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极权主义下的新传统主义(下)--介绍分析共产党社会的两种理论


2005.03.31

我们上次节目中谈到了西方学术界关于法西斯和共产党社会的极权主义理论的形成。这个理论强调了极权主义社会和多元社会的根本不同在于在国家的全面控制下﹐社会和个人被剥夺了自由发展的机会﹐除了共产党和政府以及政府控制的组织﹐社会上不存在独立的利益集团。

那么这是否意味著一旦建立起这样的控制﹐共产党社会就不会变化或者很难变化呢﹖在五十和六十年代﹐当共产党社会看上去好像铁板一块时﹐人们确实很难看到这个社会有从内部发生变化的可能。虽然1956年的波兰和匈牙利事件曾经动摇了共产党政权在东欧的地位﹐但那毕竟是由苏联的非斯大林化引起的﹐是苏联自乱阵脚﹐而且共产党在这些国家统治的时间也不算长﹐从旧社会过来的人还有活动能力﹐因此社会控制建立得还不彻底。要看共产党社会会不会从内部发生变化﹐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在1966年﹐美国全美学术委员会(AMERICANCOUNCILOFLEARNEDSOCIETIES)任命了一个委员会﹐专门研究共产党社会变化的可能性。1967和1968年﹐这个委员会围绕这个问题组织了一系列活动﹐一些学者开始提出共产党社会不是铁板一块﹐也存在著不同利益集团和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特别是随著时间的推移﹐共产党统治集团逐步减轻对政治恐怖和大规模动员的依赖时﹐各种社会集团会逐步恢复活动﹐争取自己的利益。换句话说﹐极权主义并没有做到把整个社会原子化。当时布热津斯基、奥克森伯格和傅高义等研究苏共和中共的学术中坚人物都纷纷发表文章和著作。

就在这时﹐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发生了反对苏联控制﹐要求民族独立和实现自由民主的“布拉格之春”运动﹐使得苏联被迫派遣军队进行镇压。这在当时震惊了世界。

对于西方学术界和政界来说﹐这个事件之所以重要﹐并不在于苏联的悍然出兵﹐而在于看到了共产党社会从内部发生变化的可能﹐印证了六十年代中期产生的利益集团理论。因此﹐人们更觉得有必要不受极权主义理论的束缚﹐从多方面探讨共产党社会的演变。

到了八十年代﹐一个叫做新传统主义的学派又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个学派并不否认极权主义理论所强调的镇压和控制在维持共产党社会中的作用﹐但它认为共产党社会不但建立在极权主义理论所强调的人们的畏惧和恐惧心理上﹐它也利用人对利益和地位的追求来实现自己的目标﹐由此引起了一些悖论。

例如﹐共产党政权一方面要改造历史地形成的制度﹐要改造人性﹐但另一方面﹐它又用待遇甚至特权作为追随党和对党效忠的交换。一方面党的基层组织摧毁或取代了社会上其它组织﹐试图把个人原子化﹐但另一方面这些基层组织都有固定的基本群众或者依靠对象﹐在基层组织和这些依靠对象之间形成了制度化的上下互惠的关系网﹐上下级干部之间和干部群众之间的政治关系往往变成了利益关系﹐形成了新的人际关系和新的利益集团。因此﹐共产党社会并没有能做到把个人原子化。所谓“新传统主义”意思是说共产党社会和传统社会一样﹐也要依靠个人利益、个人关系和利益集团来维持。

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学系的华尔德教授1996年出版的《共产党社会的新传统主义》是这个理论的代表作之一。华尔德对中国文革前后的工厂制度作了深入研究﹐得出结论说共产党社会在官方意识形态文化下还有一种丰富的实用性私人关系的亚文化﹐通过这种关系个人可以绕过正式的规章制度从各级干部那里得到包括住房和就业在内的各种好处﹐这种关系发展到极端就成了腐败。党虽然在理论上反对这种关系﹐但物资和机会的短缺以及干部手上拥有的权力实际上又为这种关系提供了制度性的条件。

华尔德教授的这个观察是有根据的。凡是经过文革的人都会记得﹐就在文革高潮过后的七十年代初﹐“走后门”这个词一下在全国风行起来﹐从知青因病回城、上大学、分配工作和住房到买自行车和配给的日用品甚至开病假条﹐几乎每件事都可以走后门。”关系“和”关系网“也盛行起来。的确﹐人们并没有被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弄成互不相干的原子﹐相反﹐他们在实际生活中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

但是﹐利益集团理论也好﹐新传统主义理论也好﹐它们都不能代替极权主义理论在解释共产党社会最核心的问题上的作用﹐即政治权力和政治利益。如我们在一开始就谈到的﹐极权主义理论的价值是从政治权力和政府和社会的关系的角度把这种共产党制度和其它制度相区别﹐而这是共产党统治的最关键问题。

在共产党统治下﹐人们或许可以组成各种各样的和官方意识形态相冲突的利益集团和关系网﹐但他们很难组成各种各样的和党的权力相冲突的政治集团和政治关系网。在这个意义上﹐说极权主义把个人原子化还是有充份根据的﹐而集团利益和新传统主义都离不开这个大前提。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