书的其中一名统筹就是金尧如的长女金虹,那么这两个版本的金尧如遗作当年是如何构思出来的呢?

金虹表示,主要是由于八九年天安门事件后,大陆官员对香港问题时常摆出强硬态度,恶形恶相,令父亲深感担忧,他回忆以往周恩来,陈毅,廖承志等人主管香港政策时,是本著平等开放,求同存异的态度,并非横蛮逞凶,所以他决定把自己耳闻见睹中共对香港政策的形成和演变写出来,希望当时的中共领导层有所改进。由于该书九八年出版较为仓卒,有不少错漏,在父亲逝世后,家人决定重新整理该书及加上一些亲友的悼念文章,让读者可从别人的评价中认识他父亲的为人。而再版另一个目的,就是为金尧如基金筹款,推动香港新闻自由,这是与他父亲多年同事兼好友程翔提出的建议,金虹的兄弟姐妹都希望为香港的新闻自由出一分力。

在这本书中,不少悼念金尧如的文章都称赞金尧如是一个不畏强权,勇于反省,真诚追求民主人权的老报人,那么在女儿金虹眼中,年青时就追随共产党的父亲,是什么时候开始反思自己的政治路线呢?

金虹觉得父亲的思想是在文革后期出现转变,他六八年被中共召回广州审查和关在五七干校劳教后,令他反思了很多问题,期间他又与很多新旧朋友接触,了解到中共建国以来种种政治运动的祸害,对共产政治有了深刻的认识,他移居美国后,彷佛又回到年青时期追求革命理想的年代,笔耕不绝,对中共的专制独裁作出深刻的批判

今天金虹除了带来金尧如这本遗作,还带来了她父亲生前一首很喜爱的歌曲跟我们一起分享,这首就是著名美国民谣Old Black Joe,中文译为老黑爵,是美国十九世纪中期著名作曲家史蒂芬.佛斯特的作品,以此怀念一位跟他感情很要好的黑奴,这首歌其后成为南北战争期间盛行于黑人社群的抒情歌曲。金虹说,在五十年代她小时候经常听到父亲唱这歌,新年时家庭成员要表演节目时,他照例必唱这首歌,此歌表达了美国南方黑奴刻苦辛劳的生活面?,父亲年青时是充满理想主义的外文系大学生,他喜欢此歌反映了他关心弱势贫困民众的情怀。

金虹说,父亲对国家民族的感情和执著,最令他怀念,父亲生前曾问她,自己毕生跟随共产党追求理想,但理想至今没有实现,反而前眼出现众多贪污腐败的问题,他这一生是否曲曲折折的还是走错了路?金虹当时觉得很难过,最近有位七十八岁老人在香港的报章刊登全版广告,提问到什么时候才看到普选来临,不禁令他想起已故的父亲,当有一天,民主自由真正降临中国大地时,她一定会到父亲墓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Gone are the days when my heart was young and gay,

Gone are my friends from the cotton fields away,

Gone from the earth to a better land I know,

I hear their gentle voices calling ”Old Black Joe.”

I’m coming, I’m coming, for my head is bending low,

I hear their gentle voices calling ”Old Black Joe.”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