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指甲業亞裔員工維權

2007-12-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修甲已經成為世界美容的潮流﹐每位女士們都以擁有一雙修了花甲的手為傲﹐但有研究指出﹐長期接觸指甲產品會影響健康及生育能力。而在美國從事修甲的員工大多是亞裔﹐最近紐約一宗亞裔員工向修甲店追討欠薪的官司﹐引起外界關注修甲員工的惡劣工作環境﹐及修甲有毒品質對員工的傷害。吳翊菁在紐約報道。

Nail-Salon-workers_200.jpg
紐約修甲工慶祝三位同行女工打贏官司﹐獲得十八萬美元的欠薪和精神損害賠償。(吳翊菁)

在美國﹐指甲店遍佈各市﹐不少的百貨公司和超級市場內都設立了修甲店的櫃位。美國的指甲店在過去的十二年內已經以接近雙倍的速度增長。根據美國行內的《指甲雜誌》﹐現在紐約州有三千八百家指甲店﹐而在新澤西州則有兩千六百家。

因為競爭激烈﹐美國的指甲行業開始了減價戰﹐以前修甲平均為二十五塊美元﹐現在可以低至七美元﹐差不多是美國法定最低工資的時薪。但是指甲工人﹐尤其是新移民婦女卻成為這波商業潮流的犧牲品。

美國的指甲行業一直是由新移民支撐著。從事指甲行業不需要很好的英語程度和太多的資金﹐而坊間有不少的短期課程方便新移民考取執照﹐所以指甲行業近年特別受新移民青睞。

根據美國全國亞裔女性論壇(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Women’s Forum)的調查﹐全美國的指甲工人超過百分之九十五是女性﹐而亞裔婦女佔了四成﹐單是在加州便有多達八成的指甲工人是越南裔﹐而其中一半人介於生育年齡。而在紐約地區﹐大部份的指甲工人是華裔和韓裔的。

美國的化妝品和個人護理用品﹐包括指甲油等不需要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的審批便可以上市。不少美國的民間團體和消費者權益的機構要求美國政府針對這項漏洞﹐並且反對美國還在使用已經被歐盟禁止使用的用害化學物質。

加州在今年二月通過《化妝品安全法》﹐限定在加州以內銷售的產品標明成份並且禁用有毒物質。指甲油常用的有毒化學物分別為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DP)和甲苯 (Toluene)。因為缺乏監管﹐不少美國專家認為指甲油比家裡裝修用的油漆還要毒。鑒于輿論壓力﹐美國最大的指甲油製造商OPIProducts在今年宣佈放棄使用以上的有毒化學物。

美國有研究指出﹐長期接觸指甲產品﹐會引發呼吸道過敏、皮膚過敏和損害生殖能力。

時下流行的假指甲--亦即是俗稱的花甲﹐是用有不少有毒的化學溶劑製成的。紐約表維醫院(BellevueHospital)職業治療師伊曼尼斯(GeorgeFriedman-Jimnez) 表示一般的口罩是無法阻隔在磨花甲時所產生的塵埃和化學膠水在空中所揮發出的有毒氣體﹐需要使用工業用的口罩才行。

最近在紐約市﹐有一群被僱主剝削的華裔和韓裔的修甲女工成功打贏官司﹐向僱主追回欠薪。這是首次修甲工人在美國公開的捍衛自己的勞工權益並取得勝利。勝訴引起社會關注到修甲工人身處的惡劣工作環境和長期接觸化學物品對健康的損害。

在今年十月﹐紐約市曼哈頓的167指甲店的華裔修甲女工韓燕秋和黃莉莉(音譯)和韓裔金蘇珊(Susan Kim音譯)打贏官司﹐獲得合共十八萬美元的欠薪和精神損害賠償。代表工人的亞美法律援助處的曹承誠律師指出﹐經過工人組織多月來的示威和引起美國主流媒體的廣泛報導﹐陪審團一致贊成判決﹐並賠償比工人要求的更高的費用。他認為判決將會在全美掀起修甲工人的維權運動。而美國勞工部亦在十一月二日成功的向紐約市七家指甲店追討欠薪﹐為一共46名超時工作、沒有獲得最低工資的員工追討共六萬六千美元。

