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英倫後劫餘生 (下) -- 何山


2005-07-18
Share

首先接受訪問的是倫敦華人社區的民權律師林懷耀,他長期從事協助弱勢社群的工作。

林懷耀:去唐人街的人數是急劇下降,人少了,生意很淡,需要幫助的如何令市面恢復平靜,“正常”是不會有的了。

主持:當時你是不是在唐人街?

林懷耀:那天在唐人街,在唐人街跟本不知道有甚麼事發生,當時事發時只是疏散人口,人離開地鐵,一下之間很多地方封路,等人的等不到,都遲到了,大家都說是停了地鐵,但甚麼原因都不知道。新聞報導了的時候,大家都知道時,唐人街已經水靜河飛。

主持:你就一直做弱勢社群、邊緣社群的工作,有些人過往由於他們的身份很尷尬,可能根本沒有合法身份,在英國出了事都不敢亨一聲,這次的情況怎樣?

林懷耀:這次的情況是有一個毛里裘斯的華人死亡,有一個仍然失蹤,其它的不知到,警察也沒有完全公怖死者的身份。如果是有一些沒有身份的人士遇害,我相信會很像多佛港、莫克姆灣的情況,受害人不敢出聲,他家人也不知怎樣去找。

主持:其實經過「7.7」爆炸之後,在倫敦的華人社區,有甚麼事要大家關注、注意一下?

林懷耀:本身來說,大家的警覺性要提高,一方面可以說政府這次的善後工作,準備工作都做得挺好,另一方面很多人都說,倫敦的市民都很冷靜,冷靜是大家的心裡都預計了有這一事發生,問題是甚麼時候?

主持:這個「7.7」爆炸案發生之後,你們收到很多電話,每天都有幾十個,主要是關心甚麼?華人受到甚麼牽連?

林懷耀:我們民權是監督警務行動組的一個屬會,過去一個星期,我們我天接受幾十個電話向我們匯報:亞洲人、回教徒給人襲擊、打爛玻璃、廟宇給人砸石頭、在街上給人打。七月八號,有一個案件是有五個亞裔的青年在溫布頓,一些白人的青年走過,這些亞裔青年中有一個抽煙但沒有火,問走過的白人借火,這些白人就罵他們,接著拳打腳踢。打完之後原來這些白人全部都是休班警察,出示他們的證件,捉了這些亞洲人,說他們打架。這是其中一件案,我們向警察投訴科投訴,罵這些亞洲人的這一個(休班警員)就被停了職。從這一件事件,可以反應「7.7」爆炸之後,製造了一個社區之間和民族關係的緊張。

剛剛接受訪問的是倫敦民權律師林懷耀,接下來接受訪問的是倫敦無線衛星電視的新聞從業員鄭煥治。

主持:倫敦地鐵爆炸一個星期之後,整個倫敦過往的大都會回來了嗎?倫敦是不是真的好像有些報導所說,在24小時內恢復正常?

鄭煥治:我想這只能是你的願望,爆炸的陰影在每一個人的心中,無論你當天在現場還是全國各地。尤其是倫敦上班一族,是無可避免每天都要坐公共交通,不是巴士、火車,就是地鐵,這些事情可以發生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即使現在看來,公共交通大體上是在運作,除了肇事的現場有待清理,但在每個人的心理都存在一個影子。可以說,有人要每天堅持正常作息不受影響,但也有人覺得他只是幸福的一群,不知道下一次會不會到他。很簡單,一般來說,白人的反應可能比較積極,中國人或者其它少數民族的反應是敏感一些。好像在爆炸後的這幾天,到唐人街消費的很冷清,在週末唐人街很冷清,即使是專做中國人生意的店鋪,人都聊聊可數,這說明了一切。

主持:對於倫敦,好多人對這個大都會有很多遐想,也有很多妄想,你是生活在裡面的一群,好多人看到一些現象,說大爆炸之後,好像倫敦人都不願意坐公共交通工具,很多人選擇騎自行車上班,碰巧鄭先生你都是騎自行車一族,究竟見到倫敦是不是多了人騎自行車上班?

鄭煥治:很遺憾,我不可以講出我直接的經驗,因為我一直都騎自行車,大家都試圖恢復正常。當地鐵系統有甚麼固障,突然間停下來,大家都會想得好遠。

主持:到目前判斷出死者之中是有兩個亞裔的人士,這次警方與傳媒的合作方面,合作關係怎樣?

鄭煥治:其實警方已經知到四個死者的身份,四個放炸彈的人都是巴基斯坦裔,有三個已經公怖了名稱,傳媒已經將他們的身世全部羅列出來,好顯然,這是全國關注、全世界都關注的一個焦點,警方不得不要盡速將最新的情況公佈,事實上也做了很好的統籌,統一了口徑。尤其是新聞發佈中他們用的字眼很審慎,他們從來都沒有提過自殺式炸彈,或者一些敏感性得字眼,這些都是記者的理解,因為事實上沒有其它的可能。以及我們用很多評論者、記者、專欄作家去講,他(政府)主要是恐怕會挑起一些種族仇視的現象,事實上也發生了。在爆炸的翌日,有縱火案是針對穆斯林的。

主持:有人認為倫敦整個政府、警方,在處理這個針對英國首都的爆炸,是一種“熱新聞.冷處理”,很成熟、很怕、很避忌任何不識當的用語,會挑起已經撕裂的族群、民族與民族之間、亞裔與白人、回教徒與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之間的仇視,你覺得倫敦這次了處理是不是很小心?

鄭煥治:我相信警方比傳媒更加政治正確,是不是小心自己理解,警方是處理得很政治正確的,是執行得很(公)正。但從很多的傳媒的報導,反而給人感覺有好多暗示,好像今天(7月13日)每日電訊報的頭版,是用半版篇幅刊登其中一個自殺式炸彈襲擊者的出生證。那出生證是詳細說他是哪一族裔人士?哪裡出世?年紀多大?其實這一暗示是很清楚的。雖然政府說是準備通過一些種族仇視的法案,避免有這些、有這種族歧視、或仇視少數族裔的宗教信仰,但即使大報,堂堂全國消量冠軍的大報,都這樣做,可以想像在很多人心中是怎樣看這件事。

主持:在採訪新聞的事件裡,發展到現在,接下來的焦點在哪裡?大家會重視的是甚麼?

鄭煥治:現在的新聞追蹤是想知道在前線放炸彈的人之外,有哪些人在幕後唆使他們?大家都知道英國有一小撮人是原教旨主義者,甚至有些炸彈襲擊者,他們本身在巴基斯坦修讀一些穆斯林的課程,我們現在就想知道這個網絡有多大。第二是為甚麼在我們平常百姓家裡面,會成為自殺式炸彈襲擊者的生產地、溫床?環境因素是甚麼?有甚麼可以對症下藥,大家都很關注,否則大家都會很憂慮。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