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是昨非﹕坎特伯雷“红色大教长”休立特.约翰森(2)-- 寒山

2005-04-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我们在上次节目中谈到教皇保罗二世在结束冷战、摧毁柏林墙过程中的作用。接著我们开始介绍英国坎特伯雷大教长休立特.约翰森和共产党国家之间的关系。约翰森走的是一条和教皇保罗二世完全不同的道路。从1931年到1963年﹐约翰森担任了32年的大教长﹐成了英国甚至整个新教世界最有影响的神职人员之一﹐他对共产党国家的赞美给他带来了“红色教长”的绰号。

约翰森在三十年代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两次访问了苏联﹐出版了两本书。在约翰森看来﹐西方世界完全没有道德的基础﹐是罪恶的渊溯﹐而苏联简直就是基督教要建立的天国在人间的翻版。他说“我们的制度是由利润来推动的﹐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这样的制度下人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西方社会竞争压倒一切﹐生产和分配没有合理的规划﹐所以会有财富的不合理使用甚至惊人的浪费﹐既有百万富翁﹐更有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在高楼大厦下面就是贫民窟。而在苏联﹐整个社会建立在合作和集体的原则上﹐这样财富就能按照科学的原则来分配和使用。

他说﹕“这种新的经济道德自然地带来了对于人类生活的新态度。个人﹐所有个人都同时既是手段也更是目的。每一个人的潜力的发展都得到了最充份的机会和鼓励。”他说在西方国家和世界其它地方﹐基督教的原则看来是完全不著边际的梦想﹐而在苏联这些原则正在变成现实。因此﹐苏维埃社会在本质上就是基督教的和文明的。

约翰森受到了斯大林的接见。他感到斯大林完全和西方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他不但是一个仁慈开明风趣幽默的人﹐而且作为一个领袖﹐他一点都不想把持权力。他说﹕“斯大林根本不是那种东方式的独裁者。他的新宪法证明了这一点。他随时都乐意放弃权力的精神证明了这一点。他不想给自己加上更多权力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他带领他的人民实践他们并不熟悉的民主更证明了这一点。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毫不费事地把权力都集中到自己手上﹐按照旧的方式来统治。”

在约翰森看来﹐西方世界充斥著邪恶、腐败和淫乱﹐而“俄国是我所知道的世界上最道德的地方。我在那里的几个月中﹐无论在大小城镇﹐在乡下还是海边﹐在大路还是在小巷﹐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我从来没有看到一点点我不想让一个年轻女孩看到的东西。”

五十年代初﹐约翰森又访问了中国﹐在1953年出版了《中国﹕新的创造性时代》。他在中国发现了二十年前在苏联发现的东西﹕人间天国。他说﹕“中国正在上演一出宗教性的戏剧﹐它对贪婪的憎恶和基督教完全一致”﹐中国“正在把人从物质占有的本能中解放出来﹐为建立在更高基础上的新社会铺平道路。”

和对斯大林的描绘相类似﹐约翰森告诉西方人﹐毛泽东不但根本不是那种东方式的独裁者﹐从他的脸上的表情人们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非常和善和具有同情心的人﹐时刻关心别人的需求、别人的困难和别人的麻烦”。

约翰森在中国还发现了“中国共产主义已经把冰冷的技术变成人与人之间温暖交流的渠道。当一个人走进他的实验室、他的田野、他的工厂的时候﹐他心中有一种对于社会和生活的全新的概念。他和他的工作夥伴成了正在蓬勃发展的新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的小我消失了。我们梦想了多少年的真正基督教的因素在中国实现了。“

约翰森对中共的知识分子改造政策也赞美不已。他说﹕“在毛泽东的教育下﹐中国的艺术家和作家走出了他们的小天地﹐不再回避现实。他们走进了田野、工厂和军营﹐边生活边写作﹐他们的作品表达了他们和人民共享的情感。”

不但如此﹐当约翰森回到英国的时候﹐他告诉英国人中国根本没有发生迫害基督教传教士和教徒的事件。当时正是朝鲜战争期间﹐中共制造了美国在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细菌战的谣言﹐约翰森把中共的宣传材料带回英国﹐在西方散布这个谣言。

那么﹐约翰森为什么会对共产党国家如此钟情呢﹖他的思想和观点在基督教世界中是不是孤立的呢﹖我们下次再接著介绍。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