參與訴訟的工人之一﹐越南華僑韓燕秋在167修甲店做了十年﹐她說老闆禁止員工戴上口罩和手套工作﹐怕一副裝備會嚇跑客人﹐令她們身受化學物所害。她說﹕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工人有這樣的權利。亦不敢講出來﹐因為講出來可能沒有人支持﹐不知道怎樣站出來。而且做這行做得久真的是會有病的。我曾經做到我的手爛掉。而且我的鼻流血﹐裡面有膿。我的醫生叫我一定要做手術來清除裡面的膿。因為發炎很厲害﹐外面是看不到的﹐但當你去照檢查時﹐才查得出有什麼問題。我的鼻裡面有膿﹐血已經在裡面﹐隨時流出來的。

因為參加工業行動﹐韓燕秋遭到老闆連串的報復。她希望自己可以以身作則﹐啟發其他被欺負的工人。她說﹕我本來很驚的。[他]曾經把酒精倒入我的飯裡面﹐想報復我﹐因為我參加告。我希望她透過這次機會改變制度﹐不要再傷害工人。[她]用盡方法分開我們每一個人。她叫工人打我﹐打完我﹐知道我參加狀告行動﹐她很驚﹐叫我把名字取消掉。她常常騷擾我。最後她倒熱水燙傷自己﹐然後說我燙她﹐叫警察來抓我。她這個計謀是想把我和蘇珊分開。她知道團結是很大的力量﹐所以她很驚。

而發起工人爭取權益運動的紐約華人職工會的幹事李華表示﹐在九一一之後﹐紐約華埠經濟不景氣﹐不少的車衣工廠紛紛倒閉﹐大量從事車衣女工的華裔移民婦女頓時失業﹐不少人轉行做指甲工作﹐令這個原本以韓裔移民為主的職業多了很多的華裔新力軍。

李華強調指甲店的僱主不可貪便宜用劣質的指甲產品﹐而犧牲員工的健康。他說﹕ 很重要的是用一些較高檔的[產品]﹐傷害不會那麼大。但是很多老闆儘量都用平一些的﹐所以一改顏料的話﹐工人的手即刻爛的。工人說本來做得好好的﹐如果用比較好的[產品]成本會高一些。這是一個方向﹐如果你不要工人的命﹐只要生意的話會很傷。那些人說特別是後生女不敢做。有一個工人﹐她今天沒有來﹐她不習慣參加大的活動。她跟我們說她做指甲做了幾年﹐在曼哈頓中城做﹐結果做到成邊面癱了。那些神經沒有了﹐臉歪了不會動﹐沒有反應。嘴歪了﹐吃飯都不會反應﹐很慘。現在完全不能做。

李華表示﹕美國的指甲工人的維權運動才剛剛開始﹐要教育工人和指甲店老闆認識指甲產品的害處﹐和改善工作環境還是一場持久戰。現在我們針對的是健康為主題﹐欠薪可以拿回就走了﹐但這個行業有太多人受這些化學顏料的影響﹐有很多調查在講這些顏料對人的影響。因為它在空氣裡受影響。其實我們主要關注員工健康﹐現在我們與表維醫院有一個合作計劃﹐為指甲工人開一條專線﹐直接入去檢查﹐而且不用錢的。合作開了這條線﹐讓工友參加這個計劃﹐我們儘量輔助他們做檢查和治療。但根本上是要行業有些監管和制度規範一下。所以州參議員現在要提一個法案要求經營者設立抽風系統﹐對員工有健康保護措施﹐同時不要用劣質導致生癌的[產品]。

鑒于華裔工人面對剝削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現在美國勞工處亦設立一條中文熱線幫助不諳英語的華裔修甲勞工作出投訴和檢控僱主。(自由電臺特約記者吳翊菁在紐約報導)

您的評論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