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是昨非﹕從越南戰爭的結局看中國的“國家安全”--寒山


2005.05.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rmedPolice02_150.jpg
守衛新疆邊境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武警部隊。(法新社2000年八月圖片)

今年四月三十日是越南戰爭結束三十週年。近來世界各地新聞媒體對這一歷史紀念日紛紛發表報道和評論。除了越南和美國以外﹐世界上和那場戰爭關係最密切的恐怕就是中國人了。而三十年後的今天再回首那場戰爭﹐世界上心情最複雜的可能也還是中國政府﹕中國為越南戰爭付出了天文數字的援助﹐也有難以計數的“援越人員”死于越南。中共支援越南的理由是如果美國打贏越南戰爭﹐就會威脅到中國的安全。這就是所謂中越的“唇齒相依”和“唇亡齒寒”。這個道理在六十年代是婦孺皆知的。

但越南戰爭的結局是對中國政府的絕妙諷刺﹕美國被打敗了﹐而中國歡呼了沒幾天﹐就發現它的“國家安全”也隨著美國人的逃跑而喪失了。從1976年到1979年中越關係不斷惡化﹐1979年終于發生了中越邊境戰爭。幾年前還是“同志加兄弟”的北越共產黨人﹐在中共的宣傳機器中不但是“越南擴張主義者”和“地區霸權主義者”﹐更是變成了“越寇”--這是中國近現代歷史上對外國侵略者最仇恨的稱呼﹐僅次于“日寇”。

中越邊境戰爭的殘酷程度在中國近現代歷史上也是罕見的﹐僅次于抗日戰爭和三年內戰﹐在戰爭結束後的很多年裡中越邊境地區還有大量地雷有待清理﹐常常有人被炸死炸傷。當中國軍隊侵入越南時﹐遭遇到的正是毛澤東所提倡的“人民戰爭”﹐越南人不分男女老幼都是作戰人員﹐所以中國軍人也就把他們一概當作交戰士兵﹐格殺勿論﹐甚至到了見人就殺的地步。當年美國國內輿論對美國士兵在越南殺戮平民大肆披露、窮追到底﹐而中國軍隊在北越到底殺了多少平民﹐中國人自己恐怕從來也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今天中國的宣傳機器和新聞媒體仍然紀念援越抗美﹐但基本上不再提美國撤兵﹐中越交戰那段歷史了﹐中國很多八、九十年代成長起來的青年對那段歷史如果不是完全不了解﹐至少也是十分模糊。今天他們很可能受官方宣傳的影響﹐為中國幫助越南打敗美國而自豪。但他們很可能並不知道﹐在越南﹐沒有什麼人對中國感恩戴德﹐越南政府頂多在接待中國政府代表團的時候做做表面文章﹐感謝中國當年的援助﹐但卻不會讓它的老百姓了解中國援助的真相和細節。畢竟﹐迫使世界頭號強國撤軍的的光榮和民族自豪感是不能與他人分享的﹐正象北朝鮮也越來越不提中國當年的抗美援朝一樣。

不但如此﹐對于很多越南人來說﹐即使他們了解中國幫助的真相﹐也會把這種幫助看成是中越關係史中的一段插曲﹐而把1979年的中越戰爭看成是北方這個大國自漢朝以來對越南的兼併野心和侵略政策的繼續。而這又是一段絕大多數中國青年所不了解的歷史。中國人只被教育說中國如何被西方和日本侵略﹐而從來不提中國歷史上如何侵略印度支那和朝鮮﹐如何殺戮西北少數民族。

ArmedPolice01_200.jpg

由越南戰爭帶出這一筆歷史舊帳﹐不僅僅是為了把被中共以及越共搞糊塗的歷史清理一番﹐也是為了澄清一個在今天的中國正在變得越來越熱門的話題﹕國家安全。自“新中國”成立以來﹐美國就被看成是對中國“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不錯﹐中共和美國在朝鮮打過仗﹐在越南也是間接的衝突﹐但也僅此而已。我們在這裡不去分析美國出兵朝鮮和越南的理由是否充份﹐即到底有沒有共產主義擴張。就算這兩場戰爭美國是侵略者﹐但至今我們也沒有證據﹐說美國一旦打下朝鮮或越南﹐就會象中共說的﹐把“戰火燒向中國國內”。

相反﹐歷史的發展表明﹐這兩場戰爭都是“有限戰爭”﹐美國在朝鮮達到了這個“有限”的目標﹐於是停戰了。在越南﹐美國一旦看到連這個“有限”的目標也達不到﹐於是乾脆撤兵了。如果美國想通過這兩個半島“侵略”中國﹐它只會不顧代價地擴大戰爭﹐決不會小心翼翼地把戰火限制在朝鮮和印度之那半島上。中共所謂“戰火引向中國”的說法﹐一半是用來動員國內人民為它的政治目的服務﹐一半是用和世界頭號強國交手這種想象來滿足自己的虛榮。

那麼﹐這是不是說中國就沒有“國家安全”的問題了呢﹖有還是有的﹐只不過都來自中共的盟友。蘇聯就是一個﹐它原來是“老大哥”﹐後來在中國的東北和西北都發生了邊境衝突﹐甚至還想給中國的核設施動“外科手術”。嚇得毛澤東趕忙請基辛格來訪。印度也是一個﹐它曾經被中共看成是“反帝鬥爭”中的同志﹐還一起提出過“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但沒幾年雙方就在喜馬拉雅山上兵戎相見﹐給“和平共處”打了一記響亮的耳光。再一個就是越南了。和美國相比﹐這些國家才真正和中國的“國家安全”有關﹐因為它們都直接和中國軍隊在邊境上衝突﹐並不是在第三國﹐而且都和領土糾紛有關。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